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案战鹰 第81章 凶器和杀人手法

小说:重案战鹰 作者:玄云剑鹤 更新时间:2019-07-10 12:06:02 源网站:笔趣岛
  他们边说边走出大楼,等韦紫凌准备开车离开的时候,高翔突然敲着韦紫凌的车窗。

  “韦美女,可以让我跟柯凯见一面吗?”

  “高翔,这个让我很为难,柯凯有重大作案嫌疑,你想见他这件事我做不了主,这跟我悄悄的带你看案发现场性质不一样,现在原则上是不容许有人随便见他的。”

  “哦,既然很为难就算了。”高翔说完转身准备离开。

  韦紫凌看着他的背影,突然脑海里想起了一件事,柯凯也提过要和高翔见一面的,这中间会不会……

  “高翔!”韦紫凌摇下车窗大声的喊道,“我回去了跟领导请示一下,看看能不能让你们见一面,但我不敢保证一定会批准啊。”

  “谢谢韦美女,下次吃饭,不醉不休。”

  案发第五天,韦紫凌带着高翔来到了看守所。

  昨天从现场回来,韦紫凌就立马找到大队长高峰反映了情况,没想到他很爽快的批准了,但要求韦紫凌在旁边全程监督。

  看守所里,患难兄弟见面免不了一番寒暄,话过三巡,两人终于说到了案子上,韦紫凌在一旁等的都着急。

  “翔哥,老彭的死跟我没有半点关系,任我怎么辩解,警察们都不相信我,一口咬定我就是凶手,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隔着铁栅栏,柯凯垂头丧气的说道。

  高翔把手伸进栅栏,握住柯凯的手说:“你放心吧,我会把整个事情调查清楚的,你在这里面不要灰心丧气。”

  “你探视的时间不会太长,这次叫你来,我还有个事要托付你去办。”

  “你说吧,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

  “还记得那条我经常戴在脖子上的吊坠吗?”

  “我知道,那是你去世的妈妈留给你的。”

  “老彭死的前天晚上,我巡逻的时候丢了,也不知道具体掉哪里了,还请你在厂里到处找找,这个东西对于我来说,比我的生命还重要,我怕等我出来的时候就找不到了。”

  “这个简单,我回去就四处找找看。”

  “你一定要去找找,这对我非常重要。”

  “你放心,我会去找的,柯凯,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你的胸牌在哪里?”

  “你说什么?我的胸牌好几天都没有戴过了。”柯凯满脸不解的问。

  “高翔、柯凯,时间到了,我们要出去了。”韦紫凌在一旁催促两人,他不能让他们的对话再继续了。

  走之前,高翔最后问:“哥们,我马上就要走了,下次再见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你还有什么要跟我说的没有?”

  “嗯,我憋了好久还是忍不住想告诉你,我知道我这样说,警察一定以为我是疯子。”柯凯看了一眼韦紫凌,继续说道:“那晚,我吓坏了,手机掉在了地上,当时手机的闪光灯刚好照在死者的脸上,我看到了,我看到了……”

  柯凯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刻,语气都在打着哆嗦。

  “你到底看到了什么?”高翔问。

  “我看到了那张脸在笑。”

  出了看守所,韦紫凌开车送高翔回印刷厂宿舍,途中高翔突然发话了,他问:“你们是不是还没有告诉柯凯关于胸牌的事?”

  “嗯,这是我们的关键证据,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不会把底牌亮出来。”韦紫凌边说边从后视镜里观察高翔的脸,发现他的表情非常沉重,看着车窗外喃喃自语。

  “在笑……”

  从看守所回来的当天下午,韦紫凌在大队会议室里参加彭泓卓被杀案的案情研讨会,从领导到普通干警都有一个共识——柯凯就是凶手。

  据他们收集的资料显示,柯凯和前女友彭慧芳彼此都是初恋,感情相当深厚,柯凯本人是个用情很深的人,在被逼分手之初曾一度非常沮丧,几天不吃不喝,直到现在依然拒绝找别的对象,心里对彭慧芳任然念念不忘。

  而前女友彭慧芳对待感情比柯凯有过之而无不及,在分手后不久变得疯疯傻傻,生活起居都需要人照料。

  经此折磨,柯凯本来就对老彭心生怨恨,后面的工作中,又处处遇到刁难,常常因为一些小事被老彭在众人面前奚落,难免不会怨恨加深,案发当晚,若受到较大的刺激,做出疯狂的事情不是不可能,基于这些分析,他们大致确定了柯凯的杀人动机。

  砍掉一个人的脑袋,常人或许很难办到,但柯凯应该没问题,首先他心理上的恐惧是可以克服的,柯凯大学时的专业是法医,解剖尸体之类的事情必然有所经历,至于是用什么方法,目前还未知。

  凶器和杀人手法,是他们攻克这起案件的最后一道难关,也是柯凯身上最大的谜题,只要他们破解杀人手法,想必柯凯定会不打自招,讨论到这里的时候,所有人都一筹莫展。

  正在他们争论不休的时候,韦紫凌接到了一个电话,是高翔打过来的,他要韦紫凌迅速赶到印刷厂,说有重大发现告诉韦紫凌。

  挂了电话后不久,韦紫凌便火速赶到了现场,高翔把韦紫凌带到了印刷厂围墙外面草地里,在一处杂草被清空的角落里,韦紫凌看到了一条阿黄的尸体。

  高翔指着阿黄说:“这是老彭养的流浪犬,叫阿黄,对老彭忠心耿耿,不知是什么缘故死在了这里。这里是老彭给阿黄喂食的地方,这地方除了他根本没人会来。”

  “你叫我来,就是让我看条死狗的吗?”

  “你看仔细了,这里面大有文章。”

  这条阿黄韦紫凌在录像里见过,就是案发当晚老彭牵着的那条阿黄,这条阿黄的脖子上套着项圈,项圈上系着一条黑色阿黄绳,长度大约有2米,质地非常结实,绳子中间部位绑着一个拳头大的挂锁,绳子末端系着一根长约1米的细钢丝。

  韦紫凌蹲在地上看了又看,非常疑惑,说:“我从没见过遛阿黄用的绳子,中间还绑个这么重的铁疙瘩,这绳子末端系着的一根钢丝又是怎么回事?”

  高翔点头表示同意韦紫凌的观点,说:“阿黄不咬人,以前从来不用系项圈的,绳子更是没见过,案发当天的大楼监控录像,我后来也看过,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老彭用绳子牵着阿黄,以前都是阿黄自己跟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案战鹰,重案战鹰最新章节,重案战鹰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