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还愣着干嘛?”

  孙平安指着那些傻呆的秦帮弟子,大喝问道。

  这些人都是从北宁本地招的,基本上就是原来的街头小混混,并未经过严格的训诫。

  一时间,也不懂礼法,行帮规敬礼。

  口号有气无力,不齐就算了。

  胸口握拳,有的在左胸,有的在右胸,杂乱无序,整儿就一烂摊子,看得秦羿直摇头。

  “皮堂主,过来。”

  秦羿招了招手。

  皮小兵像条狗一样,弓着身子老老实实的走了过来:“侯爷,您指示。”

  “我问你一句话。”

  “如果有人坏你的名头,打着你的旗号,胡作非为,涂炭百姓,你会怎么做?”

  “如果有人要埋你的亲人,你会怎么做?”

  秦羿冷然笑问道。

  “我,我会……”

  皮小兵没法说出口,他最怕的秋后算账,终于来了。

  “侯爷,小兵有罪,我愿意认罚。”

  “对侯爷不敬,该当处以断臂惩罚。”

  皮小兵咬紧牙关,拾起地上的开山刀,唰的剁掉了自己的左手,扔在了秦羿跟前,惨叫着求饶。

  “皮小兵,你这帮规背的不咋的嘛。”

  “对侯爷不敬,是该断臂,但乱杀无辜,涂炭百姓,可是要脑袋的。”

  “你难道不应该斩下自己的脑袋吗?”

  孙平安在一旁冷笑道。

  “孙平安,你别太过分啊?”

  “老子已经断了一条胳膊,你还想我咋样?”

  皮小兵捂着断臂,狰狞狂吼道。

  “如果我没记错,你是唐爷的人吧?”

  秦羿问道。

  “我十三岁跟了唐爷,后来随他一同投在了秦帮之下。”

  皮小兵赶紧把资历摆了出来,企图求的一线生机。

  “嗯,资格倒是够老的,看在唐爷的份上,进去吧,走的体面点。”

  秦羿点了点头,指向了坟坑。

  皮小兵脸上顿时血色全无,颓然的坐在了地上,恨然道:“侯爷,你横竖还是要我死啊?就不能给我一条生路吗?”

  “生路是给人的,你已经不配为人!”

  秦羿冷冷道。

  “好,好,我去死!”

  皮小兵眼中凶光闪烁,慢慢的走向了坟坑。

  陡然间,他猛地拾起坟坑边的ak,张狂的大笑起来:“秦侯,你除掉金胜强,削掉唐爷还不够,如今又要我去死,不就是想把我们老帮的人赶尽杀绝吗?”

  “睁大你的眼看清楚,这里漫山遍野都是我的人。”

  “既然你不给老子生路,老子今天就反了。”

  “弟兄们,跟着老子吃香的喝辣的,斩杀秦贼,我每人赏一百万现金。”

  皮小兵怒吼道。

  然而,让他失望的是,那些秦帮弟子,你看我,我看你,没有一个敢动的。

  秦羿武家庄大战查理,那可是全世界直播,在场大部分都见过,那是何等神威,就凭他们上去,还不得送死啊。

  “罗爷,你想过没有,我要死了,姓秦的会断了你的财路。”

  “只有与我联手,才能有发财的机会,你他妈还愣着干嘛,跟着老子一起干啊。”

  皮小兵见手下的人指使不动,便把最后的希望投到了罗疤子这群土夫子身上。

  罗疤子这些人修为都不错,要是联起手来,未必没有一搏的机会。

  “呵呵,皮爷说的对,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罗疤子从身后一个土夫子手里,接过锋利的鬼头大刀,领着人走到了皮小兵身边。

  “嘿嘿,罗爷还是聪明人啦。”

  皮小兵大喜道。

  “秦侯,我看你今晚怎么死!”

  皮小兵见招来了罗疤子这伙人,顿时来了自信。

  “是吗?”

  “斩!”

  秦羿冷冷一笑,牙缝中蹦出一个冰冷的字眼。

  “斩你麻……”

  皮小兵凶光一现,话音未落。

  “奉侯爷令,诛!”

  罗疤子发出一声惊天怒吼。

  长刀霸气反手斜劈。

  刀势老辣,寒光如雪!

  皮小兵只觉喉咙一疼,浑身的气力瞬间像是被抽干了。

  鲜血沿着指缝,猛烈的往外迸S。

  “呜呜!”

  “呜!”

  “你,你!”

  他脚下踉跄着,双眼圆睁,指着罗疤子,满脸的不敢相信。

  “皮爷,不好意思,有些东西,不是钱能买的。”

  “比如说自尊、祖宗的脸面、规矩!”

  “这是你自找的。”

  罗疤子那张恐怖的脸上,浮起一丝恨意,冷冷道。

  每个人都有底线。

  他的底线就是下墓不沾血!

  谁要坏祖宗规矩,他就要谁的命!

  “你!”

  “噗通!”

  纵横北宁的皮爷无力的跪在了地上,两眼一睁,恨然气绝。

  “来人,拖下去,喂狗!”

  秦羿手指一勾,孙平安会意,朗声大喝道。

  “哼,就这畜生,喂狗都便宜了他。”

  “自从他来了以后,咱们北宁被弄的乌烟瘴气,成了土匪窝、赌窝、毒窝,不知道多少清白女子被他糟蹋祸害。”

  “这畜生早就该死了。”

  有几个土夫子忍不住痛骂了起来。

  “孙平安,从现在起,你继任北宁堂主。”

  “要是北宁还有一间赌场,一个毒窝,再有人胡作非为,祸害百姓,我要你人头。”

  秦羿冷喝道。

  孙平安激动的浑身发抖,他做梦也没想到,好事就这么来了。

  他终于有了施展抱负,统霸一方的机会了。

  当即躬身领命。

  “侯爷,我等罪孽深重,还请责罚!”

  罗疤子扔掉长刀,单膝跪地,拜道。

  他们虽然是小县城的土夫子,却是很守江湖礼数。

  秦羿是地下之王,自然也是他们这些杂流的王。

  “起来!”

  秦羿抬手道。

  “侯爷,盗墓总归是上不得台面的,但我们世世代代都是吃这碗饭,也不能断了生路,还请侯爷指点……”

  罗疤子长跪不起。

  他知道,以这位侯爷的性格,多半这饭碗是端不成了。

  关键是,一旦秦帮卡死他们的路子,罗疤子在这一带寸步难行,这饭碗是绝对端不稳的。

  “好歹贪了你几碗酒,本侯就来给你们做个主。”

  秦羿摸了摸鼻梁,心中已经有了主意。

  他走到一旁的陶铸身边,淡笑道:“姨夫,我想给你们找几个帮手,你看如何?”

  陶铸看了一眼罗疤子等人,哪里还不明白。

  (本章完)

  chaptererror();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之鬼王归来,重生之鬼王归来最新章节,重生之鬼王归来 顶点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