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东阳、燕南阳、燕西阳、燕北阳四位少爷到!”

  正琢磨着,随着门房的一声长喝,只见两排穿着黑铠甲的燕家护卫先行开道,左右排开一条通道,穿着一身板正金黄色唐装的燕东阳当头而来,其他三位则是穿着蓝、白、黑三色。

  燕家先祖昔日曾在漠北称过皇帝,是以素来以帝王世家自称,则黄色代表着最上等尊贵,明眼人从衣服上便可看出来燕东阳这是得势,今晚怕要坐正了。

  再看燕西阳,明明是排行第二,门房叫号与入场,却排在了南阳之后,原本不少外地来的二爷党,以及中立派,一见这情况,就知道燕家的真龙太子已经确定了,燕西阳是彻底没戏了。

  “各位尊贵的来宾,因为爷爷身体抱恙,今晚的宴席由我代他老人家向大家敬酒,以表谢意。”

  燕东阳走到上首,端起酒杯向众人一亮,仰头喝了个精光。

  “不敢,不敢!”

  众人虽然有些犹豫、扫兴,但燕东阳举杯了,亦是纷纷回敬。

  “各位,燕爷还说了,他年事已高,以后燕家大大小小的事,大家可以找东阳少爷就可以了,他老人家辛苦了这么多年,是时候颐养天年喽。”

  “东阳,四叔敬你一杯,燕家担子重啊,好好干,别辜负老爷子的期望。”

  燕禛举起酒杯,向燕东阳敬酒。

  作为燕家的实权派,武神在燕家的使者,他这一举杯,基本坐实了燕东阳的世子之位,原本那些支持西阳的老三、老五等人,也赶紧举杯相敬。

  “多谢几位叔叔抬爱,东阳定不辱使命,光耀我燕家门楣,永保燕门富贵。”

  燕东阳嘴角一扬,潇洒得意的一口干了。

  “慢着!”

  就在众人相庆之时,燕西阳脸一沉,冷然喝道:“四叔,听你这口气,好像老爷子已经确定了世子之位,我就想问一句,这事有没有个谱?”

  “呵呵,西阳,老爷子还健在呢,你这么急着想做世子吗?”

  “这样吧,你既然这么感兴趣,简单啊。”

  燕禛笑了笑,转过身又对众人喝道:“各位,这位是我们燕家的二少爷燕西阳,作为老爷子的孙子,他也想敬大家一杯酒!”

  “西阳,别说我们这些做叔叔的没给你机会,请吧。”

  燕禛抬手冷笑。

  燕西阳咬了咬牙,缓缓举起了酒杯,“作为燕家的次子,西阳代老爷子,多谢各位的美意!”

  说完,一口饮干了,冲众人亮了亮杯底。

  酒一干,原本还嘈杂一片的众人,瞬间变的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沉默不语,以同情、嘲讽的目光看着这位燕家二少爷,没有任何举起自己的酒杯回敬。

  那些人中,也包括了燕西阳曾经的心腹!

  燕西阳一眼望去,满脸苦笑,握着酒杯的手颤抖的厉害!

  “有些人就是喜欢不自量力,自找没趣!”

  “好了,被扫大家的兴了,四叔,招呼大家开席吧。”

  “先撤了!”

  燕东阳不屑的冷笑了一声,当先而去。

  “二哥,我要是你,找条地缝钻进去,死了得了。”

  “哎,丢人哦!”

  燕南阳哈哈大笑了一声,也一并跟随了出去。

  “西阳,你要真这么喜欢主持大局,那这里就交给你了,我们几个也好躲个清闲?”燕禛笑眯眯的问道。

  “二哥,走吧!”

  燕北阳扶着浑身发颤的燕西阳,在无数人的嘲讽中,快步而去。

  一直到酒宴结束,燕穆也没再现过身,更奇怪的是,燕家人并没有采取任何戒严的措施。

  燕穆这道烟雾弹摆的,就连秦羿也迷糊了,到底这老狐狸是嗅到危险的气味,还是凑巧了?

  咚咚!

  门响了,马俊在门口道:“班主,燕四爷来了。”

  秦羿身形一闪,藏了起来,燕禛与马俊,以及另外一个许仙模样打扮的青年走了进来。

  “班主,妆都上好了,真是对不住,我们家老爷子白天在内府贺寿,多喝了几杯,毕竟上了年纪的人,他老人家对听戏又讲究个天地人和,方品天下之绝,所以今晚只能耽搁了。”

  燕禛客气的赔礼道歉。

  “我们就是唱戏的,按照规定,唱完今晚,燕四爷是否应该让我们回家了?”

  虞素芳波澜不惊道。

  “别啊,老爷子好的就是你这口,你要走了,他老人家非得怪罪我们不可。”

  “谁要是错过了虞美人的戏,终生之憾,老爷子的意思是,明晚在他的内宅,单独安排班主的大戏!”

  “他老人家要是听满意了,班主自可离去,当然也少不了要大大赏赐一番的。”

  燕禛说话的时候,那双眼珠子在虞素芳身上放肆的扫荡着,喉结干咽着唾沫,显然与他爹一样是一丘之貉。

  “我们既然来了,听先生的就是。”

  “今晚如果不唱了,我想早点休息,四爷请吧。”

  虞素芳下了逐客令。

  燕禛原本还想找借口留下来多呆一会儿,一睹美人风采,但心想也不急于一时,客气了两句,在马俊的护送下,自行去了。

  片刻,马俊回来了,在门口道:“素芳,我想进来陪你说几句话。”

  “不用了,太晚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虞素芳直接拒绝了,瞬间关掉了屋内的电灯。

  马俊讨了个没趣,悻悻走了。

  “先生,你觉的燕禛的话是真是假?”

  虞素芳转过身,刚说话,秦羿正巧站在她的身后,险些一头撞他怀里,不由得芳心大动。

  她一个持守贞操多年的黄花大闺女,这两天跟秦羿同睡一张床,又多次肌肤相近,那颗多年死水一般的心湖,早已泛起了涟漪。

  “此人老奸巨猾,说话滴水不漏,难分真假。”

  “明晚的事,我需要确定一下,如果燕穆是真要请你去内府,那边是刺杀他的最好时机!”

  秦羿想了想道。

  “那先生有没有想过,如果这是个陷阱,素芳便是有去无回了?”

  虞素芳嘤咛问道。

  “你有话但说无妨?”秦羿道。

  “死,并不可怕,就算没有先生,我这次来也没打算能活着回去,早准备了求死之法!”

  “我只想知道,能让我托付自己性命的男人,姓什名谁,黄泉路上也好有个念头。”

  虞素芳看着秦羿,温婉低沉道。

  PS:晚点还有更新。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之鬼王归来,重生之鬼王归来最新章节,重生之鬼王归来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