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案战鹰 第632章醉酒不慎坠楼

小说:重案战鹰 作者:玄云剑鹤 更新时间:2019-07-10 12:06:02 源网站:笔趣岛
  高朋打开勘查灯,开始了对地面的搜索检查,这时候屋子里面很安静,静得能听得到自己的呼吸声。

  突然,高朋觉得身后有异样,好像有人正在看着他,这种强烈的第六感觉伴随着一身鸡皮疙瘩迫使他转过头来。

  他的身后果然有人,这个人红唇白面,披散着头发,乍一看还真是吓了一跳,再仔细看,还想看,大大的水眸子,天然俊秀的眉毛,圆润的鹅蛋脸,上身穿着雪白的衬衫,下身穿着水洗白的牛仔裤,这正是高朋梦中经常出现的警花胡晓英。

  高朋假装生气:“你怎么来了,不声不响的,吓死人不偿命啊!”

  晓英撅起了嘴:“我想来啊?睡得正香呢,被战队打电话吵醒了,他说这里的人手不够,害的我头发都没梳,打个摩的就跑来了。”

  高朋看了看晓英的头发,柔顺的垂在肩上,像黑珍珠一样的迷人光泽和扑面而来的少女芬芳,高朋哪里还有气可生呢?

  “大美女,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个现场吧!”

  听到“大美女”三个字,晓英的脸上居然有了一丝绯红,她轻轻的应了一声。

  现场是水泥地面,足迹很杂乱,看得出来地面是不经常打扫的,高朋和晓英认真的对客厅地面上的每一个完整或残缺的鞋印进行拍照固定。

  由高朋蹲在地上用勘查灯斜着照着,鞋印边摆好一把尺子,晓英端着照相机弯下腰,对准鞋印,咔的一声按下快门,然后再打开液晶屏看看是否符合标准。

  二人虽然没有说话,配合得却是相当的默契。

  二人一起来到了阳台边上。

  “从尸体的位置来看,应该是从这里坠落下去的。”高朋首先打破了沉寂。

  “嗯。”晓英轻声的附和了一句。

  “看看有没有搏斗过的痕迹。”晓英指挥着高朋。

  “嗯,好像没有,但也很难说,你看阳台上那个洗衣盆,里面还浸着衣服呢,但板凳的位置明显不对,被移动过。”

  “是啊!”

  晓英仔细的观看,这里是一个露天的阳台,面积并不算大,中间放着一个大号的塑料洗衣盆,几乎把整个阳台都给占满了。洗衣盆里的衣服像是洗到了一半还没有漂清。所谓护栏只是用水泥砌成的矮墙,反常的是本来应该放在洗衣盆边上的板凳居然被移开了,贴着靠外面的水泥墙护栏放着,因为这里是顶楼,板凳面朝着天。

  高朋比量了一下,护栏的高度还不到他的腰部,“这么矮的护栏,即便是想要跳下去,也没有必要站在板凳上吧,死者是中等身材啊。”

  “看看板凳上面有没有脚印?”晓英继续指挥着。

  高朋把勘查灯侧过来,用近乎平行的光照着这个板凳面,这是一个未经油漆过的板凳,只能看见上面若隐若现的有一些浮土,“不太明显。”高朋实话实说。

  高朋把灯探出阳台,照着下面,“师姐,你看,那些白花花的东西是什么?不会是脑浆吧?”

  晓英也把头探出了阳台,在灯光的照射下,三、四、五楼的阳台玻璃上和墙上散步着一些白色的星星点点,“看不出来,要不然你去取点样来看看。”

  “姐,手不够长啊。”高朋作出一副十分无奈的样子,“要不然你来试试?”

  晓英也很无奈,“楼下闹哄哄的,三楼、四楼、五楼却都关着灯,这说明屋里没人,我们暂时没有办法取样了。”

  “大美女,我总觉得这间屋子有哪里不对劲,你有没有觉得?”

  “小子,你可别吓我啊,不过,好像是有哪里不太对。”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各自在脑海里搜索着记忆,突然,两人同时睁大了眼睛,伸出手指着对方,二人几乎异口同声:“没—有—厕—所—”。

  难怪,这么老的建筑,设计方面有些照顾不到的地方也可以理解。

  “师姐,你说人在高空坠落后,脑浆能溅起这么高来吗?”

  “我只比你早进警队一个多月,你问我这么高难的问题,你叫我怎么回答你呢?。”晓英摆出一脸苦相。

  这时嚎哭的声音传过来,是死者的家属们到了。

  派出所的同志拼命拦着,“里面是局刑侦的专家正在勘查现场,请你们配合,先不要进去。”

  高朋很受用“专家”这两个字,“哥们儿,让他们站在门外看看吧,没事儿!”

  “领导啊,我老公命苦啊,他今天晚上去喝送葬酒,我也有事没在家,不知道怎么就出事了。”一个中年女人边哭边诉。

  旁边还有一个人,猜不出是死者的什么亲戚,“领导,可能是酒有问题吧,这酒是私人家里酿造的,酿酒的老板和今天做丧事的那户人家理应对此负点责任吧!”

  高朋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来一幕幕场景,他自言自语了一句:“酒有问题。”

  “酒能有什么问题?喝了酒会跳楼?”晓英瞪大了美丽的眼睛。

  “额~~,确切说是问题出在了酒上。”

  “什么意思?你把我给搞糊涂了。”

  “我也只是猜测而已。”

  “说说看嘛。”

  晓英扯大了嗓门:“派出所的同志可以叫家属先下去了,这里还要拍照,人多了会有影响。”

  “好的,你们先下去吧。”派出所的同志积极配合,连推带搡的把家属们带下去了。

  “现在没有人了,你快点儿说吧。”,晓英显得有些急迫。

  “应该是这样的——方先生喝的酒本身不会有什么问题,他回家的时候已经有些醉了,走起路来都是摇摇晃晃的,正赶上方先生的妻子又不在家,家里面没有人能够照顾他,他就随便睡下了。

  等到了半夜,他渴醒了去找水喝,忽然感觉自己要呕吐,但是家里并没有卫生间,他打开了门打算下楼,但下楼去吐有很长的楼梯要走,肯定是来不及了,他忽然想起了家里有个大号的洗衣盆,他来到阳台一看,盆子里面还占着衣服呢,所以他选择了从阳台直接呕吐到楼下。”

  “听你讲的跟真事儿似的,让你写小说呢!”

  高朋挠了挠头皮,“我以前在老家经常醉酒,所以能想象的出来喝了酒之后的样子。”

  “那你接着说吧,你的意思是说方先生是因为醉酒呕吐才不慎坠楼的?”

  “是啊,本来隔着栏杆不至于坠落,但是方先生因为怕呕吐物溅到邻居家的玻璃上引来麻烦,就搬了洗衣盆边上的凳子,站在凳子上使自己的身体能够探出去更远,可是呕吐的动作使他的上半身更加的下俯,最后一不小心失去了重心,于是就酿成了悲剧。”

  “听起来似乎有些道理,但是楼下可没有什么呕吐物啊!”

  “一部分在墙上和玻璃上了,灯光下那些星星点点的白色就是,另外一部分应该就在地上,有些正被尸体压着,有些散落在地上和脑浆、鲜血什么的混在一起了,所以看不出来。”

  “唉,方先生本来也是一片好心,一条板凳断送了性命啊!”二人都有些唏嘘不已。

  “说来说去,是酒有罪啊!”晓英突发感慨。

  “嗯,也不全是,如果照你这么说,板凳也有罪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案战鹰,重案战鹰最新章节,重案战鹰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