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案战鹰 第789章前妻的联系方式

小说:重案战鹰 作者:玄云剑鹤 更新时间:2019-07-10 12:06:02 源网站:笔趣岛
  许梦怡听了她的劝慰,眼圈一红,两行眼泪瞬时就夺眶而出,沿着脸颊一直流到了腮边。

  她用手背擦了擦眼泪,哽咽着说:“我嫁给任恒基的这些年,身边所有的人都对我有偏见,都觉得我是那种贪慕钱财的女人,我所有的付出和努力,没有人在意,所有人都只盯着我丈夫银行里的钱数和我们的年龄差,对我指手画脚,说三道四,我心里的委屈没有人能懂。

  我丈夫失踪的这两个月以来,我几乎没有一天夜里能够睡好觉,也没吃过一顿好饭,一面要继续维持公司和工厂的运营,一面还得想方设法的打听他的下落,我还得自己安慰自己,逼着自己不让自己往不好的方面去想,就连接到了你们的电话,过来辨认过尸体之后,我都忍不住在心里暗暗的盼着,希望自己看错了,包括今天,我接到你打来的电话的时候,心里面还怀着这样的侥幸呢……”

  说到这里,她终于忍不住,掩面啜泣起来。

  吕露听她这么说,心里也很难受,眼圈也微微发红起来,连忙俯下身,柔声的安慰着哭泣的许梦怡。

  “很抱歉,没能够周全的顾及你的感受,”戈高沉默了一会儿,没有立刻开口。

  等许梦怡的情绪稍微平复了一点,他才开口对她说,“我想,你之所以回去之后一直没有联系我们,就任恒基前妻的联系方式那件事给我们一个反馈,也是基于同样的期待奇迹发生的这种考虑吧?”

  许梦怡微微颤抖的肩膀稍微停顿了一下,抬眼直直的看着戈高。

  吕露在一旁忍不住捏了一把汗,生怕刚刚平静一些的许梦怡又被戈高刺激的情绪崩溃,这个男人虽然每一次的措辞都足够礼貌,可是涉及到的问题可从来都是直奔主题,一点都不委婉。

  许梦怡眼神里闪过几分怨恨,深呼吸了几下,似乎是用来稳定自己的情绪,然后脸色难看,语气尽量保持平稳的抬起头对戈高说:“如果你愿意这么理解,我也没有意见,我有我的立场打算,现在我才是恒基的合法妻子,我的丈夫现在出了事,不管最后结果如何,眼下关于他的事情,除了我之外,我不希望还有别的女人插手进来。”

  “你刚才说,你还抱着一丝幻想,希望能够接到我们的电话,告诉你这个死者并非任恒基本人,之前是搞错了,对吧?”戈高也根本不在乎许梦怡的态度如何,一副兴趣盎然的样子,“我们想要联系任恒基的前妻,和是否需要别人插手你家里的事情没什么关系,你和任恒基结婚到现在没有孩子,他本人的兄弟姐妹、父母又都不在本地,我们需要他和前妻所生的那个孩子来提供dna样本,最终确定死者是否确实是任恒基本人。”

  “有那个必要么?”许梦怡的面色更加阴沉,“我已经顶着巨大的压力和恐惧,配合了你们的工作,去辨认了尸体,难道我还不足以认定死的那个人是不是我自己的丈夫么?那是我同床共枕共同生活了将近七年的丈夫!我比他的孩子对他还要更加熟悉!”

  “要是这么说起来,那可就有点意思了。”戈高点点头,手指摩挲着自己的下巴,“你一方面说自己很熟悉自己的丈夫,所以对认尸的结果很有信心,觉得自己绝对不会认错,另一方面,又说自己一直心存侥幸,觉得有可能搞错了,死者并非是任恒基本人。你只是害怕任恒基的前妻和孩子知道他的死讯?”

  “你胡说八道!”许梦怡脸色惨白,两手攥着拳头,死死的盯着戈高,“我为什么要怕恒基的前妻?你现在完全是在往我身上泼脏水,你根本就不能够理解一个女人和自己丈夫前妻之间的不同立场!”

  “很抱歉,我确实没有办法理解,因为在我看来,人命关天,一切都应该以死者的立场优先,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为了一己之私,阻碍了调查进度,不管嘴上说得多情深意重,都是空谈,根本站不住脚的。你说对不对?”戈高对许梦怡笑了笑,不像是在安抚,反倒像是一种挑衅。

  吕露在一旁手心都出汗了,心里面忍不住担心,怕戈高真的惹毛了许梦怡,最后会不好收场。

  许梦怡被戈高说得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抿着嘴唇半天没说话。

  吕露在一旁有好几次想要开口稍微安慰她几句,都被戈高以眼神严厉的制止了,话卡在嗓子眼儿里硬是没有说出来。

  过了一会儿,许梦怡径自从座椅上起身,拿着自己的皮包就往外走,吕露想要跟上去,被戈高拉了回来,只好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许梦怡大步流星、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门口。

  门在她身后重重的被关上,发出了砰的一声巨响,震得门边的一个柜门没有关严的文件柜也发出了声响。

  “这下好了吧,人被你气走了。”吕露有些泄气似的看了看戈高,“你刚才说那话确实有点太刻薄了,考虑考虑许梦怡现在的处境和心情,她现在也挺不好受的,哪个女的会高兴自己丈夫出事啊,她肯定心里面特别难受,你多体谅体谅她,她就不会这么生气了,事情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被闹僵了。”

  “谁说事情闹僵了?”戈高好笑的看了看吕露,“说起来,我也还想问问你,你是不是经常搞不清楚自己现在是什么职业什么角色?就像你当初选了这一行一样,一直都迷迷糊糊的?”

  “你什么意思啊?”吕露不满的板起面孔,虽然她板起脸来并没有什么杀伤力,“我当然知道自己是什么职业了,我是警察呀。”

  “既然知道,那你也应该明白,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才是真正的第一要务,你的任务是破案,那一切就要以破案为目标,别的都要位这个目标让路。”戈高很不赞同的对吕露摇摇头,“把你的同情心收一收,这件事现在距离所谓的‘闹僵’还差得远呢。”

  “你的意思是,还有转机?”吕露问。

  “许梦怡一会儿就会把任恒基前妻的联系方式给咱们发过来。”戈高说。

  “为什么呀?”

  戈高没有回答,不紧不慢的走回自己的座位坐下来,舒舒服服的靠在椅背上,不理睬在一旁一脸好奇等着答案的吕露,吕露追问了几句,见他不说话,好奇渐渐得变成了怀疑。

  “你吹牛瞎猜的吧?”她一脸怀疑的看着戈高。

  戈高只是笑笑,什么也不说,过了不到五分钟,戈高的手机忽然响了,屏幕上显示着刚刚收到了一条短消息,短消息是许梦怡发过来的,内容很简单,就只有一个名字和一个手机号。

  戈高把手机递给站在一旁的吕露,吕露连忙接过来,一看上面的内容,有些惊讶,连忙热切的问:“你是怎么做到的?你怎么会知道许梦怡离开之后就会把任恒基前妻的联系方式告诉咱们?”

  戈高没急着开口,伸手端起水杯刚要喝,发现杯子里已经没有多少水了。

  “给我,我来,我来!”吕露以为他是在卖关子,连忙从他手里接过水杯,跑到饮水机前帮戈高加了茶叶,倒了一杯热水端回来,递到他手里,“你告诉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蒙的。”戈高接过水杯,顺便给了吕露一个几乎不能够算作是答案的答案。

  “你觉不觉得这个样子有点太糊弄事儿了?”吕露不买账。

  “觉得啊,谁说不是呢!”戈高笑得有些狡诈,举起杯子对吕露点点头,“谢谢你的茶!”

  吕露不满的撇着嘴,瞪了戈高一眼,拿过他的手机,把上头的联系电话抄了下来,气呼呼的到一旁去打电话了。

  关于戈高是怎么能够确定许梦怡在负气离开之后,还会把任恒基前妻的联系方式发回来这件事,她自然不会这么简简单单的就放下不问,等回头有空的时候,吕露还是打算刨根问底的打听清楚的。

  不过戈高之前说的话对她倒也是一种提醒,身为刑警,第一要务是把案子查清楚,所以这件事就压到联系上任恒基的前妻之后再说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案战鹰,重案战鹰最新章节,重案战鹰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