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汪!

  夜色渐深,棚户区附近弥漫着垃圾、臭水沟的腐臭之气,时不时有野猫子从矮棚的石棉瓦上越过发出一声阴长的尖叫。

  这里的棚户区环境绝对是秦羿见过最差的!

  约莫百十户人家挤在这片小小的区域,四周贴满了拆迁的标语,在外面还拉着一层铁丝网,围着铁丝网是每天源源不断运来,堆积如山的垃圾,时不时可见外墙上泼着殷红的猪血,与恐吓的红漆大字。

  不用想,秦羿也知道这地方又是这个城市野蛮、暴力、黑暗的缩影。

  棚户区没有水电供应,秦羿这个陌生人的到来,吸引了不少警惕的目光!

  他按照上面的地址,找到了位于西头的一间小房子。

  这间房子是最惨的,几乎是紧挨着外面铁丝网的垃圾堆,简直是臭气熏天,让人头昏脑涨,秦羿无法想象,人长时间在这种环境下生存,会是何等的煎熬。

  难怪郝学习是如此的自卑、低微,即便是在弱小、黑暗的棚户区,他也是最弱小、最受欺负的那一个。

  门是从里边锁着的。

  不能说是锁,仅仅只是用一根铁丝线把在门上,秦羿几乎没用劲,门就开了。

  门一开,里面便传来一声惶恐的尖叫:“谁!”

  只见一个妇女双手拿着一把菜刀,瑟瑟发抖的指着他,满脸的不安与恐惧。

  “我叫秦羿,是郝学****。”秦羿举起手,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和一些,以免惊吓到她。

  屋子里堆满了分拣的垃圾,妇人蓬头垢面,穿着破旧的衣服,显得有些邋遢,那眼中的惶恐与脸上、手上一道道疤痕和血口,无不证明了,她的生活有多么的凄惨和痛苦。

  秦羿心中莫名一痛!

  这就是自己兄弟的母亲,他为了自己被砸碎了下半身,永远留在了女儿国,而他的母亲却依然留在这黑暗之地,受苦受难!

  秦羿不是菩萨,但他绝不允许这样的存在。

  “学习,学习在哪,这没良心的孩子去哪了,你快告诉我他在哪。”

  一听到儿子的名字,这位可怜的母亲顿时激动的泪如雨下,拉着秦羿的手,关切问道。

  “他去南广打工了,让你放心,哦对了……”

  秦羿并不是一个善于安慰的人,他想摸兜给她一点什么,却无法兜里一文钱都没有,不禁有些暗自汗颜。

  “这死伢子,没出息的东西,呜呜……”

  妇女捂着脸痛哭了起来。

  骂了一通,她又自我责备了起来:“他很聪明,成绩其实很好的,要是读书一定可以考个好大学。都怪我,没本事,每年交不起学杂费,没法给他买衣服,让他抬不起头做人,是我苦了他啊。”

  秦羿明白了,郝学习之所以去了女儿国,不完全是为了女人,这个青春期自卑又敏感的少年,何尝不是想逃离这苦痛的人生。

  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勇气面对淋漓的鲜血,郝学习懦弱过,最终学会了坚强,可惜却再也回不来了。

  “学习临终前说想见他父亲,他爸……”秦羿眼眶有些泛酸,转移话题道。

  “不要提那个男人!”

  “求求你,不要提他。”

  妇女突然激动的尖叫了起来。

  秦羿走到了门口,没说话。

  过了片刻,妇女停止了抽泣,或许是许久没有人陪她说话,她终于打开了话匣子。

  郝学习的母亲叫林玉娇,郝家原本条件并不算差,郝学习的父亲郝文斌是一个局级单位的小职员,林玉娇在本地一所中学当老师,一家两个铁饭碗,这样的家庭在当地是让人羡慕的。

  然而好景不长,郝学习六岁那年,他的父亲郝文斌为了升官,偷偷跟一个领导家的女儿好了。

  那位大小姐瞎了一只眼,三十几岁的老姑娘一直嫁不出去,在本地也算是个笑话。

  大小姐的父亲曾暗地里放过话,谁要能娶他们家的姑娘,未来必定前途无量。

  郝文斌为了升官发财,一咬牙蹬掉了妻儿,娶了那个瞎女子做了那位领导的上门乘龙快婿,果然,此后郝文斌的仕途一飞冲天,这些年是一年一小升,三年一大升,如今已经是金安县的主管经济、政法实权派副长。

  郝文斌抛弃妻子后,为了向那位大小姐、老领导表忠心,彻底断绝了与妻儿的关系,这些年不说给前妻和儿子拿钱,甚至连问都没问过。

  更可恶的是,那位瞎了眼的大小姐无时无刻不在打压可怜的母女俩,先是找茬辞退了林玉娇的铁饭碗,将她们母子赶出了职工大楼,并在全县放出话,无论是谁敢给林玉娇提供工作,就是跟她蔡家作对。

  可怜的林玉娇带着一个六岁的孩子,为夫所弃,没有工作,没有住处,走到哪都被人指指点点,人生几乎绝望。

  最可悲的是,由于畏惧蔡家的权势,林玉娇的亲人,包括他的父母、兄弟姐妹,都躲着她。

  林玉娇母子成为了人见人怕的瘟神!

  无助的林玉娇最后用兜里的钱,买了这里的一间棚户,每日以去市场捡烂菜叶子为食,以捡垃圾为生,平时棚户区的苦难邻居们偶尔也接济点,这样咬着牙根子把郝学习给带大了。

  在那绝望的日子里,林玉娇的脾气越来越暴躁,她把生活的无助、彷徨全撒在了六岁的儿子身上,并认为儿子是上天派来的扫把星,动辄便是一顿打骂。

  可怜的郝学习,从一个亲人们争着宠爱的宝贝瞬间成了祸害,心灵倍受打击,从小就变的卑微、懦弱。

  然而,林玉娇知道儿子是她唯一翻身的希望。

  这些年逼迫着郝学习苦读,正是这种如山一般的压力,压垮了少年的肩膀,他不仅仅愈发的自卑,而且学习成绩也始终上不去,最终当老鬼来到华夏选人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踏上了死亡之路。

  可悲的是,郝学习上了岛后,也依然是懦弱,悲苦,临到死也是个童子之身。

  “我知道是我把孩子逼的太狠了,他还是走了,也好,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去了南广也是一条出路。”

  “出去了,就别回来了,别回来了……”

  林玉娇坐在椅子上,不停的重复嘟哝道。

  秦羿背转过身,深吸了一口气,压住内心深处的翻腾,可怜天下父母心,世上哪有郝文斌这种无情无义之徒?

  “学习,昨天你失去的,我会给你找回来。昨天你没有的,我都会替你达成。”

  “我要全金安县都记得你郝学习的存在,那些鄙夷过你的人,辱骂过你的人,必将仰望你的荣光!”

  秦羿面色阴冷,望着外面漆黑的夜,默然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之鬼王归来,重生之鬼王归来最新章节,重生之鬼王归来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