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谢大爷不杀之恩!”

  众人知道捡回了一条命,齐声大喜拜道。

  纷纷拿出匕首,眉头都不眨一下,一人断了三根指头,扔刀跪在了地上。

  “滚吧!”

  秦羿漠然挥手道。

  他不杀沙蛮子这伙人也是有原因的!

  沙家村属于三不管的地儿,上头有什么补贴好处,跟他们都没啥关系!

  而且村子陷在一片水洼之地,生存环境极其恶劣,附近的肥水之地,又都被秦帮还有南边清安本地的大帮把持着。

  他们根本就是死路一条!

  如果不给他们这片水域混口饭吃,这一村的男女老少迟早得走上杀人越货,或者为帮派血洗!

  这片小小水域,要不是今日单家庄召开大会,也不会有这么多生意,能捞到的终归是有限的。

  秦帮这么处理他们,无疑是很有人性和智慧的。

  沙老大等人感恩戴德,众人乘船而去。

  水面上又恢复了平静!

  夜空漆黑如墨,只剩下远去的火把星星火光!

  秦羿负手站在船头,清瘦的身影与黑暗近乎融为了一体!

  如果不是空气中依然残留着血腥味,众人会觉的,这发生的一切,不过是个噩梦罢了。

  “咳咳,秦先生,这次多谢你了,要不是你,我们沈家就全完了。”

  沈老这会儿调息了伤势,在小诺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拱手拜道。

  “无妨!”

  秦羿转过身,凝视沈雨诺透亮的星眸,淡然笑道。

  在那一瞬间,沈雨诺分明从那双死神般的寒瞳中,感觉到一丝忧伤!

  这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

  “你们是去单家庄?”

  许久,秦羿再次开口。

  “是的,我们……”

  沈雨诺刚要开口,目光落在了身后的箱子上,顿时又停止了话锋。

  “小姐,没关系,咱们沈家已经这样了,便是告诉秦先生又何方。”

  沈老苦笑道。

  “你知道西川王沈家吗?”

  沈雨诺问道,脸上尽是自豪的神色。

  “西川王?比青城派如何?”

  秦羿摇了摇头。

  他对华夏武道界了解的极为有限,西川也就知道青城派,其他一无所知。

  “噗嗤!”

  “秦先生,你真有趣,青城派不过是西川末流,哪能跟沈家相比!”

  “西川武道界有十八路,十八路上的门派、世家都以沈家为王!”

  “青城派自然也得以我们沈家为尊!嗯,举个例子吧,沈家在西川的地位,相当于你们江东的秦侯,一统九帮十八会与北岸龙帮!”

  “当然,我们沈家掌控的全都是门派、世家,绝非帮派可比的。”

  沈雨诺见秦羿竟然连沈家也不知道,忍不住轻笑出声。

  说到这,她的神色又黯然了下来:“然而,这一切都在一年前改写了,现在的西川王已经易主,我的父亲领着忠于他的门人拼尽了最后一滴血,最终还是落了个家败人亡,只剩下我和三爷爷逃了出来。”

  秦羿心头一惊!

  他突然意识到,对武道界知道的太少了!

  他原本还寻思着,要想统治武道界,唯有一个个门派去征服!

  却不曾想还有西川王这等存在。

  如果他得到西川王支持,岂不是掌控了整个西部武道界?

  既然有西川王,料想在其他地盘也会有这种豪门存在!

  这样以来就省心了!

  区区一句话,却解开了一个让他头疼的问题!让他顿时茅塞顿开。

  “沈家既然掌控十八路门派、世家,什么人敢挑战他的权威?”

  秦羿颇是不解的问道。

  “是童家!”

  “童家来头很大,与京城燕家有关系,有武神的光环罩着,十八路没有人敢出头!”

  “武道界就是这样,你风光的时候,万人相敬,以你为尊。真到了危难之时,未必就会有真义气。”

  沈雨诺苦楚感叹道。

  “所以,你们就带着宝物,千里迢迢想找单家给你们出头。”

  秦羿双眼一凛,冷然问道。

  “是,单家与沈家历代交好,单家家主单冬野与我父亲更是生死之交,他在位的时候,曾许我与单家二爷,也就是现任家主单秋田的独子单平秋一门亲事。”

  “如今十八年之约已到,我想看在这门亲事的份上,单家必定会助我们沈家一臂之力!”

  沈雨诺瞳孔中泛起一丝希望,浅笑道。

  “物是人非,只怕要让你失望了,别指望你的宝物与你,能请动单家!”

  “就算他们要了你的人,收了你的宝物,也绝不会出马!”

  秦羿笑道。

  “为什么?”

  沈雨诺道。

  “这位秦先生说的对,天下敢跟武神作对的,能有几人?童家就是燕家控制西川的一个傀儡,单家虽然为西江第一家,但未必就会动啊。”

  沈老附和,仰天长叹了一声。

  “难道这世上就没有一个敢动武神名头的人吗?”

  沈雨诺柳眉紧蹙,忽然间心头好不绝望。

  “有!”

  沈老望着秦羿突然坚定道。

  “谁?”

  沈雨诺问道。

  “江东秦侯!”

  “传闻秦侯仁义无双,少年称王,天下无敌!成就已远超当年同岁的燕九天,如今风头盛极一时!”

  “我有秘密消息,秦侯与咱们西南战区梁司令私交极好,有本事,有背景,这样的人是不会甘于燕九天之下的。“

  “秦先生,你说对吗?”

  沈老望着秦羿,目光如炬道。

  此时船已快到清安渡口,远处可见停靠的密密麻麻的客轮!

  “每个人都有个价,那得看你们能出得起多高的价了!”

  秦羿微微一笑,凌空踏水一点,人如长鹤,横飞数丈,在众人目瞪口呆中,消失在江畔。

  “好俊的功夫,三爷爷,秦羿不会就是江东秦侯吧?”

  沈雨诺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惊讶问道。

  “咱们沈家有救了!”

  沈三爷突然抚须笑了起来。

  “真的?”

  沈雨诺欢喜道。

  “这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他明知道咱们身藏宝物,竟然全程没动过半点心思,足见他还是一个仁义、清高之人。”

  “只要你父亲还活着,他一定会帮咱们沈家!”

  “当然,咱们首选还是西江的单家,毕竟你是单家未过门的儿媳妇,他们多少得考虑两家关系,总好过求一个外人。”

  沈三爷何等老辣,冷静分析道。

  事实上,他也没有绝对的把握证明秦羿就是秦侯!

  而且秦侯最近才成名,而单家却成名已久,一个是西江的大佬,一个是江东的大佬。

  如果非得选择,沈三爷当然更愿意把宝押在知根知底的单家。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之鬼王归来,重生之鬼王归来最新章节,重生之鬼王归来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