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矩,什么规矩,还,还请指教。”冯神仙惊问道。

  “犯我者死!”

  “看在房修的面上,我不杀你,你自废任脉吧。”

  秦羿漠然道。

  “什么?自废任脉?”冯神仙大叫了起来。

  任督二脉、心脉乃是修炼者三条至关重要的脉络,尤其是任督二脉,更是打通天地人三法,沟通灵气,突破入天师、宗师的门槛。

  很多人一辈子无法突破,就是因为无法打通任督二脉。

  如今废掉任脉,无疑是让冯神仙生生把修为从仙气道尊降低到法气天师以下的内炼阶段,也就是说,从今以后,他顶天也就是个道气后期巅峰,甭说呼风唤雨,连保命都是个难题。

  “师叔,秦先生法外开恩,还不谢恩?”房修面有喜色,赶紧提醒道。

  以秦羿的地位,在武道界那也是主宰一方生死的王者,王威不可犯,秦羿能饶了冯神仙,已经是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

  “谢恩,你开什么玩笑?”

  “我这一身修为,得来何等不易,你要废掉我的任脉,万不能从!”

  “姓秦的,我也是仙气道尊。真要以死相拼,我未必就会怕你,你当真要厮杀吗?”

  冯神仙顿时怒了,怒喝道。

  “君无戏言!”

  秦羿冷冷的回了他四个字。

  “妈的,简直欺人太盛,老夫跟你拼了。”

  冯神仙不愿认命,一把摘下胸口悬挂的碧绿小剑,剑长两寸,黯然无光,上满刻了一道古怪的符文,玉剑一出,大厅内顿时弥漫着森寒之气,如同进入了地下冷库一般,众人无不是冻的瑟瑟发抖。

  “干爹说的对,树活一张皮,人争一口气,不能怂啊,大不了跟他干到底。”

  何天赐没想到秦羿这么霸道,反倒是又给了他一次机会,当即赶紧火上浇油。

  “还愣着干嘛,吹起来,喊起来啊。”刘经理冲那帮子发呆的家伙叫道。

  那些人赶紧又大叫了起来:“神仙,神仙,法力无边……”

  冯神仙却是不敢再得意,神色肃穆至极,咬破指尖,滴血于玉剑之上,登时,原本黯然无光的玉剑绿光大作,无比雄浑的能量自玉剑上透了出来,上面的符文闪烁不已,就像是一头远古凶兽苏醒了过来,急于嗜血杀人。

  “此剑名为断仙,是我得到风雷之法时,高人所留,有断仙弑神之威。”

  “我要是使出来,少不得是个鱼死网破的下场。”

  “秦先生,我再问你一遍,你是想善了,还是坚持要废我任脉?”

  冯神仙铁青着脸,握着法剑的手在颤抖,清冷问道。

  “这柄玉剑确实是好东西,算得上四品下乘法器!若是你全力一击,确实可以迸发出惊人的杀伤力,只是可惜……”

  “来吧,为了你的任脉与我一战!”

  秦羿耸了耸肩,一脸的从容不迫。

  冯神仙几近崩溃,原本以为使出了杀手锏,秦羿怎么着也得给个面子,至少得有两分惧色吧,毕竟没有人愿意把生命拿来作险,没想到对方依然是无所谓,仿若他手里握的是一坨无用的臭狗屎,这实在太伤人了。

  “你我之间远日无愁,近日无恨,为何要这般苦苦相逼啊。”

  冯神仙红着双眼,跺脚痛骂道。

  “无规矩不成方圆,你既然自称是澳岛第一高手,正好今天就用你来开刀!”秦羿冷笑道。

  “你就这么确定,一定能破我的法。”

  “罢了,罢了,姓秦的,那你就等着后悔吧。”

  冯神仙被逼的完全暴走了,双手持着绿色小剑,不断念动着咒语!

  但见一道道白色的仙气自他的周身涌出,全部涌入了断仙玉剑之中,原本的玉剑在吸收了冯神仙的仙气后,光芒愈盛,最后竟然暴涨至三尺多长,剑锋灵蛇般吞吐着光泽。

  待剑气达到了巅峰,冯神仙浑身一晃,险些栽倒在地,原本顺滑、光亮的白眉、白发变的粗糙了起来,红光满面的面庞也爬上了密密麻麻的皱眉,像是瞬间苍老了二十岁。

  “师叔,你拿自己的本命真元祭剑,这是何苦呢?”房修悲叹道。

  “我是澳岛第一人,既然退无可退,便只有拼死一战。”

  冯神仙紧咬着牙关,怒吼道。

  “断仙无情,斩!”

  冯神仙用尽最后一丝气力,双手一掷,饱食仙气与本元的断仙剑,化作一道绿光,没有任何的花招,以肉眼难见的速度,刺向了秦羿。

  秦羿何等身手?身子微微一动,断仙剑擦肩而过,但觉肩头一阵刺痛,竟是被割开了一道大口子,血流不止。

  他微微一笑,知道这法器确实有些威力,值得入手。

  倘若是连他的防御都破不了,他不介意直接用真法,毁了它。

  但现在他决定收下来,日后用来养剑灵,倒是个不错的东西。

  “哈哈,姓秦的,知道我断仙剑的厉害了吧!”

  “现在后悔已经晚了,你死定了。”

  冯神仙咬牙切齿的大笑了起来。

  “我死定了,你确定吗?”

  秦羿淡笑如常,一如此前,不闪不避!

  断仙剑刺破了秦羿的胳膊,自背后折转而来,以诡异的角度,刺向秦羿的后背。

  这一下来的太快,便是房修也所料不及,忍不住捏了一把汗。

  冯神仙、何天赐等人仿佛已经看到了秦侯被断仙剑穿胸而亡的惨景了!

  然而,更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但见一道黑光骤起,断仙剑绿光一闪,便没了踪迹。

  就像是风雷二剑般,彻底化作了虚无,连一丝残存的灵气都捕捉不到了。

  再看秦羿,负手而立,面带从容微笑,分明就是丝毫无损。

  “怎,怎么会这样?”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天下间没有人躲过断仙剑,绝没有人!”

  冯神仙高举着双手,疯子一般大呼了起来。

  房修长舒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是觉的诧异,以断仙剑的威力,秦侯绝对没有硬扛的把握,堂堂一方人杰,端然不会拿命来开玩笑。

  但断仙剑又确实没了,秦羿连一招半式都没出,就这么轻松化解了。

  这其中的诡异之处,便是房修也没看出门道。

  “东西不错,这剑你不配用,我代你收了!”

  秦羿手心一翻,两寸长的断仙剑如同帽子戏法一般出现在了掌心。

  “我,我输了!”

  冯神仙那股子癫狂劲瞬间就像是泼了一盆冷水,清醒了过来。

  PS:今日更新完毕,明晚再会,晚安,朋友们。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之鬼王归来,重生之鬼王归来最新章节,重生之鬼王归来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