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案战鹰 第46章 罐中码着钱

小说:重案战鹰 作者:玄云剑鹤 更新时间:2019-07-10 12:06:02 源网站:笔趣岛
  床上除了那张照片,什么都没有,高翔又把目光落在了床下的一口木箱上,既然在阿林床下,想来一定和阿林有关系。

  高翔拿出带来的那串钥匙,除了门钥匙以外,还有几把钥匙。

  高翔看了一下挂在铜扣上的锁芯,选出其中一把小钥匙插进去,“咔”的一声,铜锁应声而开。

  箱内只是一些换洗衣服,没有什么奇怪之处,但箱角的一个瓦罐引起了高翔的注意。

  这种小瓦罐一般都是用来腌制泡菜的,但是把瓦罐锁进箱子里又太过奇怪了。

  高翔拿出瓦罐,并不重,不像是腌有泡菜的样子。

  高翔打开盖子,罐内是一层已经晾干了水分的腌白菜。

  高翔伸出手指,将腌白菜扒开,下面的情景立即让他屏住了呼吸,罐中整整齐齐的码着钱,全是一百面额的。

  黄实他们感到奇怪,也过来一看,顿时都傻眼了。高翔小声地说:“这是赃款。”

  三人会意,他们立刻叫来坐在床上玩手机的那名男子,并打开摄像机,当着那男子的面把里面的钱清理了出来,不多不少正好十万。

  当高翔把钱放在床上的时候,那男子惊愕得说不出话来,谁都不曾想到,阿林这么个看上去的穷酸小子,箱中竟然藏了这么大一笔钱。

  高翔告诉那男子,这些都是赃款,并要求他在扣押清单见证人一栏签了字后,高翔把钱装回瓦罐中,锁好箱子,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拿着瓦罐回到了车上。

  车缓缓的行驶在路上,黄实却转过头来对他们说:“这两个现场都是白来的,你回去给你们高队说一下,别一天瞎折腾我们。这第一个现场,受害人本来就和嫌疑人有仇,她怎么可能会去仇人的家里,那不是找死吗?

  第二个现场根本不具备可勘性,且不说这么多人,就算找到死者生前活动的痕迹也不具有排他性。再说了如果在此种环境中杀死自己的熟人,恐怕不需要你们去破案了,线索自然会飞到你们耳朵里……”

  高翔无言以对,今天这两个现场看样子的确是没什么收获了,虽然他们找到了赃款。

  孙林在一旁打圆场道:“嘿嘿嘿,这手中的物证,我们会尽快给出分析报告,明早我就给你们。”

  高翔无奈的耸耸肩,表示感谢。

  抱着做完痕迹检测的瓦罐回到办公室,黄涛已经先高翔一步回来,此时正十分投入的盯着电脑屏幕,时不时的扶一下掉下来的眼镜儿。

  “就你一个人?他们呢?”高翔问。

  “鲁帅和韦紫凌去K市了。”黄涛没抬头,双眼依旧紧盯着电脑屏幕,手指在键盘上快速移动。

  听到这个消息,高翔既没有兴奋,也没有醋意,也许是这么多天固定的搭配模式让已经变得有些麻木,当高翔听到鲁帅和韦紫凌能够单独出差办案的时候,竟然没有一丝酸酸的感觉。

  亦或是这段时间的相处,高翔对韦紫凌早已没有当初的那种新鲜感了。

  “你那边弄得怎么样?”高翔放下手中的东西问道。

  黄涛抬起头,转动身下的旋转座椅,对着高翔道:“还算顺利,宾馆和周边的视频全部拷了。”

  “有没有什么发现?”高翔充满期待的问。

  黄涛扶了扶眼镜儿,一本正经的说:“你还别说,阿林出宾馆后十分钟,徐小娟就跟着出了宾馆,而且走路的姿态,明显不像是受过伤的。”

  高翔也坐着,手撑着下巴,说:“那这阿林还真不是凶手了。”

  “反正在那宾馆中他是没有杀害徐小娟的,至于后面有没有可能这得天知道。”黄涛点头,接着他又问高翔,“怎么样,你那边如何。”

  高翔如实的说了一遍。

  黄涛立刻心花怒放的样子,嘴里流着哈喇子的把手伸向瓦罐:“我靠,十万块呢,老子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

  高翔“啪”的一下打掉他的手,把包着报纸的瓦罐揽入怀中:“看个球,还没给高队交差了。”

  黄涛白了高翔一眼,悻悻的收起手,把目光又转向了电脑。

  看黄涛有些生气的样子,高翔也没搭理他,把那些钱拿出来放到高翔桌上放好,仔细填写起涉案物品清单来。

  正忙活着,高峰从屋外走来,看了桌上的情况,问高翔:“钱是从哪儿找到的?”

  高翔如实做了回答。

  高峰看了看时间:“走,我们去把阿林的刑拘办了。”

  高翔“哦”了一声,和高峰一起把阿林从留置盘查室带出来,做了指认笔录后,把这笔钱送去了局物证室。又和高峰一起以抢劫罪把阿林送去了市看守所。

  回来的路上,高翔禁不住问高峰:“高队,那个姗姗怎么处理?”

  高峰斜靠在副驾驶座椅上,十分深沉的说:“放了。”

  高翔大为吃惊,很不解的问:“怎么就放了?”

  高峰摇摇头,露出难以言表的神色:“我们现在没有证据证明她有犯罪行为,就连阿林这案子,可用的证据也不多。”

  “可我们还是可以先将她刑事拘留啊,再从阿林的口中反扣姗姗作案的口供。”高翔不解的说。

  高峰道:“没有必要,到时候还要办取保候审,放姗姗回去正是为了引出她的狐狸尾巴。”

  高翔若有所思的点头,对于高峰的思维,以高翔现在的境界是很难明白的。

  当他们将姗姗从留置盘查室内接出来时,姗姗见到他们就像是见到亲人一般,说着说着就要过来给他们一个热情的拥抱。

  高翔倒是来者不拒,高峰却曲曲手臂,委婉的将姗姗挡在了一臂之外,面带微笑的道:“姗姗姐,委屈你了,现在开始,你自由了。”

  姗姗面带桃花,眼送秋波,直接在高翔身上激起一个寒颤:“哪里的话高队长,这市民配合你们公安机关是应该的嘛,只不过我这身衣服倒是不能要了,晦气。”

  高峰嗤嗤嘴,讨好的说着:“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以姗姗姐的实力,换身衣服还不是一个电话的事儿。”

  “呵,高队长不愧是高队长,这话说起来就是中听。”姗姗倒是十分享用高峰的说辞,看样子她是想尽可能的拉拢他。

  领取了随身物品后,姗姗谢绝了他们送她的请求,实际上这也是高峰临时说起的,为的是充分的表现出公安机关的歉意,让姗姗放松警惕,但姗姗坚持不再坐局子里的车子,在门口打了个出租车,消失在了他们的眼前。

  对姗姗姐的消失,高翔还有些意犹未尽,这今天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了,竟有些依依不舍的感觉。

  高峰给了高翔一个响栗,疼得高翔眼泪都差点流出来,这家伙倒好,不管不顾,自个儿回办公室了,弄得高翔心有委屈却没处述。

  高翔揉了揉脑袋,眼泪哗哗的跟着高峰回到办公室,黄涛这小子却在愉快的玩着愤怒的小鸟,高翔心里不禁暗暗偷笑,这下有你小子好看的了。

  没想到高峰竟然走过去,顺手拿起放在黄涛一旁的打印纸看起来,对黄涛的行为直接无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案战鹰,重案战鹰最新章节,重案战鹰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