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案战鹰 第785章侧面调查

小说:重案战鹰 作者:玄云剑鹤 更新时间:2019-07-02 12:10:25 源网站:顶点中文网
  (); 又换了两次车,走了好长的一段路,他们才来到任恒基那间工厂。

  由于是工厂,自然地理位置远离市中心,加上周围没有什么行人,天也已经黑了下来,吕露跟在戈高身边亦步亦趋,生怕会被落在后头,要不是和戈高还不太熟悉,只怕她现在已经忍不揍伸手去拉住戈高的衣袖了。

  戈高走了一段路之后,也察觉到了吕露的这种“跟屁虫”一样的行为方式,便略微把脚步放慢了一些,让吕露能够跟得更容易一点。

  “怕黑?”他虽然用的是询问的语气,其实心里头似乎已经有了答案。

  吕露点点头:“从小就怕黑,一呆在比较黑的地方,就觉得四面八方都有冷飕飕的风直往身体里钻,浑身的汗毛都会竖起来!”

  戈高的脑海中又浮现出早上出现场的时候吕露的脸色,他入警一来还没有遇到过这么胆小的女同事呢,吕露也算是让他开了一次眼:“你当初是怎么会选择当警察的呢?”

  吕露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说起来有点丢人,完全是阴差阳错,我当时以为自己根本考不上提前批,所以纯粹是为了志愿表上不留空白,被同学怂恿着填上的,结果没有想到,最后居然真的被录取了。毕业到公安局的时候,我是申请做内勤的,可是后来又不知道怎么搞的,我莫名其妙的就成了外勤,一直到现在!”

  戈高默默的听着,似乎对吕露的经历有点无奈,嘴上到没有做出任何褒贬评价,迈着放慢了一些的脚步继续往前走。

  吕露跟在他身边走了一会儿,终究还是忍不住开口对戈高说:“那个……之前周末的时候在酒店的那件事……对不起啦!”

  “没关系,”戈高扫她一眼,“我原本还在想,你要是继续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我该怎么再给你提个醒儿,不过既然你还算坦诚,咱们就算是一比一打平,可以把那件事翻过去了。”

  “再?一比一?”吕露听戈高这么说,有些惊讶的瞪大眼睛,“哦!你果然是故意的!我就知道!你这男人怎么那么

  么小心眼儿啊!我那天也不是故意的,我那个时候忍不住,你又刚巧从走廊那边拐过来,我是无心之失,你居然这么睚眦必报!”

  “睚眦必报?我要真的是存心和你计较,那也应该是吐你胸前一摊,这才算真的打平吧?”戈高对吕露的指责表示不能接受,“你自己想一想也知道,到底是自己吐出来更难受,还算被别人吐在你身上更难受。”

  吕露脑子里不由自主的想象了一下假如那天的角色对换一下,变成戈高吐在自己的身上,光这么一想,她的胃里就又有点不舒服了。

  她虽然还因为着了戈高的道而有羞愤,却也忍不住有点气短:“反正,反正我算是知道了,你就是个小心眼儿的男人,一点气量也没有。”

  “随便你,”戈高扭过头对吕露挤出一脸毫无诚意的笑容,“不过看看我这纯良的长相,我估计就算你去跟别人说我是故意的,也未必有人相信。”

  “走着瞧,老狐狸!”吕露瞪了戈高一眼,加快脚步朝前走了几步,发现戈高还是像之前一眼的步速。

  两个人眼见着就拉开了距离,偷眼看看周围黑乎乎的环境,又不得不把脚步放慢回来,一脸不情不愿的跟在戈高身旁。

  戈高在夜色中没办法完全看清楚吕露的表情,只能看到她似乎嘟着嘴,老大不乐意似的,却又因为怕黑,必须紧紧的跟在自己身边,忍不住勾着嘴角无声的笑了笑。

  等他们到工厂的时候,正好赶上工厂交接班,有人来上班,也有下班往外走的,大门口人来人往,还有不少附近居民跑到门口支上小摊卖点熟食、盒饭,倒显得挺热闹。

  戈高和吕露夹在人流当中进了工厂的大门,也没有谁注意到他们,这里的气氛和公司那边可是迥然不同的。

  任恒基一直以来都是做家具生意的,最初只是有这么一家家具厂,替别的品牌生产一些实木家具。

  后来随着经济实力的壮大,替别人做嫁衣的事渐渐满足不了任恒基的胃口,他便又注册成立了自己的家具公司,树立起自己的品牌

  牌,从生产到销售,走起了一条龙的道路。

  虽然他的家具品牌并不算响亮,但因为售价不高,在中等偏低的消费人群当中还是颇受欢迎的,所以效益一直以来都很不错,这一点,从工厂的职工人数就能看得出来。

  戈高和吕露辗转找到了晚上值班的副厂长,副厂长四十多岁,和任恒基的年龄不相上下,对于任恒基可能出事了这一点倒没有过多惊讶。

  他说自己虽然不是工厂里的元老级职工,但是跟在任恒基身边工作了也有好几年了,以往任恒基除非是出差到外地去与人谈生意,否则绝对不可能一下子一两个月都不到工厂这边来一趟的。

  这位副厂长说,任恒基有一个一直坚信的道理,那就是公司那边如果放手不管,最多是损失客户和营业额,而工厂这边如果放手不管,就会砸掉自己的招牌和饭碗,所以他总是对工厂这边倾注的心血要多过公司那边。

  谈起任恒基的为人,这位副厂长对大老板的印象还是不错的,说他为人仗义,当初看中了自己的能力,重金从别处挖角过来,虽然只是口头答应了一些优厚条件,但是真的跳槽过来之后也一件都没有食言,这让副厂长对任恒基的印象一下子就变得好起来。

  而说起任恒基的两任妻子,这位副厂长表示自己到这家厂子任职的时候,任恒基就已经和前妻离婚了,似乎也刚娶了许梦怡没多久。

  对于那位已经成为过去的前妻,副厂长没有任何印象,但是说起许梦怡,尽管他一而再的斟酌着用词,语气里的那种不满还是再明显不过的表达了出来。

  “我也说不清楚那种感觉,照理来说有些不该我说,但是……”副厂长被问到对许梦怡的印象,思来想去,还是挠挠头,有些为难的说,“人家是老板娘,这个厂是她老公的产业,我们都是给她老公打工的,从她老公手里领工资,我们也不可能给忘了。我听说她是读过大学的人,有文化,但是工厂这边的事情经验很重要,但是她不管那些,总是想当然的让我们按照她的意思去做,搞得我们也很为难,当面又

  又不好说什么,还得事后再打电话重新询问任老板的意思。”

  “那任恒基对于许梦怡干涉工厂这边的工作,是什么态度?”戈高问副厂长。

  副厂长皱皱眉头,说:“反正我们每次遇到许梦怡来指手画脚的时候,打电话问任老板,任老板总是说让我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不用理许梦怡怎么说,许梦怡那边交给他去处理,但是之后许梦怡该来还是会来,被宠着的吧。”

  和副厂长聊了聊,戈高询问是否能够介绍其他人过来,副厂长没有太多顾虑的立刻着手帮他们找人,没一会儿就找来了一个销售部经理,这位经理被副厂长领过来的时候,双眼还有一点迷离,脸颊通红,走起路来也歪歪斜斜的。

  “二位别介意啊,他中午陪客户出去应酬,下午才回来,这个客户是出了名的酒坛子,想要拿下他的订单,不陪他喝舒服了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这不,”副厂长指指歪在沙发上正努力打起精神的销售部经理,“喝高了,在办公室睡得连下班时间过了都不知道,我要不是帮你们找人,正好看到他办公室灯亮着就过去看看,搞不好这家伙能一直睡到明天早上。”

  确定了销售部经理已经大体清醒过来,副厂长也明白自己需要回避,便先行离开,留下戈高和吕露单独和销售部经理对话。

  销售部经理的酒醒了大半,只是还有些睡意迷蒙,思维还是很清晰的,至少在戈高和吕露通知他工厂的大老板任恒基可能出了事情之后,这位销售部经理的第一反应是询问严不严重,会不会影响到工厂的经营运转。

  这个问题戈高和吕露都不好回答,只好稍微安抚上几句,然后才把话题转向重点,询问其销售部经理对老板任恒基的印象。

  销售部经理喘了口气,呼吸中仍旧带着酒臭味,他嘿嘿一笑,说:“任老板人好啊!对谁都够意思,对下属够意思,对客户够意思,对女人也够意思!”

  “你是说许梦怡?”吕露问。

  “她也算其中之一吧!”销售部经理暧昧的笑着摆摆手。</p>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重案战鹰》,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chaptererror();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案战鹰,重案战鹰最新章节,重案战鹰 顶点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