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浑身是血的男人!

  宋茹君心如刀绞!

  她怎忍见丈夫受死,与亲人相比,金钱、事业又算得了什么?

  罢了,只要亲人安好,大好河山不要也罢!

  “吁!”

  “夫人,早知如此何必呢?”

  “瞧你这小脸儿,心疼的都苍老了。”

  白启明满意的舒了口气,收起武士刀,得意的大笑了起来。

  说话间,他扔掉武士刀,摸出一块手绢,擦干了手上的血,指着合同道:“宋总,请吧!”

  宋茹君闭上双眼深吸了一口气,颤颤巍巍的拿起了笔!

  哎!

  江东商界好不容易出了个明眼人,还是栽在了白家手上。

  此后商界怕是要腥风血雨了。

  在场的众位大佬,尽皆默然悲叹。

  以白启明的小肚j肠,日后必定秋后算账,他们想在江东商界混下去,只怕是难了!

  秦文仁很想劝阻妻子,因为白启明这头恶狼,无论签不签,今日都是难逃一个死字!

  “茹君,天理昭昭,都给他,迟早也得撑死这群丧尽天良的王八羔子。”

  宋金贵老爷子痛声喝骂道。

  “老爷子,您别在这发牢s,你来多少,我都照吞不误。”

  白启明冷笑道。

  宋茹君泪如雨下,那笔仿佛有千斤之重!

  她深知,这一笔下去,宋家的百年基业就全没了。

  也许,她与丈夫、父亲依然难逃一死。

  但她已经别无选择!

  就在笔锋落下之际!

  轰隆!

  一声炸雷从窗外掠过!

  大厅的大门,在惊雷中,猛然被震开!

  几具尸体,在惨叫声中,飞入了大厅。

  众人往门口一看!

  只见一个青衫少年,如地狱魔神般出现在门口!

  他浑身被雨水湿透,湿漉漉的齐眉长发下,是一双嗜血的红瞳,散发着滔天的杀意与怒火!

  此人一现,大厅的温度就像是陡然降到了零下,犹如冰窟一般,众人不自觉的打起了寒颤。

  秦羿从没像现在这么愤怒过!

  终究还是来迟了一步!

  一进门,他就看到浑身是血,白骨森森,已近昏迷的父亲!

  仇恨、愤怒在空气中发酵!

  每个人都感受到了这位不速之客的滔天杀意!

  吭!

  秦羿手中的听地尺,刀锋立现,紫芒照亮每一双惶恐的眼睛。

  没有怒吼,倒提冷然前行!

  “小子,你,你是谁?”白启明指着秦羿,大吼道。

  “哈哈!”

  “哈哈!我的外孙来了!”

  “白启明,活该苍天要收了你!”

  宋金贵仰天大笑了起来。

  “秦羿,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

  何雅沁握紧了拳头,激动的热泪盈眶。

  “父亲,他是秦侯,他是秦侯啊!”

  白飞恐惧大叫。

  “什么?”

  “他怎么会知道的,他怎么能来?”

  白启明顿时一阵绝望。

  他原本是想借高本的手,先是拿了宋家的家财,再由高本灭掉秦羿!

  没想到,秦羿来的这么快!

  “快拦住他!”

  “杀!”

  小仓君从秦羿的滔天杀意中,回过了神来,大叫道!

  精锐的忍者,手持武士刀,呈三角形怒吼着,狂冲而来。

  秦羿提尺而行。

  他的速度并不快!

  面对数十个忍者,秦羿血目只是死死的盯着白启明,恨然前行。

  杀!

  忍者的刀迎面而来!

  快如疾风!

  最次的也是中期黑忍!

  秦羿提刀一挑,尺尖刀锋紧贴着武士刀而过,刺入了那人的咽喉!

  漫天刀影!

  他没有任何的虚招,连看也不看,前行之余,挑、刺、劈、砍,无一合之将,皆是一刀致命。

  十来步的距离!

  杀人夺命,皆是随手而行!

  那双血红的眸子,如野狼一般,始终盯着猎物!

  白启明便是他的猎物!

  敢伤我亲人一分一毫者,杀无赦!

  “八嘎!”

  小仓君何曾见过如此厉害之人!

  秦羿手上电光闪烁的怪刀,出手并不快,但他手下的忍者,刀光如电,竟像是一个个送到刀口主动求死的蠢货。

  不!

  这是快到了极致,精准到了一丝一毫的大宗师才能有的心如止水,以静制动的绝妙境界。

  这就是他们此行要刺杀的目标吗?

  江东秦侯!

  “分身斩!”

  小仓君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持刀,内劲催发到了极致。

  哗!

  一分为三,三刀虚影,平刀同时劈向秦羿!

  霎时,虚空也被劈成了三道裂缝!

  平刀流讲究的就是有实无形,看起来没有人武道界霸气的龙虎气形,但锋利无比的刀气,能斩碎一切凡俗之物。

  “挡我者死!”

  秦羿面如寒冰,血瞳杀气纵横。

  听地尺陡然暴涨,斜向虚空轻松一刺!

  霎时!

  三道虚影溃散,小仓君被刀锋刺了透心凉,挂在听地尺上,满面惶恐,吐血喃语。

  “怎,怎么会有这么快的刀!”

  他甚至都不知道秦羿是如何识别分身,并在眨眼间,穿透了他的防护,一击而中。

  唯一的解释!

  这根本就不是人,而是死神!

  只有死神的刀,才能超越光速,杀人于轻描淡写之间。

  “萤火之光,也敢与日月争辉?”

  秦羿森然一笑,真气一吐,小仓君刹那间化作了血雨。

  “雅沁,喂我父亲服药!”

  秦羿弹出一个瓷瓶,人却鬼魅般的闪到了白启明的身前,听地尺霸气指去。

  “小飞,给我挡住他!”

  生死关头,白启明猛地将白飞推在了身前。

  秦羿长尺一别,白飞就飞了出去。

  “狗东西,连自己亲儿子都不放过!”

  秦羿冷然大喝,长尺直刺白启明的眉心,就要送他上西天。

  “高本大师,救我!”

  白启明吓的闭上双眼,仰天大叫道。

  嗡!

  一道劲风自虚空而来,沿途所到之处,桌椅如同纸糊的一般,应声而分,电光火石间撞在秦羿的刀锋上。

  砰!

  巨力之下,秦羿尺身巨震,招式竟然被阻。

  “江东秦侯,果然名不虚传!”

  但听到一句蹩脚的y森华夏语,一个脚踏木屐的浪人忍者,双手环着武士刀抱于胸前,自楼道缓缓走了下来。

  “哈哈,高本大师来了,你杀不了我,你杀不了我的。”

  白启明哈哈大笑了起来。

  “是吗?那我就多留你一会儿,让你绝望而死!”

  秦羿眉目一沉,森冷邪笑道。

  ps:五更终于完成了,已经疼的感觉不到腰背的存在了,明日再会,朋友们,晚安!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之鬼王归来,重生之鬼王归来最新章节,重生之鬼王归来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