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清,这位是谁啊?瞅着面生的紧啊!”

  见傅婉清居然破天荒的对一个陌生男人笑了,旁边那为俊俏青年不干了,不爽的嚷嚷了起来。

  在说话之余,他刻意把身上的内劲外放,双眼弥漫着浓郁的杀气,想要以此警告秦羿,别不识趣。

  “秦先生,这位是段家的二少,段慕文!”

  傅婉清顿时恢复了冰霜之态,淡淡介绍道。

  “走吧!”

  秦羿连个正眼都没给他,直接一把拨开了杀气腾腾的段慕文,拉着傅婉清,往门口走去。

  当秦羿牵住她的手时,傅婉清娇躯一颤,脑子里顿时如闪电掠过,乱成了一片。

  她是何等倨傲,平时跟一般男人说句话都嫌累赘,此刻任由这家伙牵牢了手。

  更让她感觉到不可思议的是,她竟然没有丝毫的恼意,相反那冰凉的手心,让她心中荡起了一丝从未有过的涟漪!

  她悄悄的往秦羿望了一眼,第一次觉的那清秀、白皙、冰冷的轮廓,是如此的好看,令人心碎!

  “婉清!婉清!”

  “艹!”

  段慕文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那个长衫土包子牵走了心中的女神!

  更客气的是,傅婉清居然没反抗?

  这他娘的不是见鬼了吗?

  要知道平时,哪位大少要离她一尺近那都是天大的恩赐!

  段慕文可是堂堂段家二少,华夏十少中,第二少段慕武的亲弟弟啊。

  一提到云海段家,谁敢不给他面子?

  现在倒好,被一个该死的土包子抢了风头,这还得了,他赶紧跟了过去。

  “云海傅家婉清大小姐到!”

  门口司仪一喊,顿时吸引来了一大片的目光。

  “哟,是傅小姐来了,这位是……?”

  老管家亲自迎了过来,见傅婉清跟秦羿手牵手,不禁好奇的问道。

  “这是我朋友,跟我一起来见证单家主十年之礼。”

  傅婉清很自然的介绍道。

  “明白了,恭喜傅小姐,请吧!”

  老管家摸了摸胡须,拱手意味深长笑道。

  这话一出,众人心头都明白了,秦羿八成怕是傅家未来的女婿了。

  只是让众人奇怪的是,秦羿并无不凡之处,为何就能赢得傅小姐垂青呢?

  到了僻静处,秦羿松开了手,微微点头,表示谢意。

  “没想到秦侯,也有占女人便宜的时候?”

  傅婉清嫣然笑道。

  “段家人配不上你!离他们远点对你有好处。”

  秦羿淡淡道。

  “他配不上我,那谁能配上我?”

  傅婉清仰着圆润的下巴,幽然问道。

  “离段家远点!”

  秦羿说了一句,身形消失在黑暗之中。

  “哎!”

  傅婉清悠悠的叹了口气,自是无言。

  她从出道以来,便神交秦候,希望能一见庐山真面目。

  然而真正认识后,却发现,这是一座只可仰望的高山,当真是让人好不神伤。

  ……

  秦羿在黑暗中如灵猫一般,飞奔着。

  明天就是单秋田借着无底渊大做文章,妄图称王之日。

  秦羿得找到单洛水,救出单冬野,挫败他的阴谋,并拿到无底渊地图。

  进了庄园!

  秦羿发现单家倒是做了不少文章!

  单洛水的气息很微弱,而且被囚禁的地方,混杂着多股强大的气息,显然是有高手看押!

  不过这些都难不住秦羿,神识一放,很快,他就发现单洛水被藏在单府的一座假山之后的地下密室内。

  秦羿掠到假山处,或许是为了掩人耳目,外面并没有布防。

  假山处有暗门,秦羿轻松便找到,潜了进去。

  里面是一条阴暗的通道,散发着一股浓郁的霉味!

  往里走了约莫数米,已经可听见有人说话。

  单洛水正蜷缩在密室内,门口堆放着泛馊味的饭菜。

  此刻,她披头散发,浑身脏兮兮的,就像是一个落魄的乞丐。

  “大小姐,你还是吃点吧,你这已经整整三天没吃饭了,真要饿死了,我们也没法交差啊。”

  一旁的守卫,哭丧着脸,哀求道。

  单洛水抱着膝盖,那张满是黑痣,狰狞无比的丑脸上,充斥着最后的决意。

  她在等一个人!

  一个能改变她命运的人!

  武家庄之约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那人答应过她,一定会来单家庄杀掉单秋田。

  虽然只是口头之约!

  但这是支撑她活下去的勇气,单洛水正是靠着这最后一点点的信念,在绝境中坚持着。

  她想好了,如果秦羿不来!

  七天时间,也够她绝食而亡了!

  他不来,我则死!

  蓦然间,她抬起头透过铁门的栅栏往外一看!

  苍天!

  她居然看到了那个人!

  一身熟悉的青色长衫,冷傲、孤清的面容,正是她日日夜夜铭记在脑海里,时刻不敢相忘的秦侯!

  是做梦吗?他怎么会找到地下密室来?

  单洛水瞳孔在迅速的放大,这太不可思议了!

  “单小姐,七月之期已到,秦某赴约而来!”

  秦羿负手如仙,朗声而来。

  “谁?”

  密室内守卫大惊,谁也没注意到秦羿是怎么进来的。

  他就像是一个地狱的幽灵,突然而现。

  “杀了他!”

  领头的守卫大喝道。

  秦羿眉头一沉,不闪不避,眼中只有那扇门,护卫们各种招式打了过来,如同挠痒痒一般。

  “死!”

  秦羿虚空一划,一道黑色的符咒豁然而现,化作一条黑色的火蛇,吐着信子,在狭窄的通道内张狂游荡。

  火蛇喷出数道紫色的火焰!

  如烟花一般,四散开来。

  霎时,守卫们浑身火起,几个呼吸间,便在惨叫声中,化作了灰烬。

  “秦侯,真的是你吗?”

  单洛水眼中滑落出泪花,惊喜问道。

  “秦侯一诺,重若泰山!”

  秦羿笑道。

  “他们要开单家大会了,单秋田想借着手上假的地图笼络人心!”

  单洛水惶恐道。

  “你得救我父亲,只有他才能打开无底渊的神图。”

  单洛水又道。

  “我试试!”

  秦羿用指甲在她手腕一滑,取了几滴血凝聚于掌心,感触着血液中的气息。

  然而,奇怪的是,就在他即将感触到,那丝气息的时候,硬生生被某种强力给切割开了!

  PS:今日更新完毕,明日再会,亲爱的朋友们。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之鬼王归来,重生之鬼王归来最新章节,重生之鬼王归来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