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案战鹰 第817章精心擦拭过

小说:重案战鹰 作者:玄云剑鹤 更新时间:2019-07-10 12:06:02 源网站:笔趣岛
  属于任恒基的那辆银灰色的大众汽车就停在这个小区一栋楼旁边的空地上,空地处原本的板油路已经碎的斑斑驳驳,只有任恒基的车子孤孤单单的停在那里。

  一旁还站着几个人,其中三个人穿着统一的制服,看起来应该是保安,还有一个男人穿着一件棕色的皮衣,抄着手,满眼好奇的在一旁打量着呢。

  另外还有几个身着警服的同行正在检查车子内外的情况。

  “这是这里物业的负责人。之前他提供的车辆信息。”刘小天一指那个身穿棕色皮衣的男人。对戈高做了一下介绍。

  穿皮衣的中年人一看刘小天的举动,便自动自发的认定了戈高是个能有决定权的负责人,连忙凑上前,从怀里摸出一包香烟递过来:“怎么称呼啊?抽支烟吧!”

  戈高婉言谢绝了对方的烟,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自己和跟在身旁的吕露。

  中年人对吕露也点点头打了个招呼,随后便迫不及待的问:“既然车是你们要找的,是不是就能尽快把它给弄走了?这车停在这儿可有日子了,估计恐怕打不着火,你们得给它拖走。”

  “你们是怎么发现这辆车不对劲儿的?”戈高没有马上对拖车的事情做出反应,而是询问起事情的经过来。

  中年人从兜里摸出一张名片递过去。说:“是这么回事儿,这个金域蓝湾小区原本是个弃管小区。原本的物业公司跟这里的业主委员会闹分歧,这里的拽就集体罢交物业费,最后物业公司因为支撑不下去,就弃管了,一荒就荒了好几年。

  我们公司是前一段时间才刚刚和这里谈妥,准备接手的。但是这儿被弃管了很多年,拽的车根本没有规划的随便乱停,外面的外来车辆也随便出出进进,像走城门一样。

  最近准备治理治理,要把小区里的车都挪一挪,我们重新修补修补破损的路面,规划一下停车位什么的,结果通知贴出去,这辆车始终也联系不上车主,听着楼上的人说这车停这儿少说小俩月了都没挪动过,没办法,我们只好打电话报警,结果没想到警察说车牌照是假的,接着这位警官就来了。”

  他说着,指了指一旁的刘小天。

  “假牌照?”戈高扭头又看了看车子,上面的车牌照果然和之前他们查到的任恒基名下的那辆车不一样,于是他把目光投向刘小天,“确定是任恒基的车?”

  之所以这么问,倒不是他信不过刘小天的办事能力,主要是之前他们找到了一组位于城东方向的监控画面,画面中有任恒基徒步经过的镜头,而那个位置距离此处的距离却并不近,万一这中间出了什么差错,影响是很大的。

  刘小天很确定的点点头:“现在的牌照是伪造的,原始牌照没在车里,通过发动机编号对车主身份进行过了确认,是任恒基没错。”

  “不知道能不能从小区的居民那儿打听到车子是被什么人开来这里的?”吕露也有性不准,询问戈高和刘小天的意见。

  “我看不太容易,”说话的是物业公司的那名负责人,“要是那么容易打听出来,我们当时找不到车主的时候早就打听出来了,这小区之前几个出入口都没有人管,人也杂,车也杂,之前的物业公司弃管之后,监控什么的也都坏的七七八八,根本不能用了。”

  “小区里的监控设备都坏了,停工了,那外面的呢?这个小区周围如果有道路监控,或者其他单位、小区的监控器能够看到这边出入口的情况,也或许能帮得上忙。”戈高想到了另外的一个途径。

  物业公司的负责人又一次摇了摇头:“你平时对这附近不熟吧?知道为什么这个小区叫金域蓝湾么?”

  戈高摇摇头,不仅是他,就连吕露和刘小天这两个在云黄市生活年头比戈高长的多的人也同样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很茫然。

  物业公司的负责人猜到他们答不出,也没有卖关子的意思,朝他们斜对面的方向一指:“那边是一个大水坑,也不知道怎么形成的,里面常年都汪着水,另外一侧还有条路,得开出去一个十字路口再往前走一个路口,才能到有监控的主街上。”

  戈高笑着应着声,算是尊重对方的建议,不过既然可以确定是任恒基的车子,也就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只要有可能的途径,就都要尝试一下。

  把车子留给其他人继续检查,他拉着吕露,和刘小天分头去附近找可能提供帮助的监控器,然而兜了一大圈之后,三个人可以说是一无所获。

  既然这条路走不通,余下的就只剩下了如同大海捞针一样的另外一个办法走访。

  车子就停在小区里,这周围的居民,说不定有什么人会真的看到过什么,毕竟很多时候,旁人可能未必会留心的一个小细节,对于办案人员来说可能都意义重大。

  金域蓝湾有五十栋楼,就算不需要逐门逐户的都走一遍,最起码停车这片空地周围的四五栋楼,通往空地必经之路两旁的那一路共计七八栋楼还是有必要走一遍的。

  这种大量而又枯燥的任务,把一大早发现了任恒基车子的喜悦和振奋冲淡了不少。

  几个人花了一上午的时间,走完了停车空地周围的几栋楼,除了因为上班或者外出而无人应门的几家之外,能够找到人的居民普遍都对这辆车有印象,但是关于车主却没有谁能够说出什么来。

  其中有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大爷还给吕露和戈高讲了一件事。

  “一个多月以前吧,有一天我们家一二岁小孙子过来串门,在楼下玩的时候调皮捣蛋,拿家门钥匙把那辆车从车尾到车头,整整划出去那么长一条,这可把我跟我老伴儿吓坏了,我们就给车上贴了个条,说明了事由,还留了电话,结果一直到下了几场雨,纸条都被雨水泡烂了,也没人来找过我们。”他对戈高和吕露讲,“我们后来都觉得,这说不定是谁偷的赃车,放这儿躲风头呢!”

  之后的几天时间,戈高和吕露几乎都耗在了金域蓝湾这个小区里头,但是除了一大堆附近居民的猜测之外,真正有价值的收获却很少。

  期间关于任恒基那辆车的检查也有了结果,车子的性能一切正常,除了因为长时间没有开动过,导致蓄电池没有电,所以无法发动之外,没有任何其他故障。

  并且那辆车的车门、方向盘、档杆以及手刹等关键位置上,竟然提取不到本应大量存在的指纹,很明显,有人在把车停下来之后,曾经精心的对这些部位进行过擦拭。

  这样的细节不免让人心生费解,忍不住猜测,为什么要可以擦拭掉那些指纹?当时任恒基的车上到底还有什么人?

  这辆车究竟是原本就被停在金域蓝湾小区里,还是后来又被挪过去的?

  以及一个更加重要的问题,任恒基出现在城东在先,还是车子停在城北在先?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这些暂时戈高他们也没有能够得出一个结论来。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案战鹰,重案战鹰最新章节,重案战鹰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