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满楼,位于江东市新开发区大鼓区西南侧。

  这一带都是仿唐建筑,远远望去,火红的灯笼,飞檐雕棱、古香古色的楼阁,让人有种梦回大唐的快意恩仇之感。

  正因为这一特色,在东州地下世界,帮派会首无论是商谈,还是划道,都会选择在此。

  寻常这个时间段,这条美食街上的仿真的酒楼、客栈、小铺早已人生鼎沸,喧嚣嘈杂。

  然而,今夜这条街道上,死一般的安静,空气中弥漫着肃杀的气息,便是那火红的灯笼,似乎也被这种压抑所染,变的黯然无光了。

  还是晚上七点多钟,整条街便被戒严了,所有的商铺一律打烊,商户尽皆闭门不出。

  密密麻麻的雷家精锐弟子,守在了街道的要害之处。偶尔有路过之人,一看到他们胸口佩戴的猛虎徽章,知道是江东雷王在办事。当即躲得远远的,生怕惹祸上身哪里敢近前。

  香满楼三楼,八道朱红大梁支撑着偌大的观景台,自从香满楼成为八方大佬议事之地后,观景台改成了聚义阁。

  阁楼上悬聚义阁烫金大匾,在正中央供奉的是义薄云天关二爷,阁楼空地上,摆着一张足可容纳二十人聚会的大八仙桌。

  正首坐着的垂首闭目的雷震天,分列两侧而坐的是各地的老大,以及东州本地一些有名望的大人物。

  会场的气氛压抑到了极致,除了四周烈烈的秋风,便只剩雷震天手中的乾坤珠磕碰发出的霹雳之声了。

  “雷爷,我看唐天赐八成是当了缩头乌龟,咱们今儿就是等到天亮,他也不会来喽。”说话的是一个穿着绿色粗布军绿色衣服的中年人,这人面色蜡黄,叼着一杆烟枪,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种地的庄稼汉。

  但能够率先发言,他的地位自然不言而喻,他是西州的老大王楚人。

  曾经有很多人小看这个毫不起眼的家伙,但那些人早已经化作了东江里的浮尸,便是雷震天也不敢小觑他。

  “王叔,唐天赐不来还好,他要来,今晚就是他的死期。”雷烈抚摸仅剩的一只独耳,狰狞笑道。

  “你们不了解唐天赐,他这个人嘛,虽然沽名钓誉,平庸无能。但别忘了他可是唐山河的儿子,哪怕就是死,他也不会丢了唐家这份傲气的。”雷震天睁开虎目,眼中精光闪闪,颇是感慨道。

  他十四岁就跟着唐山河打江山,深知这位老大哥的家风,即便是如今他稳压唐家,但唐家印在他骨子里的庄严,是权势、金钱永远无法抹掉的。

  “他来了!一共来了是十三个人,除了唐天赐、保镖八人,还有四个内炼高手,嘿嘿,今晚有得玩了。”席地坐在靠窗位置的雷猛两耳扑棱闪动了几下,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一一报来。

  “雷二爷竟然已经修成了天耳通,这是内炼后期才能有的武道神通啊,雷家三虎,果真是名不虚传啊。”居中而坐的张大灵长身而起,恭敬对雷猛拜道。

  作为东州第一道观清风观观主,张大灵无疑是东州负有盛名之人,今夜雷家既是有心折煞唐家锐气,怎么能少得了他呢?

  当然,张大灵来这无非就是喝几声彩,雷家给的几百万酬劳不要白不要,毕竟他还欠了某人一屁股债呢。

  “张道长不愧是入道高手,也知我天耳通,没错雷猛目前已是内炼后期高手,方眼整个东州,自信毫无敌手!”雷家人向来狂妄自信,雷猛天纵之才,自然不会客气。

  “佩服,佩服,有雷门三虎,唐家怕是要……”张大灵抚须笑叹道。

  然而,他的笑声瞬间戛然而止,因为他看到了一个人!一个足够光耀道界,威震江东之地的绝世高人!

  一身休闲运动装的秦羿,毫不起眼的紧随在唐天赐等人身后走了进来,在常人看来,他就像是一个跟班小马仔,绝对没人会多看他一眼。

  但张大灵知道,秦侯一现,今夜怕是要风云突变了!

  张大灵惊的坐立不安,刚要站起身,然而心念一转,他很快又识趣的坐了下来。

  因为秦羿冷漠的扫了他一眼,这让张大灵意识到,秦羿并不想暴露天师法身。

  至少现在不想!

  ‘怪事了,秦侯怎么会和唐天赐搅在一起?难不成他跟唐家有渊源,这很有可能啊,放眼整个东州,也只有雷、万、唐三家能请的动他了。’张大灵心下暗自琢磨。

  “哟,列位都到了,看来今儿雷将军这是给足了我唐天赐面子啊。”唐天赐步入会场,背着手傲然笑道。

  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唐家虽然是衰落了,唐天赐也极其平庸,但只要唐山河一天不死,青龙令在唐家一日,按照规矩,道上的人见了总把子,礼数是绝对不能少的。

  在场众人多是过来瞧个热闹,在雷、唐今晚没分出胜负之时,在座众人都不会刻意得罪唐天赐,是以纷纷拱手还礼,尊称一声大龙头!

  唐天赐骨子里流着唐家的血,傲气还是有的,他直呼雷震天为雷将军,也是颇有玄机。

  昔日雷震天是唐山河的家臣、虎将,唐天赐这般称呼他,也是在提醒他,莫要忘本,他雷震天再厉害,终归还是唐家养出来的一条狗。

  雷震天淡笑如常,但内心却是杀机重重。

  他知道今晚若不挫杀了唐家的傲气,他这东州霸主之位便无法光明正大的坐实了。

  这世间,有种实力叫名声、资格,哪怕他夺走了唐家所有的地盘,只要唐家人傲气不倒,便算不得彻底打垮老唐家。

  “大龙头,唐公还好?”雷震天眼皮一抬,站起身拱了拱手,微笑问道。

  “父亲!”雷烈不明所以,一拍桌就要暴怒,却被雷震天抬手给按住了。

  雷家现在还没到改变江东地下规矩的时候,这声大龙头,却是必须喊的,否则即便是日后他雷震天坐上了总把子,青龙令也是个摆设。

  这叫脸面,青龙令这块招牌的脸,他得给!

  “他老人家好的很,只是常常怀念当年雷将军与他老人家快意恩仇的日子啊!”唐天赐冷傲拱手还礼,言如利剑。

  在场众人,不禁暗叹,唐家再衰也是雷震天的主子呀。

  “大龙头,请入坐!”雷震天抬手道。

  主家叫坐,众保镖、武师席地盘腿而坐,主座上首尊位是东道主雷震天,与之正脸相对的南面客尊位自然是唐天赐。

  然而,这座位却不是那么好坐的,至少唐天赐一时间还没想好,怎么坐下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之鬼王归来,重生之鬼王归来最新章节,重生之鬼王归来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