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呈两爪是为蟒,这应该是位王爷!”

  陈子扬大惊道。

  “没错,这正是我江东白氏先王,东安王!”

  白鹰自豪道。

  在华夏大地,大大小小的王实在太多了!

  这位东安王估计也就是某年某月揭竿而起,在江东偏隅之地,自封了个皇帝、小王,上不得正史,名不见经传的那种。

  帝王身,y龙气!

  唯有帝王之身能够吸取、传承龙气,寻常人是沾不得龙气的!

  因为命轮扛不住!

  白家这位先祖估计多年多少是沾了点龙气的,所以死后躯体为后人一代代的以秘法保存了下来。

  别的不说,光是这具龙体的价值,只怕就是价值无量的。

  如今,白家截住了少许y龙之气,设下了五行y龙脉,强行逆天再铸龙体!

  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神迹!

  如此精妙的大局,就连秦羿都忍不住暗自佩服。

  至少他从来没想到借用风水之术,去截龙脉提升修为,改变命轮!

  以这条y龙脉的龙气来看,想要改变命轮,与正统九条阳龙脉的元首家族相抗衡,只怕远远不够。

  秦羿估摸着,白少阳多半是想用这个去提升修为。

  毕竟龙虎山的掌教大会,八月十五中秋节便要大选,白少阳这是强行逆天提功,誓要夺取掌教之位啊。

  只可惜,此人注定不得天意,这桩没事,竟然让秦羿给撞着了。

  “既然知我白家名头,你们还敢放肆?”

  白鹰冷冷道。

  血尸如神,就这几人,他还真没放在眼里。

  “尹少,潘先生,我看咱们还是别打了,商讨下怎么解决这事吧,白家惹不起啊。”

  陈子扬叹了口气道。

  “尹少,你怎么看?”

  潘华成早就想走了,他可不想为了做个工程,把自己的命搭在这。

  “我听顾先生的!”

  尹凡往秦羿身边退了一步,淡然笑问。

  风水,他觉的秦羿可能不如顾文臣,但要是论杀人、除妖,只怕整个江东没有几人是秦侯的对手。

  所以,倒也不是很慌。

  顾文臣眉头紧锁,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

  但凡在江东涉及到白氏,一般人都会忌讳三分,白氏就是江东第一世家白家。

  不仅仅是江东首富,白少阳更是龙虎山未来的天师继承人。

  有钱无妨,但后面这个身份可是了不得。

  龙虎山乃是天下法宗,历代天师都有通神之能,自明朝起便是庙堂国师。

  虽然如今,名头已不如前,但依然是武道界的圣地。

  南有龙虎山,北有昆仑墟!

  这都是要避着的!

  但如今白家十二年来,以无数人的命,来填y龙煞局,只为了吸取y龙之气!

  这种丧尽天良的恶性,天理不容!

  顾文臣一生为朝堂效力,如果把这东西放出去,只怕不知道还有多少无辜的人会死在白家人手上。

  他无法坐视不理!

  “尹少,白家这事不能了!”

  “老夫好歹是吃公粮的,与邪派风水誓不两立,今天定要抓白鹰伏法!”

  顾文臣一拂须,朗声清喝道。

  “老祖,杀了他们!”

  白鹰从口中拿出一管碧箫,呜呜咽咽的吹奏了起来。

  血尸狂吼,手执数丈长的黄金索,凌空砸了过来!

  陈子扬等人平素也就靠看地混点名声,一见黄金索呼呼作响,力道千钧,哪里敢打,连忙躲到了身后。

  顾文臣运足道气,听地尺直直的照着黄金索抽打抵挡着。

  也不知这尺子是何物打造,每一次出击,光芒便增上一分,丝毫不俱黄金索。

  但是奈何顾文臣本身并不擅长打斗,尺子威力发挥有限!

  几索子挥下来,顾老已经是站立不稳,张嘴吐了一口血!

  “断龙术!”

  顾文臣双手持尺,用尽毕生之法,猛地c入地底!

  顿时一道两道黑光直透了过去,掀起层层土浪!

  土浪化作两道利刃,分取血尸!

  一道取头颅九分之地,一道取双腿五分之处!

  “啊!”

  血尸狂吼一声,黄金索猛地缠住身上,瞬间如同穿上了一层金甲!

  黄金索上的符文猛然大作,正是龙虎山最正统的天师护身咒!

  整个地下,金光璀璨,照的众人双目生疼!

  土刃终究是劈在了金甲之上!

  轰!

  整个大地都颤动了一下!

  石棺被炸成粉碎!

  白鹰惨叫之余,再次被掀飞数丈!

  最惨的还是顾文臣,发出断龙术后,他的道气消耗一空,本来就驾驭不了的听地尺,反噬y气更是伤及了他的肺腑,登时吐血不止。

  惊天杀招遇上正统法防!

  血尸被斩杀了吗?

  这是每个人最大的疑问!

  待尘土余威散去,众人只觉一股血腥之气扑鼻而来,血尸不知道啥时候已经出现在了众人跟前。

  “桀桀!”

  “抓住他们!”

  血尸口中发出沉重的呼吸,铁索耀空一挥,便卷住了四位风水大师的脖子!

  “哎!”

  “老夫败了!”

  顾文臣咳了一口血,捂着脖子长长的叹息了一口气。

  听地尺确实是上好的法气,但顾文臣素来只用它断山河龙脉分寸、所向,杀人却是极不擅长。

  以他那点杀人本事,根本发挥不出百分之一的威力,哪能破掉白少阳近法气天师修为所设的正统护法。

  “嘿嘿,你们这群蠢东西,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凭你们也想跟我白家斗,也不撒泡n照照你们都是什么德行。”

  白鹰先是扫了陈子扬、茅九、瞎子三人一眼,如视垃圾一样。

  “白先生,我,我错了,你别跟我计较!”

  “求求你放过我吧,我至始至终都没想跟你作对啊。”

  茅九跪在地上,张着双臂,苦苦的哀求道。

  “嗯,你这狗东西,倒是有点自知之明!”

  “想求生路吗?跪下来叫我一声祖宗,我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啊。”

  白鹰在说话的时候,用眼神挑衅似的看着被锁死的顾文臣。

  杀人太简单,但如果能折辱天下正宗的江东第一风水师,那才是人生的一大乐趣呢。

  “你做梦吧,你以为我们正道风水师,都像你们一样无耻吗?”

  顾文臣冷笑道。

  “是吗!”

  “只怕要让你失望了!”

  白鹰指了指茅九的胳膊,轻轻一勾。

  血尸手腕一拉,咔擦,茅九的一条胳膊就被扯飞了出去。

  ps:第五更仍在写,大家稍等!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之鬼王归来,重生之鬼王归来最新章节,重生之鬼王归来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