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案战鹰 第393章 珊珊露形

小说:重案战鹰 作者:玄云剑鹤 更新时间:2019-07-02 12:10:25 源网站:顶点中文网
  韦耀文越看照片越来气,咬牙切齿道:“我不能放过你!”

  他把杨行澜叫来,将照片摔给他:“她步步紧bi)我!”

  杨行澜先瞟一眼怒火中烧的韦总,然后看照片。

  “你说怎么办?”

  “简单。”杨行澜揣度透他的心理,做个扭断动作,“整死她!”

  “好好看看照片上面的人是谁?”

  “姓高的警察嘛。”杨行澜说,“他不就是她的……”

  “单单是初恋人倒好了,他可是刑警副支队长。”韦耀文嘴这么说,一种受辱感使他的脸、脖子喝了酒般的酡红。“我怕她对他泄了咱们的底儿。”

  “就是呀!早点动手,免得她自首、坦白。她得到从宽,我们呢?”

  韦耀文做事历来把稳持重,杀人,行动必须万无一失。他怎可轻易就点头呢?

  杨行澜对他说一切都安排好了,只等他下令。

  他说:“我再想一想。”……

  高翔与他是老表关系,有一定交,他不想让韦耀文知道。

  像似有雾飘洒,他觉出湿漉漉的,5月份里云州还很少下雾。

  他仰望天空,黑乎乎的,是人们说的牛毛细雨吧!

  让雨淋淋的滋味儿也不错。

  下午吴念梅打来电话,说戚正华今晚到云州,她想明后天请他吃顿饭,问他参不参加。他想了想,决定去,说:后天吧,后天我有时间。她说那就后天。

  戚正华?他盘算着,在他回云州期间动手……天赐良机!他从藤条椅子上站起来,腿有点酸,他活动一阵,才走下山去。

  开保时捷出药业大厦后他给杨行澜打了电话,让他到北大桥602路公共汽车站等他。

  他们把车停在河边。

  “你们准备在哪动手?”韦耀文问。

  “她的总经理室在主楼,营业大厅在裙楼,从裙楼顶潜进入,趁其不备勒死……”

  “不行,同她一个楼层的还有酒店其他人员,邓冰的卧室和她中间隔着很薄的栅板……”韦耀文否掉了杨行澜的计划,他说,“她每月做两次美容,到胜美诊所去做点丰。

  “行澜,今天是29号吧?”

  “是5月29号,星期四。”

  “那正好,后天周六,她夜里肯定去胜美诊所。”韦耀文说,“胜美行医手续不全,偷偷地开业。在红房子区的螺旋胡同,那里太窄进不去车,她走着进去。邓冰送她到胡同口,然后开车回酒店,两个小时后再开车接她。”

  “就在螺旋胡同下手。”

  “今晚你带人到螺旋胡同看看,选准地点……金胖头怎么去?”

  “骑摩托。”

  “好,那样易脱。”韦耀文仍不放心,嘱咐道,“做完事让金胖头马上离开本市,一天都不能呆。”

  “放心吧,我安排。”

  他们从河边回市里,在车上韦耀文又叮嘱一番,他最后说:“螺旋胡同黑糊糊的,金胖头别杀错人……”

  “我带他到梅园酒店去过两趟,他说他记住她的长相了。”杨行澜有把握地说。他在樊焕家附近下车,韦耀文将车开走。

  杨行澜揿门铃,一次、二次、三次没开。他打他的手机:“焕你在哪?呲!在家,我就在你家门前,快开门吧!”

  哗啦,樊焕穿着睡衣来开门。“对不起杨哥,揿铃我没听见,正干活儿呢!”

  “干活儿?”杨行澜轻蔑的目光瞅他,往里走,他朝开着门的卧室扫一眼,双人上零乱的被子里藏着个人,长长的头发从被头处露出来,“对不起,耽误你干活儿了。”

  “杨哥这么急来找我,有事?”

  杨行澜向门外摆头,示意他出外说,在此不方便。樊焕一下就明白了,高声说:“哦,公司开会,您等我一会儿,我穿上衣服。”

  “我在门外等你吧!”杨行澜开门出去,他不想让他们太尴尬,直接到楼外等他。

  很快,樊焕喘吁吁过来,他下楼一定很急。他说:“对不起,杨哥。”

  “说对不起的该是我。”杨行澜说,“搅了鸳鸯会……她是小几呀?”

  “三儿!”

  “妻妾成群,行啊,老弟!”杨行澜向迎面驶来的

  出租车招手,待那辆车调头的工夫,他说,“老板的事后天晚上办,现在去找金胖头,我们去踩踩点。”

  “杨哥亲自来找我,肯定……”出租车到跟前,他不再说下去。

  “到哪?两位师傅。”司机问。

  “车仆洗车房。”

  车仆洗车房很出名,出租车司机几乎人人知晓。他们两人在车上闭紧嘴巴,到了车仆洗车房前,他们下了车,还需步行100多米远就到铝合金、塑钢门窗一条街。

  出租车可以直接开到肥子铝合金装潢店门前,半路下车处于安全考虑。

  肥子铝合金装潢店的卷帘门透出黯淡的灯光。樊焕上前敲门:“居巧玲!肥子!”

  布门帘掀开,白赤亮的坨子在门前,居巧玲迷瞪道:“你,怎么?”

  “找胖头有事。”

  “俺刚躺下……明个不行吗?”上下一般粗的白坨子,像头肥胖的白条猪,她真没愧对光荣绰号,“俺今晚有事儿。”

  “我们出去一趟,用不上个把小时,你先忍耐着,他回来你们再接着干。大长的夜……”樊焕把一件美妙的事说得有些不堪入耳,说,“还愣着干吗,去叫他。”

  白坨子走进里间,因好事被破坏,嘟嘟囔囔道:“真会赶点儿,偏偏这个时候……胖头,起来吧,姐夫叫你。”

  一听姐夫樊焕找他,金胖头一骨碌爬起来,急乎乎地包赤条条裹赤条条,一边系裤腰带一边出来:“关哥,进屋吧。”

  “你赶快出来。”樊焕问那件的事,“刚开始,还是半路?”

  “才爬上马背。”金胖头将那被冲散的事说得隐晦。他问:“我用骑车吗?”

  “不用,撒梭点!杨哥在对过等着呢。”樊焕催促,他朝里间喊:“肥子,姐夫走啦。”

  “走呗,像谁欢迎你来似的。”里间传出埋怨的声音:“啥时来不行,非这个时候……”

  “呃,我算把肥子得罪喽。”过马路时,樊焕说。

  “我们每一歌,你搅了场子。”金胖头低声音说,“她瘾贼大。”

  “都说瘦女人瘾大么,她恁肥……”

  “终归挨x没够!”金胖头说得露骨、秽。

  他们三人打车到红房子区,杨行澜照韦耀文说的,找到那条幽暗、森的胡同。他说:“这就是螺旋胡同。”

  “黑咕隆咚的。”金胖头叨咕一句。

  “最好让你的舌头休息一会儿。”樊焕呵斥他,金胖头没敢再吭声。

  他们跟头把式地走完不很长的黑胡同,没遇到一个行人。可见此处相当冷僻。一盏白炽灯照亮了整个砖瓦房小院,铁大门敞开着,有三台

  摩托车和几辆自行车停放在院里,显然这就是胜美诊所了。

  “我用步量了量,从胡同口到诊所180多米。”从螺旋胡同回来杨行澜说,“螺旋弯的地方有个铁垃圾箱,胖头你就埋伏在那,待她走过来……摩托车别熄火,撤离方便。”

  高翔在他的办公室召集鲁帅、胡雄伟、廖雄、韩梦开会,研究下步行动。

  “雄伟说说况吧!”高翔说。

  “是这样,我同韩梦跟踪老鼠,他近期很活跃,频频出洞……”胡雄伟介绍道。

  坐在轿车里,胡雄伟不时地看一本旅游小百科书,韩梦静静坐在副驾座位上,聚精会神盯着保安看守的锦城大门。

  窗外5月最后一天的阳光格外晴朗。这些子天空深蓝色,向下沉离大地近了许多。南湖公园树上仍有一些迁徙的鸟枝头啁啾,歌喉圆润,声调缠绵……

  一只丑陋的木叶蝶落在车窗上,竖起的翅酷像两片枯叶。她不喜欢它,用手指敲打窗玻璃想轰走它。

  它多毛的大头上突出复眼死呆地望着她,棒似的触角凶着她,纹丝不动。她手点着车窗玻璃说:“赖子,小赖子!”

  “哎,你说老鼠吗?”胡雄伟合上书,抬眼看她,问。

  她指向车窗,木叶蝶离开车窗,一片枯叶似的飘飘飞走。“真讨厌。”她反问道:“你认为呢?”

  他见她现出一副严肃的神,碰到她哪根敏感神经上了?他没回答。轿车内发闷,他将车窗摇落条缝儿,绿色植物被太阳晒后散发出青生味道,直往鼻孔里钻。

  先前,老鼠车子在百货大楼前接个女孩,那时胡雄伟、韩梦的车距离远,只看到苗条女孩背影闪进富康车。他们跟上他们,一直到锦城大门前,那个女孩下车。

  胡雄伟问她:“认得她吗?”

  “兰淑琼。”她说,她看清是兰淑琼,心里像刮着暴风雪似的打着旋儿,一阵阵发凉。

  兰淑琼对门卫的保安说些什么,保安打开大门放进去富康车。轿车开到3号

  别墅前停住,兰淑琼下车独自进去。他把车开向远离3号别墅的围墙处,车就放在那,然后步行回3号别墅,他回了一次头,面孔进入韩梦的视线。

  胡雄伟把车停在南湖公园的林荫下,监视3号别墅。

  3号别墅大门吞进去肖经天的魁梧躯,韩梦心中的暴风雪加剧,蓦然变得雪块崩裂滚下高山……

  胡雄伟突然提到老鼠,她心中油然湿漉漉起来……

  “他一个人出来!”胡雄伟发现新动向,说,“韩梦,我们跟上他。”

  她才缓过神来,系好安全带。

  富康车到联通公司营业大厅门前停留,推断他去交手机费。然后他到一家超市,滞留时间要比在联通营业大厅长些。他出来时满手拎着采购的副食品,较大的箱子饮料装进后备箱,其它东西放进车里。

  车从超市停车场开出,经过几十分钟的行驶,停在一个居民小区。胡雄伟看眼小区的牌子:栖贤社区。

  肖经天得分批将物品带上楼。他拎了几个方便袋,进18号楼4单元。新的况出现了:一个材颀长的女人随他下来取东西,他们一起上楼去。

  “她是谁?”韩梦惊愕,问。

  “没听说他有家有老婆。”胡雄伟怪讶。他跟踪肖经天差不多两年,从没发现他到这个地方来过。这个女人是他的什么人?

  他们监视下去,一小时、两小时、三小时……夜幕垂落,仍不见他下楼。

  胡雄伟说:“收吧,今晚他不一定离开了。”……

  “栖贤社区18号楼?”高翔忖量片刻,他想到一个人,疑问:“是不是珊珊?”

  “不是,我们找栖贤社区警务室秦警长了解,那个女人叫刘红英,原房主宋国柱,无职业。5年前栖贤小区住宅楼对外销售,他购买18号楼4单元3楼302室,和那个女人居住。

  一个月前宋国柱病死,这个女人自己住着。”胡雄伟说。

  “刘红英有无职业?”高翔问。

  “秦警长说他上任一年来从没见她出过小区。”

  “那她的生活来源?”高翔疑惑,“老鼠和一个从不出楼的女人来往,很奇怪。”他问,“雄伟,还有别的么?”

  “没有了。”

  “好,接着往下来。”高翔转向韩梦,“韩梦说说你的况吧。”

  韩梦说:“只见兰淑琼一次面,谈5分钟话。”

  “没了?”高翔问。

  “没啦!”韩梦说。

  “见面一次谈五分钟,谈些什么?”高翔表露出对她工作不满意,“总不是聊天吧?”

  “就是聊天,我们谈论今年夏季流行什么服装……”

  “我们往下进行。”高翔可不愿意听她说夏季流行什么时装,他说,“方才,雄伟,还有韩梦介绍了况,现在我们研究下一步行动。”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重案战鹰》,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chaptererror();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案战鹰,重案战鹰最新章节,重案战鹰 顶点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