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广王从把不死印法灌进秦羿体内那一刻起,就后悔了,这代表着他独尊天下的秘密,被另外一个人共享了。

  更郁闷的是,不死印法带来的另一个后果就是,他完全失去了秦羿的行踪,失去了掌控。

  他多次试过通过生死簿、幽冥镜等宝物去探查秦羿的踪迹,然而一切都是徒劳,不死印法的结界能阻挡任何属于他的意念。

  从某种程度来说,是他亲手缔造了另一个神。

  他亲手让秦羿成为了不死之神,原本是想这个人活在自己的阴影中,然而现在,即便是秦羿痛苦、流泪、懊恼等等一切可以让他快乐的因素,全都只能单凭想象。

  如果一切真是这样,也无可厚非。

  更坏的是,一切都在朝着广王预料之外的方向发展。

  以他对秦羿的了解,这个废人遭遇到这等灭世打击,恐怕早就堕落成行尸走肉,谁能料到秦羿居然再一次横空出世,惊走了燕东阳。

  不管秦羿修为回复了几分,这证明了,这个人并没有堕落,他又开始振作、兴奋、图强,又开始正能量而生。

  这是广王不愿意看到的,他不惜共享了不死印法,不是助秦羿成神来取代自己的,而是让他沉醉于痛苦。

  对于这一切,广王是搬起石头砸了的脚,痛不可当,悔不当初,但那又如何呢?

  一切都已经发生了,作为一个王者,他可以知错、改错,但绝对不会认错的。

  “广王,那块神石,是纵观三界的圣物,是咱们地狱了解天界,掌控天界的钥匙,但现在它就这么败在了你的自大上。”

  “帝尊,你难道就不应该有个解释吗?”

  燕老魔阴冷喝道。

  广王淡漠的看了他一眼:“老弟,注意你说话的语气。”

  说到这,他话锋一冷,“这也怪你这孙子,被人打出了心魔,秦侯本已是膏肓之徒,挨了三掌不死又如何,这并不代表他有一战之力。只要这小子稍微硬气一点,当日便可夺得神石,这也是孤王失算,把这次的任务交给了这么个废物。”

  “燕老魔,看来你有必要好好调教下你的孙子了,如此废物,怎堪大用,怎可成大器,怎可配成为你的传人?”

  广王连声喝问。

  燕老魔被羞辱的面红耳赤,双拳紧握,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本来兴师问罪来的,哪曾想被反将了一军,偏偏对方有理,这口恶气也只能受了。

  燕东阳更是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事实上,一回来他就后悔了,秦羿当时跟死人没有什么区别,怎么就被他吓唬住了呢?

  “算了,眼下再说这些已经没意义了,咱们还是想想怎么把这场子找回来吧。”

  “尤其是神石,绝对不能落入秦侯之手,此人注定跟咱们不是一路人。”

  燕老魔失了心气,唯有退一步道。

  “神石我会暗中派人盯着,通往天界的密道,我已经快打通了,最重要的是派出咱们的人,打入进去,以探虚实。”

  广王道。

  “老祖,东阳不才,愿将功赎罪。”燕东阳侧着脸,拱手请道。

  “东阳,天界宗门林立,咱们又一无所知,很可能有去无回,当着广王的面,不可胡乱请令。”

  燕老祖皱眉道。

  “老祖,东阳有一个优势,我父亲燕九天曾经是凡间第一人,其实他是天界太古宗衍道在凡间的使者,这才能修习九阳神通,得到乾阳珠。”

  “我身上有父亲的血脉,若是进入天界,衍道看在我父亲的面子上,一定会收留我。纵观整个地狱,只怕没有人比我更适合进入天界了。”

  燕东阳直白道。

  广王看了他一眼,默运神通,大概看了个七七八八,知道燕东阳没有说谎,当即爽声笑道:“燕老魔,我说你怎么这么宝贵这小子,原来有这层关系,我看他说的没错,这是一个打入天界的好苗子,燕家就派他去吧。”

  燕老魔看了一下燕东阳,思考了片刻后,点头道:“那好吧,老祖能教你的终归是有限,你要是能进入天界,不枉是一条晋升之道。”

  “但是你时刻都必须记住,你永远都是地狱燕家的人,你的主子永远都只能是广王,明白吗?”

  燕老魔凛然道。

  “东阳谨记老祖嘱托。”

  燕东阳大喜。

  他是真没脸在地狱呆下去了。

  在凡间被秦羿打出了阴影,来到地狱又是如此,天界是他唯一一个逃避这种耻辱的避风港。

  他就不信了,他先行去天界发展,日后再杀回来,还对付不了一个凡间的修真者。

  “广王,你派谁去呢?”燕老魔问道。

  广王神秘笑道:“我派去的人,自然也是了不得之人,我只能告诉你,她是个女的,至于是谁,这个暂且保密,将来你自然就知道了。”

  燕老魔暗骂了一句老贼,嘴上客气了两句,领着燕东阳去了。

  待他们一走,广王拍了拍手,一个绝美的少女从暗处走了出来,她的年岁约莫在十七八岁之间,只是面容肃杀冷如冰,见了广王无比恭敬的拜道:“义祖!”

  “可儿,燕老魔的话你也听到了,秦侯已经脱离了义祖的掌控,我没办法替你复仇了,这个仇只能你自己来报了。”

  “前不久,我刚刚得到消息,娄文采在二狱大肆血洗龙神一族,你的兄长、堂族等悉数被灭,整个龙族无一个活口。所以,你是龙神一脉,唯一的正统后人了,所有的大业都必须你来扛,你明白吗?”

  秦广王倒了一杯茶,饮了一口,淡淡道。

  敖可儿浑身瑟瑟发抖,她没想到娄文采会如此狠毒,杀尽她龙族后人,亏得她当初还帮着秦羿护他。

  现在她最后悔的就是,当初没听父王的话,非要选择秦侯,引狼入室,害了整个龙神一族。

  从逃离二狱的那一天起,她心里便只剩下仇恨的种子。

  原本以为秦羿被广王废了,这辈子复仇无趣了,没想到这该死的负心人又复出了,娄文采更是如此无情。

  敖可儿眼下只想杀人,只想复仇。

  “义祖,可儿何去何从,但愿听从义祖吩咐。”敖可儿决绝道。

  她已经没有了家,没有了爱,没有了一切,只要能复仇,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

  (本章完)

  chaptererror();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之鬼王归来,重生之鬼王归来最新章节,重生之鬼王归来 顶点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