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案战鹰 第七章现场复勘

小说:重案战鹰 作者:玄云剑鹤 更新时间:2019-07-02 12:10:25 源网站:顶点中文网
  张书记用铁锹将石板四周清理出来,他望着他们等待着进一步的指令。

  韦紫凌坚定的说:“撬开。”

  张书记一用力,铁锹狠狠的插入了石板边缘,接着通过锹柄和坑沿形成的杠杆,一下把石板撬了起来。

  里面的景象却让他们大跌眼镜,石板下面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张书记用铁锹挖了一下,下面的泥土十分紧实,一看就是没有挖过的原始泥土。

  高翔一下纳闷了,这什么情况啊。高翔摘掉手套,伸手去摸了摸坑底,的确是没经过开垦的处女地,纵使这下面埋有尸骨,也恐怕早已成化石了。

  高翔看向韦紫凌,没想她道:“没有尸体不是好事吗,证明没有命案发生,你看高翔不是发现了这个么。”

  说完,她右手打开,手心出现一颗带塑料包装的糖果,看样子时间不长,糖果的包装依旧完好,连里面的糖都没有软化。

  高翔实在没心思理她,却也怨不得是哪个无聊之人在这荒山之中埋葬一颗糖果。抹掉额头上的汗水,高翔看了下面的房子道:“走吧,天快黑了,难道你真想在这儿过夜?”

  按照程序,他们把一切都进行了拍照处理,包括那颗糖果和那件蓝色的布衣,而这两样东西也作为疑似证据被封入了物证袋,临走时,韦紫凌还抓了小半袋黄土,高翔当时问她为什么,她微笑着不做解答。

  下了山坡,第一家就是宋天安家的土房子,房宽约十三米,土墙正中央有一扇双开木门,此时门已上锁,房子的右边是一个半斜顶的偏屋,屋前有一扇黑漆木门,而房子左边约十几米处就是的两家人的楚河汉界—竹篱笆,沿着篱笆种植了一排绿色的扁豆苗,几日不见又长高了几分。高翔走到左边的墙角根,就看见了发现尸体那口水井,此时水井上仍旧盖着水泥盖子。

  高翔看了一眼宋青云家,也是大门紧闭,毫无声息,按说到这种僻静的地方,一般人家听到声音就会出来查看,即使不是这样,也会听到狂烈的犬吠声,然而这里却静悄悄的,只听见风掠过树叶传出的婆娑声,萧条得让人窒息。

  也许是看出了高翔的疑惑,张书记过来道:“宋青云在儿子回来后,一家人去了县城的亲戚家借住,可能是不想触景生情吧。”

  丰旭拿出钥匙打开宋天安家的大门,进门是一间大房,门的右边摆着一组黑漆木柜,柜门为双开,打开后左上边的是一个正方形的储物格,里面堆满了各种衣服,整整齐齐叠在一起,下面是三个抽屉,屉盖上吊着铜质吊环,吊环上的雕花十分精致和古朴,想必这柜子也是有些年头了。

  柜子的右边是挂着的各式衣服,都很破旧,但整个柜子十分整洁,看得出来女主人还是比较爱收拾。

  他们翻动柜内的衣服,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情况。

  房间右边中间是一张木桌,桌边摆放着几把木凳子,桌子上还摆放着碗碟,一个盛菜的盘子和两个盛饭的碗,碗盘中各盛一些食物,只是食物已经开始霉变,灰黑色菌丝铺满整个碗盘,已经看不出来原来的食物是什么了。

  韦紫凌道:“距报案材料讲,当日十二时左右,宋天安一家正在吃饭,突遇到宋青云进来找孙,而后又被刑事拘留,没吃完的饭菜就留了下来。”

  他们又继续搜索了房间左上角的一张双人木床,连床下的稻草都翻过来看过,没发现可疑。

  走过前屋是一间粮屋,屋内装满了各种粮食,都是抬空悬置,没发现异常。

  接着他们检查了偏屋的厨房,和屋后的畜圈,没找到任何证据。

  房子搜查完毕,已经到了六点半,太阳只露出半边脸了。山里的天黑得特别早,只要太阳完全落山,很快就会黑下来。

  他们一群人来到水井边,井上盖着的那块灰黑色水泥板看上去十分神秘,不,应该是水泥板后面的水井十分神秘,高翔甚至听到水井后面吱吱的指甲刮墙的声音。

  韦紫凌向高翔示意,高翔吞了吞口水,和丰旭过去把那张水泥板子掀了过来,黑洞洞的井口露了出来,同时一股凉气从下而上一下席卷了他们的身体。

  高翔望着黑压压的水井,想到几天前里面还浮着一具尸体,心里就砰砰直跳,仿佛井下的不是泉水,而是通往地狱的电梯,而水井四周那一块块的也不是石头,是一个个被捆着的冤魂,只要你探过头去,就会把你一把扯过去,成为他的替死鬼。

  另外几人明显比高翔大胆得多,高翔在浮想之间他们已经围了过去,丰旭掏出强光手电,一道明亮的光柱将井底照得透亮。

  高翔趴到井边,水下明晃晃的的,映着他们几人的倒影,水底也清晰可见,没有想象中的恐怖景象。

  韦紫凌诧异的道:“这井荒废了这么久了,按说流水不腐,可这井中之水常年没有使用,应该是一滩臭水才对啊。”

  张书记笑笑道:“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这水井年成在百年往上说,即使在最干旱的时候这里也从没断过水,我记得六年前的夏天发生过大旱,他们前村田地的裂缝都可以伸进去一只手掌了,但这里水没有一点影响,就是靠着这口井他们全村才度过那年的大旱天。”

  丰旭晃着手电道:“你看,下面在动。”

  他们朝着水电中心光柱照着的井底看去,果然看见水底之下暗潮涌动,在水面形成一道鱼纹形的波浪。

  邵斌道:“看来这水井之下是一条地下的水脉,这水脉的水一直流动着,所以这里的水自然不腐了。”

  高翔朝韦紫凌道:“要不,把水抽干,看看水下有没有什么头皮屑、头发之类的?”

  韦紫凌道:“你傻呀,这是活水,就算有头皮屑什么的早就不知冲到什么地方去了,再说了你知道这条水脉有多大,你准备拿个太平洋来装吗?”

  “那他们看什么?”高翔话还没说完,韦紫凌将一个绑着绳子的玻璃瓶丢了下去,咕咚咕咚几声,瓶中喝满了水。

  把玻璃瓶提上来,韦紫凌将瓶中水分到几个封闭的试管之中,再将试管放进箱子的泡沫支架中,高翔很好奇她在做什么,心想难道她是想储存点水路上喝?

  没想,韦紫凌真把玻璃瓶中剩下的水一股脑儿的倒进口中,一翻豪饮之后,她满足的擦了擦嘴角,惬意的说了句:“这水真甜。”

  高翔鸡皮疙瘩一下就起来了,都说学心理学的变态,学法医的也变态,眼前这美女是心理学加法医学的双料硕士,说她是变态中的精华一点都不为过。

  这井中前几天还泡着一具尸体,而且曾经倒进去过粪便,今天她却肆无忌惮的来番豪饮,这和喝尸体汤、粪水有什么区别,枉高翔中午开车的时候还在幻想和她那樱桃小嘴接个吻是什么感觉。想到这些,高翔胃又开始翻腾了。

  弄完之后,韦紫凌又来到宋天安家位于偏屋内的暗井边,按动电闸,随着机器的轰鸣声,一股泉水从塑料软管中喷射了出来,韦紫凌拿起三个试管,依次将试管的水接满,编好号码后放进箱子内。

  一切完毕后,韦紫凌道:“这儿完毕了,我想去宋青云家中看看。”

  他们一下就犯难了,宋青云家中大门紧闭,根本就无法进到他家中。

  张书记也望着他们不知所措。他们四人围着宋青云房子转了一圈,丰旭指着侧墙道:“可以从这里进去。”

  说完,他和邵斌从屋后抬来一干枯的树干搭在墙头,朝手中吐了几口唾沫星子后,三下五除二爬上了墙头,随着一声落地声,他们来到房后的木门边,丰旭已经开打了插销。

  进入木门后是一间厨房,灶台在靠左边的窗户边,右边则是一排水泥碗柜,碗柜左边是一口由石板拼嵌的方形大水缸,缸上用绳索捆着半截白色塑料软管。

  房间的右墙上是一个小的门框,从里面传来阵阵腐臭味,他们几人都皱起眉头朝那屋里走去。

  借助昏暗的灯光,他们看见门框后是一个猪圈,里面还有些粪便的痕迹,而已经看不见活的动物。

  丰旭拿着电筒,在猪圈里扫射了一圈,找到了腐臭发出的源头,是墙角的一只死耗子。他们的电筒一射,耗子上的绿头苍蝇嘤嘤乱飞,耗子尸体的灰黑色毛皮已经千疮百孔,无数只蝇蛆在腐尸之内享受着美味。

  退出猪圈,返回厨房,从碗柜旁的木框进入房子内庭,在他们左手边是屋内天井,从天井的左下角支出一根白色软管一直延伸到厨房之内,另一头则没入地中水井中,管和地相接之处用水泥封好,洞口与软管大小正好。

  天井的前边和右边则是房子的主体,像是一个“7”字,而加上天井和他们身后的厨房,正是房子的长方形整体。

  水井旁有个露天大水缸引起了韦紫凌的注意,她走到水缸边朝缸内看去,越看眉头皱得越紧。

  高翔也走过去,才发现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瓦质锥形的大水缸,高约一米,正好齐着高翔的大腿部,缸的外围涂着一层灰黑色彩釉,在电筒照射下反射出淡淡的暗光。

  缸里还有大半缸水,韦紫凌带上一副橡胶手套,用指尖轻轻的在水中划拉了几下,激起阵阵波纹。

  此时天已尽黑,一轮弯月挂在天气,泻下大片银光。

  高翔突然有了莫名的恐慌感,伴着周围的虫叫声和时有时无的鹧鸪叫,一种想要逃离这里的感觉在高翔身体迅速蔓延。

  他们四人都有些不解的看着韦紫凌的动作,而她的手在缸中越划越快,感觉是有点像戏水,高翔突然觉得这女人是不是疯了,正事儿不做在这儿扒水花。

  慌乱之间,高翔看了一眼缸中倒影,韦紫凌凌乱的长发中包裹着一张狰狞的脸,一双恐怖的血眼在波纹颤动下时有时无,就像荒山野岭中,有双嗜血的鬼眼在盯着你一般。

  高翔心一下提到了嗓门边上,双手将裤腿捏的吱吱作响。

  正当恐怖在高翔全身蔓延时,突然传来一阵“哇哇”的婴儿啼哭声,那声音悲惨凄凉同时又带着愤怒和不干。高翔头皮一下炸了起来,身体不由自主开始哆嗦,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高翔紧张的望着四周,那婴儿的啼哭声仿佛来自天际,时有时无,而又那么实在和真切,让人不信都难。

  

  

  Ps:书友们,我是玄云剑鹤,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chaptererror();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案战鹰,重案战鹰最新章节,重案战鹰 顶点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