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案战鹰 第467章扑朔迷离

小说:重案战鹰 作者:玄云剑鹤 更新时间:2019-07-02 12:10:25 源网站:顶点中文网
  办案人员了解到,思河村村民们非常希望把被烧掉的房子重新建起,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他们为了生计,多半外出打工,除去生活费用和日常开支,一年到头也就赚个二三千元,建房还是有诸多困难的。

  因为没有通往外界的公路可以去城镇购买建筑材料,建房成本十分昂贵,以运输一包水泥到思河村为例:目前水泥的市场价是15元,可每包水泥从山外用人工挑到源头要花35元的工钱。

  这样子,一袋水泥运到村里的成本就超过了50元,还有如砖、钢筋等建筑材料,根本就花不起。

  另外,虽说大部分村民不相信迷信,但事情的发展令他们感到害怕,无缘无故房子就会起火,活生生的村民无缘无故死亡,村子里太多的不幸令他们感到难过的同时也非常恐吓。

  系列大火接连吞没了90余间古宅,摧毁了早已了无人气的村庄。

  夜晚站在连片的废墟前,白惨惨的月光照在断壁残垣之上,墙影被错看成半蹲的人影,不安生的老狗在瓦砾堆中发出汪汪响声,不由得心生恐惧。

  据调查,思河村位于云黄市北部山区,与思济、插箕两县接壤,平均海拔850米,全村原在册登记户籍人数共171户1203人,村民以农、林饲养家禽为主,村里没有医疗设施。

  仅有老支记程四立的儿子程银祥开了个药店,以前程银祥曾到思济学医六个月,村里人有点头痛冷热什么的都去他店里配药吃。

  “几乎月月有丧事。”思河村村民说。

  而单是当年1至5月已死亡了8人,当年夏天的两场特大火灾,又烧毁了该村90间老屋,留下大片废墟,使数十户村民无家可归。

  这些一时无确切解释的现象,使不少村民迷信是“天火”降临,“神鬼”发怒。

  有人怀疑是因为挖断当地龙脉招致灾祸,有人怀疑当地饮食存在问题。

  据村民回忆,思河村的采石场有20多年历史,村里有50来户的人家买过石料。

  有30来户的人家用这个石料建房子,用这种石料建房子的村民有19位死了,但没有用这个石料建房子的也照样死人。

  由此,挖断了龙脉,受上天惩罚的说法不攻自破。

  传言在蔓延,恐慌在蔓延,害怕在蔓延。

  但种种关于神龙降灾的说法还是在村民口中演绎得有板有眼,“龙王发怒了,到别处去了。”“龙王bèichā箕的道士请去了,这里就不太平了。”

  ……甚至于当年5月那场被警方定性为电线老化所致的意外失火也被归咎到断了龙脉。

  有村民说,这个月的火灾据说是村里的程银祥去思济讲“灵姑”,说最近村里有一大灾难,讲后不久,村中即发生大火,非常灵验。

  但稍有科学常识的人都有知道“神龙降灾”乃子虚乌有的事情,别说“神龙”为何物尚无知晓,更何况被什么道士请到插箕乎,发怒乎!

  “神龙降灾”之说显然是无稽之谈。

  到思济调查五岭坑灵姑的民警也证实,预言之说纯属谜信,山区以前以“讲灵姑”为生的妇女较多,这类人本人身体较虚弱,做法事时嘴中念念有词,摇头晃脑,容易在某种檀香烟的气味cìjī下产生癔症,导致某些神经衰弱或敏感的人产生幻觉。

  所谓“天火”是那灵姑装腔作势装神弄鬼,妄自尊大,借以提高自己的声誉,骗取几个钱财用用罢了,并不足以为信。

  还有一种**是吃了猪肉的原因,思河村地处偏僻,村里每家每户在年首杀了猪后,猪肉都不卖,而是留在自己家里用,通常吃到年尾。

  所以,部分村民们认为是吃了太多的动物油的关系。

  也有村民猜测是种粮食时,用了甲胺磷等剧毒农药及其它一些杀虫剂,食物安全直接影响到人身安全的可能性等等。

  但是附近两路镇其他村庄也都是世袭这种吃猪肉的习惯,村民不仅相安无事,而且长寿的村民多得很。看来,这个理由也站不住脚跟。

  神秘死亡的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真相?半夜突发的大火,是否真的就是神仙显灵?

  程东周的那栋两层楼老屋也毁于最后哪一场大火,此前二个月,他的老母亲徐某妹也莫明其妙明其妙身亡。

  程东周无一技之长,在上海做小本生意,靠卖大饼油条艰苦谋生。

  时隔两月,老娘的尸骨尚未安宁,如今老家唯一的房子又被大火烧为灰烬,那可是命根子,赖以生存的全部财产啊!

  程东周想到此,惊魂未定之际,不禁泪如泉涌。

  程东周站在思河村他老家的废墟上发呆,由于大火焚烧,原来一幢楼房唯一能看出原貌的是用砖块砌成的炉灶,被烧成木炭的大梁横亘在碎瓦砾堆上。

  半截缝纫机、找不着盖子的菜锅、缺了口的瓶罐散落四处,成了村里几条家狗的玩物。

  他说当时着火时,邻居把家里几十公斤大米和一些碗筷之类的给抢出来,现在借用邻居的炉灶还可以吃些日子,但睡觉就是个问题。

  晴天可以用zhèngfǔ下发的被子,在院子里铺块木板就可以睡,雨天,只好到邻居的屋檐下躲躲。

  程东周说房子被烧了,有邻居叫他到他们那里住,但程却不敢。

  他说自己的房子是被大火烧掉的,眼下整个村子都不太平,自已二个月来家里接连噩耗,好像着了魔一样,自己不能把霉气带给人家。

  几天以来,程东周一直没有住进邻居的房子。程说,原先他对迷信也是不信的,经过这次火灾后,他渐渐地有些相信了。

  村中大部分村民都有像他这样疑神疑鬼的这种想法,而更多的老人坚信,村中一定出了什么问题,而且不是一般的问题。

  早在二年前,思河村民就向云黄市zhèngfǔ打报告,zhèngfǔ责令县卫生防疫部门组织人员前往思河村调查病症原因,经过几天工作后,他们得出的结论是:缺医少药,过度疲劳。

  但这并不能解决问题,医生走后,村民不正常死亡事件继续发生。

  按理,人的生老病死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思河村村民的死亡率超出了附近村庄,而且村民无缘无故地,说死就死。

  于是,有人推测这很可能是一起阴谋诡计,也有村人怀疑是有人投毒谋取杀。

  高翔将自己的想法和上述调查情况悄悄地向代理公安局长高峰作了汇报。

  chaptererror();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案战鹰,重案战鹰最新章节,重案战鹰 顶点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