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案战鹰 第790章运气不错的蒙神

小说:重案战鹰 作者:玄云剑鹤 更新时间:2019-07-02 12:10:25 源网站:顶点中文网
  任恒基的前妻名字叫做阮慧,吕露按照许梦怡给戈高发过来的电话号码很快就联系到了对方。

  阮慧听说需要她带着自己和任恒基所生的孩子一起到公安局来确认任恒基的死者身份之后,在听筒那边半天没说话。

  吕露担心她不肯来,摆事实讲道理的说了半天,阮慧才在那边用有些拿不准的语气,开口说了一句话。

  “是真的么?”她问吕露。

  吕露又向她确认了一遍,阮慧再次沉默片刻,表示自己会尽量说服女儿和自己一起过去。

  既然对方已经这么说,而且最重要的角色自然也是阮慧和任恒基所生的女儿,吕露也只能在电话里反复叮嘱,然后挂断了电话。

  不知道任恒基和他的女儿之前是否有过什么不愉快的过结,既然阮慧只答应尽量说服女儿过来协助提取dna样本,戈高和吕露也不好呆呆的留在公安局里守株待兔,把跑腿的工作都丢给刘小天一个人。

  于是他们两个也再次出发,准备找任恒基失踪前接触过的那几个客户,请他们仔仔细细的帮忙回忆一下当晚的情况。

  又在外面折腾了大半天,在跟当晚最后接触过任恒基的几个人都逐一询问过一遍之后两个人才又重新返回公安局,阮慧那边还是没有任何消息,吕露隐隐的有些心急。

  “你说,阮慧会不会不愿意过来配合咱们的工作啊?”下了公交车,朝公安局走的路上,吕露问戈高。

  “不会。”戈高回答的很干脆。

  “这么有信心?为什么?”吕露问完之后想起之前的经历,很未雨绸缪的提前补充一句,“你可别有跟我说是蒙的或者猜的!”

  “那你先告诉我为什么担心阮慧不愿意配合咱们的工作?”戈高反问。

  “因为她和任恒基离婚了,我见过不少离了婚之后就好像冤家仇人似的,一见面就掐,万一阮慧也是这样,一听说任恒基死了,落井下石都还来不及呢,那还会肯过来配合咱们的工作!”吕露不无担心的说。

  戈高打量了她几眼,问:“你肯定还没结婚,该不会长这么大了连恋爱都没有正儿八经的谈过一次呢吧?”

  吕露脸一红,有些窘迫而又惊讶的看着戈高:“是哪个大嘴巴告诉你的?”

  “这还用告诉么?种种迹象摆在那里,看都看出来了,但凡有过感情经历的人,也不会像你这么缺乏体验。”戈高对吕露摇摇头,“所谓一日夫妻百日恩也好,或者说憎恨是得不到释放的爱意也罢,不管因为什么原因,分开的情侣、夫妻,之所以会有怨恨,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曾经爱过,这种情况下,其中的一方真的出了什么事,另一方是不可能表现的落井下石或者完全不在意的。”

  “说的还挺头头是道的,”吕露觉得戈高的这番话听起来似乎挺有道理,“看样子你是感情问题的行家呀?有女朋友还是结婚了?”

  “都没有。”

  “那你不也一样是没有什么体验的那种人么!”吕露之前听戈高说得头头是道,还以为他起码是半个感情专家什么的,没想到他居然也是个理论性。

  戈高不大在意的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像我这种人,未必需要通过经历去学习,很多事情,一点就透。”

  “你这种人是哪种人?”

  “天才。”

  吕露偷偷的撇了撇嘴,在心里悄悄鄙视了一下这个有点自恋的男人,嘴上倒也没说什么。

  她索性就拭目以待,看看他到底真的是头脑聪明的天才,还是运气不错的蒙神。

  回到公安局的时候,刘小天、黄攀他们也都在。

  黄攀和余晗大概从刘小天那里知道了任恒基这件案子的大致情况,一看吕露和戈高回来,余晗便率先开口问道:“怎么样?确认了那个监控录像里的人就是任恒基本人了么?”

  吕露点点头:“任恒基的现任妻子来辨认过了,确定监控录像里的人就是任恒基,但是这件事儿还有点奇怪。”

  “有什么奇怪?”余晗问。

  “我们两个去找了监控录像拍到的当天晚上,和任恒基一起应酬的那几个客户,他们都说任恒基是吃了饭之后离开的,但是走的时候开着车走的,当天晚上任恒基也并没有喝酒,有一个人因为喝了酒,只能拦出租车,他回忆当天晚上的事情,说任恒基开车离开的时候是往北边走的。

  但是监控录像的时间和地点,是在任恒基开车离开那家饭店之后的四十几分钟,而且地点还是在云黄市城东方向的一条街上,从监控录像的画面上来看,任恒基完全是步行的状态,并没有开车,着从路线上就让人觉得有点奇怪了。”吕露说。

  刘小天听了点点头:“那个监控录像的地点确实在城东方向。”

  “任恒基的老婆当初报案的时候不是说她丈夫跟小情人私奔跑了么?会不会任恒基当天晚上就去私会情人的时候出了事儿的?”余晗忍不住猜测起来。

  黄攀听了他的话,也点了点头:“我觉得不能排除这种可能,而且几率搞不好还挺大的,要知道,女人的直觉有的时候还是比较准的,尤其是做妻子的,对于丈夫身边的风吹草动,嗅觉比警犬都灵!可能任恒基的运气比较不好,和情人私奔,结果被情人害了。”

  刘小天只是听着他们议论,坐在一旁不吭声,吕露听完余晗和黄攀的话,回头看看一旁的戈高,打从进了办公室到现在,他还一句话都没有说呢。

  仿佛一回到刑警队,他就不再是在外面调查时候那个自信心爆棚的男人,而变成了第二个刘小天了似的。

  “这事儿你怎么看?你也觉得是这样么?”吕露问戈高。

  戈高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我觉得私奔遇害的可能性,存在,但是微乎其微。”

  “哦?”听到了相反的意见,黄攀似乎有些差异,他立刻看向戈高,问道,“什么理由?”

  “任恒基被发现的时候,赤身,周围没有发现任何的衣物等随身物品,他名下的公司、工厂一切运营正常,没有因为任恒基的失踪而受到任何影响,他的妻子许梦怡也表示家里的财务欠款都没有发生过转移。任恒基也是个年近半百的人了,难道打算两手空空的和情人私奔去喝西北风么?”戈高既然被黄攀问到,便不紧不慢的开了口。

  “刚才黄攀提到的那个前几年某个知名企业家跟人私奔的事迹,就是两手空空的净身私奔的。”余晗在一旁说。

  戈高笑了笑:“通常情况下,人命案牵扯的无非就是情杀、仇杀和财杀三种,假如任恒基和情人情投意合到了不私奔都不足以表达爱意的程度,那情杀和仇杀就都不可能成立,那么一个两手空空的男人,财杀同样无法解释不是么?”

  “或许就是因为他没有按照情人预期的那样转移财产,携财私奔,所以才惹得情人动了恶念。”黄攀又提出另外一种假设。

  chaptererror();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案战鹰,重案战鹰最新章节,重案战鹰 顶点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