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舞刚回到木屋,秦羿就从地铺跳了起来,“怎样了,老贼上钩了吗?”

  “上钩了,邬行风的眼线一直跟到了石山,只要他们不傻应该这会儿已经找到了山洞。但我就怕这帮人脑子不太好使,未必能找到咱们的东西。”

  小舞点了点头道。

  “这就对了,太容易找到了,老鬼反而会多疑。你放心,以他的性格必定会掘地三尺,找到东西是迟早的事。辛苦了,赶紧睡觉吧。”

  秦羿满意道。

  “为叔叔办事,小舞是心甘情愿的,谈不上辛苦,叔叔也早点睡吧。”

  小舞温婉一笑,往绳上一趟,闭上了眼睛。

  这一夜注定是无眠的。

  小舞沉浸在归乡的喜悦中。

  西岛百花宫的护卫正在沿着岛屿追踪、搜索夺宝凶手。

  秦羿则需要盘算着接下来的每一步,如今所有的计划都接近完美,一切都逐步在他的掌控中,关键在于两天后,黑珍珠能否弄到真正的坤月珠。

  一切只能看天意了。

  ……

  长寿宫内。

  从昨夜夺回血珠以来,缪正一直在研究这颗珠子。

  珠子的阴气浓郁,但算不上纯正,蕴含的阴气之重似乎比他想象的要差上很多。

  “怎么会这样?”

  “难道是因为历经千年与大劫,珠子的灵气已经丧失了,还是珠子必须要等到灾日才会发挥出威力?”

  缪正拿着珠子左右琢磨,又试着用真气感应,但都没有得到头绪。

  “国师,这会不会是假的。”

  谬显眉头紧锁,提醒道。

  “假的应该不会,这是在海棠墓地得来的,就算是假的,这岛上也绝对找不出第二颗比这阴气还要浓郁的珠子了。”

  “而且昨天晚上我去墓地的时候,能清晰的感应到里面的阴气来自地狱。”

  “所以,这颗珠子绝不会是假的。”

  缪正对着初晨的阳光,眯着眼打量了几眼,肯定道。

  没有人比他对地狱的阴气更熟悉了,女儿国从未有任何一个地方比海棠墓更阴冷,那里就像是一个隐藏的小地狱,若非他亲自跑了这一趟,是不可能发现的。

  “你想想,昨天晚上牡丹明知道盗宝的人就是我,还在发动人追贼,图的是什么?”

  “她是在表达愤怒,敲山震虎想让我把珠子还回去。”

  “呵呵,你觉的可能吗?”

  缪正冷笑道。

  正说着,门外传来了卫士的通报:“国师,牡丹领着人在殿外等着,见还是不见。”

  “哼,瞧见了吧,人家这是急了,直接找上门来了。”

  “谬显,你去把秦羿传过来。”

  缪正交代了一句,对卫士打了个手势,示意相迎。

  谬显从侧门出去宣旨了,卫士把牡丹引了进来。

  “王,稀客啊,自从我入居东岛以来,如果本座没记错,你还是头一回来我这吧。”缪正坐在大殿的椅子上,并没有丝毫起身行礼的意思。

  见他如此肆无忌惮,牡丹的脸色愈发阴沉了,冷笑道:“国师起的这么早,不会是一晚上没睡吧。”

  “是啊,这一晚上吵的耳朵根子清净不了,我这人睡觉轻,干熬了一晚上。”

  “王到这来,不会就为了关心我睡觉的事吧?”

  缪正阴冷道。

  “昨晚有人闯入我的百花宫盗走了我的宝物,国师神通广大,是女儿国第一高手,可听达万方,我想你应该是知情的吧。”牡丹容颜如霜,秀目雄视缪正,寒声问道。

  “王谬赞了,我自问可掌控全局,但却没有人听人墙角你侬我侬的习惯,你丢了东西,我怎么会知道呢?”

  “不过看你这么着急,东西应该挺重要吧,告诉我,是什么,我或许可以帮你找找啊。”

  缪正厚颜无耻的笑了起来。

  “坤月珠!”

  “那可是女儿国唯一的命脉了,如果国师知道是谁盗走的,请务必还回来,否则我以女儿国国运发誓,必定与贼子誓死不休。”

  牡丹紧咬贝齿,无比愤怒道。

  “坤月珠?你在逗我吗?这么幼稚的传说,你也相信。”

  “成,你既然都说了,那我可以帮你找找,回去等消息吧。”

  缪正冷笑之余,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不用找,偷东西的人就在这大殿内,缪正,我再说一遍,你必须把珠子找到交给我。”

  牡丹正然道。

  “你在怀疑本座?”缪正一拂衣袖起身走到牡丹面前,凝视她透亮的眸子,森冷道。

  “谁偷的,他心中有数。”牡丹夷然不俱,少有的跟缪正当面顶撞。

  “你信不信我让你跟你的狗屎女儿国,现在就从这世上消失?”缪正压低声音,撕破了面皮道。

  “那你试试!”

  “坤月珠是厄运的化身,你就算占有了,也只会厄运缠身,死无葬身之地。”

  牡丹诅咒道。

  “国师,秦羿来了。”

  缪正刚要发飙,卫士引着秦羿走了进来。

  “哟,王也来了,嗯,气氛有些不对,没事吧,两位大人。”

  “大清早也不让人睡个回笼觉,找我有什么事吗?”

  秦羿笑着打了个哈哈。

  “本座就是想看看,你死了没有,昨晚上东岛不太平,本座对你们的安危很是担忧啊。”缪正一甩袖子,坐回了宝座,冷笑道。

  “蒙国师关照,我福大命大死不了。”

  “不过,灾日将至,听说那是大不祥的征兆,国师作为女儿国首座,你可得多保重才好。”

  “有些东西,不该拿的别拿,不该碰的别碰。一切等祭坛开启后,敬了天地,天下太平了再惦记也不迟啊。”

  秦羿皮笑肉不笑的提醒道。

  “没错,有些人自以为本事有多大,实则不过是自寻死路的跳梁小丑。”

  “国师,你老人家保重,告辞了。”

  牡丹冷笑了一声,转身忿然而去。

  她已经把话点透了,珠子不是缪正能随便启用的,这正符合血珠看起来威力不显,让缪正更加坚定那是颗真珠子,只是还需要某种窍门才能开启,而开启的秘法钥匙很可能跟灾日祭祀有关,如此一来,缪正就更不敢在最终决斗之前轻举妄动了。

  “不送!”缪正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

  秦羿在一旁默然看在心里,对牡丹这出戏暗自打了个满分,缪正这会儿怕是已经被钓死死的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之鬼王归来,重生之鬼王归来最新章节,重生之鬼王归来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