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案战鹰 第791章采集样本

小说:重案战鹰 作者:玄云剑鹤 更新时间:2019-07-02 12:10:25 源网站:顶点中文网
  戈高摇摇头:“如果情人最初的打算就是诱惑任恒基携带欠款与她私奔,之后再伺机杀人夺财的话,那就必定要计划周密,不可能不弄清楚就仓促行事,落得个人财两空,这不合逻辑。?? ??w?w?w?.?r?an?wenA`com”

  “小戈说的对。”

  不等黄攀在说什么,从他背后传来一个人的说话声,黄攀和余晗扭头一看,是刑警大队的大队长胡新明来了,几个人连忙起身向大队长打招呼。

  “胡队,你怎么忽然过来了?”余晗平日里就爱说话,见了领导也不拘谨,大大咧咧的问。

  “我过来看看你们这边的情况,”胡新明边说边冲戈高点点头,“小戈这么快就能够开展工作了,很不错。戈高之前刚刚很出色的完成了一项维和任务,他身上有很多值得你们学习的经验,平时你们要多向他交流学习。”

  大队长都这么发话了,刑警队的几个老成员自然都立刻虚心的应和着,上级对戈高的工作能力和过去成绩给予了高度的肯定和评价,这种时候如果大家没有一个明确的态度,就会显得不够谦虚,工作态度不够积极。

  “刚才你们分析的情况我也听到了,我觉得戈高考虑的比较周全,值得参考。”大队长胡新明简单的评价了一下,见戈高调来第二天就已经能够顺利的跟进日常调查工作,也就放下心来。

  他离开之前顺便对他们说,“哦,对了,刚才我过来的时候,有一个姓阮的女人带着个姑娘过来,我让她们暂时在门口等着呢,你们谁去接待一下吧。”

  吕露一听,知道应该是阮慧来了,连忙跑到门口去,门外走廊里果然站着一对母女,都是瘦高个。

  母亲看起来五十岁上下,脸上能够看出明显的岁月痕迹,女儿则是二十多岁的年纪,看上去和吕露的年纪差不多,脸色阴沉,一副情绪不佳的样子。

  “你就是阮慧吧?”吕露试探着问。

  年长的女人点了点头,向前走了两步,顺便拉上自己的女儿,对吕露说:“我是阮慧,任恒基是我前夫,这是我们的女儿,任思思。”

  “你们好,我姓吕,叫吕露,是任恒基这个案子的负责刑警之一,你们请跟我进来吧!”吕露对阮慧母女两个笑了笑。

  任恒基的女儿任思思始终冷着一张脸,对她不理不睬的样子,吕露也没有在意,把这母女二人迎进了办公室。

  大队长过来巡视一下就离开了,黄攀和余晗并没有直接参与到任恒基这个案子的调查当中,所以一看他们这边来了重要的受害人家属,就也收拾好东西,选择了回避。

  刘小天找了点别的事由也躲了出去,以避免和受害者家属打交道,于是刚才还颇有些热闹的办公室里,就只剩下了戈高、吕露,以及阮慧母女二人。

  阮慧是一个相貌平平的女人,以她的年龄来看,容颜保养方面似乎也并没有下多少功夫,脸上很素净,皮肤很白,虽然五官不那么漂亮,也沾染了岁月的痕迹,倒也不难想象,年轻的时候应该也是个耐看、好脾气的女人。

  她和任恒基所生的女儿任思思坐在母亲的身旁,一张脸表情阴沉的厉害,看上去比母亲的情绪还更加不平静似的。

  任思思的长相相比较母亲而言,似乎更多的遗传自父亲,两条眉毛很黑很浓,眉峰高挑,给人一种气质凌厉的感觉。

  “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吧,这位是戈高,也是负责任这个案子的。”吕露替阮慧母女和戈高做个介绍。

  阮慧对戈高笑了笑,任思思倒是没有露出丝毫的笑容,看了看吕露,又看看戈高,开口问:“你们谁负责帮我采集样本?”

  吕露想了想,反正只是去提取一下样本而已,没有什么太过于刺激的画面,便让任思思跟自己过去法医那边,把阮慧留给戈高。

  “我女儿不是很愿意过来配合你们,我花了一些时间去做她的思想工作,所以耽误了不少时间。”阮慧略带歉意的对戈高说。

  “任思思对任恒基有意见,是因为你们离婚的事情?”戈高直接就做出了这样的推测。

  阮慧有些惭愧的点了点头:“是,我和孩子爸爸之间的事情,孩子不是很理解,所以对我们一直心里头都有隔阂。”

  “任思思今年二十多岁了吧?”

  “已经二十六岁了。”阮慧回答。

  戈高盘算了一下,许梦怡和任恒基结婚到现在都已经快满七年,并且许梦怡还提到过,她和任恒基在一起的时候,任恒基和前妻离婚也已经有一年多,这样一来加在一起就是将近九年的时间,那个时候的任思思至少也是个十七岁的大姑娘了。

  “任思思那个时候已经接近成年了吧?现在的离婚率照比早些年高了不少,很多孩子,尤其是比较大一些之后父母选择离异之后,孩子本身和双方的关系普遍还都算可以,那任思思为什么会对她的父亲有那么大的怨气呢?是因为任恒基曾经的什么作为对任思思造成了伤害么?”戈高问。

  阮慧叹了口气,似乎也不知道该如何准确的回答戈高的这个问题:“我知道我女儿对她爸爸挺不谅解的,打从离婚之后,我就一直劝她。我说你看,妈妈我是当事人,我都不恨你爸爸,你做孩子的为什么要恨自己的爸爸呢?可是她就是不听,还老说我傻,说我太好欺负,说她不愿意像我一样,后来我也就不劝她了,孩子大了,我也不想惹她不高兴。”

  阮慧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神略微有分散,提起任恒基的时候,她似乎有些伤心,但是又不至于到了悲痛欲绝的地步。

  “你并不恨任恒基,对么?”戈高问,从阮慧的样子来看,他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已经有了一定的把握。

  阮慧果然如他所料的点点头:“一起生活了十几个年头的男人,我怎么会恨他呢,他是个生意人,我是个家庭主妇,除了在家里给他做饭带孩子,外面的事情我一点也帮不上忙,他在外面赚钱很辛苦,和他打交道的人,他做的那些事情,我都不懂,没办法替他分担,所以久而久之,他想分开了,我……尊重他的选择,这也是我唯一能帮上忙的事了。”

  “那你们离婚的原因是感情不和?”

  “我说不清楚,离婚是任恒基提出来的,我最初也不想离,但是他特别坚持,也跟我谈了很多次,说离了婚不意味着以后就再也不会在一起了,只是他现在需要奋斗事业,需要把生意做大,我帮不上他的忙,还会让他特别累。等以后他想安安生生的过日子的时候,毕竟我们是结发夫妻,还有一个女儿,我们还是要一起共度晚年的。”阮慧边说边用手背揉了揉鼻子,有些难过。

  chaptererror();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案战鹰,重案战鹰最新章节,重案战鹰 顶点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