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羿进了木屋,黑珍珠正在生火准备炼药的沸水,忙里忙坏,那漂亮的脸蛋儿都成了小花猫,看到她认真而忙碌的样子,秦羿心中莫名一暖,脸上浮现出一丝愧色。

  “珍珠!”秦羿叫了她一声。

  黑珍珠浑身一颤,旋即白了秦羿一眼,嗔道:“珍珠也是你个奴才能叫的?让人听到了,还不得误会什么?”

  “看什么看,药都给你弄来了,水也烧好了,你看着办吧。”

  “累死我了,真没想到生火这么难。”

  黑珍珠揉了揉腰,撇了撇嘴道。

  “要不我给你揉揉,我手法很好的。”

  秦羿走到她身边,伸手想要去搭她的肩膀。

  黑珍珠敏捷的跳开了,红着脸道:“你现在真是越来越放肆了,还剩一个半时辰斗兽大会就要开始了,你赶紧忙正事吧。”

  秦羿拿起药材,一一在鼻子边闻了闻,这些药材与他所要的,有三分之一相同,另外三分之二却是见都没见过,不过从药材散发出来的气味与药性来看,应该是更好的代替品。

  比如人参,这里是一种类似人形的药材,但药草的品级以及蕴含的灵气,要高出俗世的上等人参一个档次。

  “怎么,信不过我?”黑珍珠见秦羿辨别的十分仔细,不禁蹙眉道。

  “不是,你从哪弄来这么多高品阶的药材?”秦羿笑问道。

  “我哪懂什么药材,这些都是小舞配的,我说想泡汤,她二话没说给我找了这些。不过,这些药材倒也算不上什么稀罕物,在岛上到处都是啊。”

  黑珍珠解释道。

  “太好了,有了这些药材,今天晚上就是蒋大海的末日。”

  “你在边上给我把风,一个时辰内,任何人不得打扰我。”

  秦羿大喜道。

  “这里是我母亲的故地,绝对安全,你放心炼药就是。”

  黑珍珠笑了笑,走了出去,带上了房门。

  秦羿不敢怠慢,待锅中的水已经沸腾,按照顺序倒上药材,烂煮了起来。

  由于没有丹炉,他只能采取这种最原始的法子。

  万幸的是,女儿国的柴火都是上等木,生出来的火焰灵气十足,虽然比不上他的真火,但药材的高品阶可以弥补这个缺陷,用来炼一品丹药破血丹是足够了。

  待锅里的药材烂熟成糊后,秦羿顾不上烫,双手左右游走,在锅中迅速捶打、揉捏着药泥,顿时一颗颗弹珠大小的药丸很快成型,整齐的扑在锅底。

  药丸成型,这还只是炼丹的第一步,接下来的烘烤,掌握火候才是至关重要的。

  秦羿亲自掌控着柴火的火焰,添柴、减柴,一刻都不敢走神,炉子的高温晒的他浑身汗透,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就这么烘烤了约莫一个时辰后,锅内传来了浓郁的清香。

  “嘿嘿,成了!”

  秦羿这才松了一口气,赶紧打开锅盖一看,数十颗丹药躺在了锅底,由于铁锅终究不是炼丹之器,原本捏制的四十九颗丹药,只有寥寥数颗成丹。

  破血丹!

  是一种低级丹药,越是低等的练功丹药,对本体的损害就越大。

  破血丹是以丹药的成分,激发体内的本元血气来提升力量,效果比秦羿给大秦军制定的培元丹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要强上数倍,不同的是培元丹是提升本质,再结合拔力术来永久性的提高自身气力,危害几乎为零。而破血丹,却属于短时间内的强提,损耗血气为代价,对本体伤害极大。

  若非是迫不得己,秦羿也不会选择这种自损的法子。

  不过,对他来说,只要熬过了这一关,获取了女王、黑珍珠的信任,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虽然只有三颗,但用来对付蒋大海,应该是绰绰有余了。”

  秦羿收好丹药,一口吞服了下去,顿觉一股热流在经脉内激荡,原本周身的疲乏、困顿,应而尽消,白净的肌体每一寸肌肉迅速的微微隆起,清瘦的身躯顿时变的充满了力量。

  嗨!

  秦羿大喝一声出拳!

  砰!

  周身气劲凝聚成点,力量破空而出,发出清脆的响声。

  砰砰!

  但见拳影闪动,空气中发出一连串的哔哔啵啵惊雷之响,隐约竟有电光闪烁。

  “太好了,虽然我的丹田封住,无法使用幽冥火等神通,但蕴含在经脉内残余的天雷能量却依然还在,如此一来,虽然力量只能五千斤左右,但加上雷电之威,爆发出来的战力已经是非常可观。”

  秦羿看着拳头,大喜不已。

  唰唰!

  秦羿脚下踩着流云步,双拳如龙如虎,一往无前,一套秦拳打下来,连气都没喘一口。

  “秦羿,你准备的如何了?斗兽场那边已经响锣了。”

  黑珍珠在门外焦虑催问道。

  “不急。”

  秦羿抓起锅里剩下的药渣与废弃丹药,一股脑的扔进了炉子里,烧了干净,又洗涮了大锅,待屋内的气味放干净后,这才道:“好了,都弄干净了,咱们走吧。”

  “真看不出来,你这人还挺细心的啊。”

  黑珍珠抱着胳膊在一旁赞许道。

  “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我不能连累你,对了,还有你那个朋友,最好让她嘴严点,否则对你我没好处。”

  秦羿边走边道。

  “小舞是岛上唯一的巫医,她是国师的女儿,跟我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你宽心就是。”

  黑珍珠道。

  “国师的女儿?”

  秦羿眉头一沉。

  “他们父女俩关系并不好,平日很少见面,以后你有机会见到她就知道了。”这是女儿国的禁忌,黑珍珠也不敢说的太多。

  每周日的斗兽,对于女儿国来说,无疑是一场狂欢。

  狂躁的奴隶,用拳头与鲜血在这一天可以尽情的宣泄心中的压抑,为了荣誉与光明,为了女人与糕点而战。

  同时,女人们心中的芳草,也会被这把狂野的荷尔蒙燃烧,春心萌动,尽情的呐喊着,女儿国千年来的体制,就这么在奴隶们的鲜血中一点点的瓦解、失控。

  这是缪正的一场阴谋,既满足了他心中那种原始的掌控欲望,又能分化女王的影响力,二十年下来,随着最老的那一批国民逐渐死去,以胡静为首的本土女卫们,已经大部分倾斜于东岛。

  然而,即便是眼睁睁的看着斗兽场如同慢性毒药一般,侵蚀了整个女儿国,包括女王在内,却依然不得不接受这个残酷的游戏规则。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chaptererror();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之鬼王归来,重生之鬼王归来最新章节,重生之鬼王归来 顶点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