如此良机,秦羿自然不会错过,理所当然的成为了江南盟主。

  盟会完毕后,秦羿立即回到了江东。

  这一战,几乎将他打成了原型。

  如今他体内只剩下不到一成的真气,但凡遇到宗师级别的高手,必死无疑。

  连日来,他都在东明湖上苦修!

  又服食丹药、灵草,然而也只回复到了三成的真气!

  不过,有黑三、东方白护驾,寻常武道修炼者,倒也不俱,只是要想再与燕家比高低,宏图大展之计,只能无奈的放缓速度了。

  夜黑如墨,秦羿盘腿坐在湖面上,平静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忧虑之色。

  “东方,时不我待,你千年前为天邪宗主,又是神炼高手,可有恢复神通之法?”

  秦羿问道。

  东方白自大印而出,血色身影落盘腿面坐,郎朗道:“是啊,如今你我同体,你若不强,我的复仇大计亦无法实现。”

  “这些天,我一直在想,要想恢复神通,恐怕只能赌一赌了。”

  “赌一赌?怎么个赌法?”秦羿问道。

  “你的修为恢复缓慢,多半是因为那日经脉、丹田为白少阳所重创,白少阳大天师寒冰法气,本身与你相克。”

  “如今寻常的丹药已无法治愈你的内伤,我想有一处地方或许可行。”

  东方白沉思了片刻,徐徐道。

  “我曾有个内门弟子,叫沈玄通,是武道界不可多得的好手,最终入了昆仑拜在了我的门下。”

  “他有一口古井,名唤药灵井,此井据说是尧帝所开,集天地灵气,常人于其中修炼,不仅仅修为精进,还可调制内伤。”

  “昔日,我为丹臣子出卖,西逃时,便是想去沈家。奈何,在血月谷被封印,此事不了了知。”

  “只是如今千年已过,却不知那口井是否还在,效力如何?”

  东方白悲叹道。

  “沈玄通我听说过,他是西川王沈家的祖先!”

  “沈家后人,一代不如一代,料想是药灵井被封印,又或者失传了。”

  “如今沈家为童家所替,正好,我要拔掉这根刺,不如去西川走上一趟。”

  秦羿摩挲着下巴,目光一寒,打定了主意。

  对他来说,天下之间,但凡有一丝可能,都一定会去争取。

  童家这次与白家在龙虎山上来了这么一出,摆明了是要跟秦帮对着干,秦羿正好借西行之机下手。

  事不宜迟,秦羿打定了主意,即刻西行。

  次日,秦羿到达了西川首府川都!

  川都为天府之国,自古代以来,富庶民安,尤以美食、美女闻名华夏!

  秦羿并没有急着谋取童家。

  由于西川不拜江南之盟,青城派影响力极秦帮的手很难伸到这边来。

  要想扳倒童家这头猛虎,当务之急是探查清楚川都一带的武道与地下势力,借助外力谋合。

  秦羿的第一站是川都的关氏医院。

  关氏医馆在川都极有名声,馆主关春林,乃是西川神医,精通中华药理,尤善针灸之术。

  在整个西部,论医术,唯有泉安医学会会长,华夏贤字辈神医郭长松可比。

  医馆位于雨花小巷之中!

  小巷两侧的灰色瓦屋,时不时可见老人懒懒的晒着太阳,时光仿佛在这座城市完全静止了下来,弥漫着舒适、安逸、慵懒的氛围。

  秦羿到了医馆门口,往日门庭若市的馆门今儿却是闭着的。

  连叩了好些声门,一个美艳少女,从里边探出了脸,警惕的打量着秦羿。

  但见她眉黛如柳,眸如星月,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高挑匀称的身材,包裹在白色的素裙内,令人有种赏心的淡雅清丽。

  “你找谁?”

  关娜娜打量着面前这个穿着长衫的青年,发出黄鹂般悦耳的声音。

  “我是吴县秦羿,你应该叫我表哥。”

  秦羿淡淡笑道。

  “天啦,你是羿表哥!”

  关娜娜惊喜叫道,然后冲院子里喊道:“妈,妈,表哥来了!”

  一个温婉的妇人蹬蹬走了出来,眉眼之间与秦文仁却有几分相似,可不正是秦羿的姑姑,秦文荷!

  “小羿,几年不见,你都成大孩子了!”

  “是啊,羿表哥,上次见你的时候,你还染着一头黄头发呢!”

  “一眨眼,都成上进青年了啊!”

  关娜娜在外人面前温婉有礼,但在表哥这跟陶思思一个德行,勾着秦羿的脖子,笑嘻嘻道。

  “你这丫头,怎么跟你表哥说话的,没大没小!”

  秦文荷白了女儿一眼,拉着秦羿的手进了里屋。

  一进屋,里边就传来洪钟般的声音:“文荷,谁来了,听你们母女乐的这么开心。”

  “春林,小羿来了!”

  秦文荷道。

  “我大侄子来了!”

  紧接着,一个穿着破旧马褂的中年人从里边冲了出来。

  但见他头发乱的像鸡窝一样,留着山羊胡须,一身破长衫,满脸灰白病态,浑身散发着药腥味儿,可不正是秦羿的姑父,疯子关春林。

  关春林是个医痴,一生醉心于研究医药、治病,不求名利,不求显达。

  是以,以他的名气,至今一家子还窝在这老宅内。

  “姑父,你没事吧?”

  秦羿微笑问道。

  “嘿!装的,最近烦心事多,不想见人!”

  “来来,大侄子,先陪我下两盘棋,我这些天憋在屋里都快要疯了!”

  关春林不管三七二十一,拉着秦羿到了茶几边,摊开棋盘子就要开整。

  “我说你这人,侄子专程来看你,你不聊家常,下啥子棋嘛!”

  秦文荷故作嗔怒。

  “姑妈,没事,边下边说也无妨!”

  秦羿笑道。

  “表哥,这是我们自家酵的药茶,你尝尝!”

  关娜娜递上了茶水。

  秦羿一边下棋,一边跟秦文荷母女聊着天,起初关春林还嫌秦文荷母女分秦羿的心。

  但到后来,见秦羿一丝不乱,步步紧逼,连赢了好几把,知道这侄子本事大,也就不再多言了。

  “姑父,你这是在躲着谁啊?”

  秦羿执起一颗白棋落了子,一边问道。

  这话一出,关春林就有些烦躁了,放下棋子,抚须叹道:“哎,不下了,脑子比不上你们年轻人了喽。”

  说完,背着手,一言不发的走进了内室,显然是有心事。

  “姑妈,到底是何事发愁,说出来,也许我可以帮你呢。”

  秦羿端起茶喝了一口,笑问道。

  ps:今日更新完毕,明日再会,朋友们,晚安!

  chaptererror();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之鬼王归来,重生之鬼王归来最新章节,重生之鬼王归来 顶点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