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案战鹰 第387章 两线作战

小说:重案战鹰 作者:玄云剑鹤 更新时间:2019-07-02 12:10:25 源网站:顶点中文网
  一种潜藏在他内心深处的凶恶念头,虫子一样爬出来:死去的人和睡着了差不多!

  韦耀文感觉到得意的血周沸腾,他仿佛看到企图的成功。自言自语道“同我斗,哼……”

  之后,他再也睡不着了。

  “我同意你们的计划,老鼠的最新动向值得注意。”他说到此顿了顿,略微沉思,看眼高翔,说:“你和她谈了吗?”

  “还是高支队谈合适。”高翔说,“我是她的姐夫……”

  高峰见局长和高翔都在看着他,紧吸几口将烟蒂捻灭在烟灰缸内,说:“会后我找韩梦谈。”

  高勋今天将刑警支队正、副两个队长召集来,研究他亲自抓的老鼠案子。

  从时间长度上算,此案算是“马拉松”。

  这要追溯到三年前,或更早一些时候,作为刑警支队的精干或叫王牌探员肖经天,押解嫌疑人途中工作失职使珊珊逃脱,他受到处分。

  可珊珊倏地消失,再没出现,使刚刚获得的云州市贩毒线索就此中断,一中断就是两年多。

  当时公安局党委对肖经天做出行政记大过,调离警队,下派到基层锻炼的处分,考虑到他从事刑警工作多年,多次立功,加之珊珊脱逃细节没弄清梦,故此从轻处罚,目的是给他个机会。

  谁想到他自己坚决辞职离开警察队伍,去创办事务调查所,当起私人侦探。

  但他的事并没因他脱下制服而完结,警方怀疑他与珊珊及那个贩毒集团有某种联系。

  珊珊逃脱,云州毒品交易戛然而止。两三年里未见毒贩活动,这能否与肖经天有关?

  高勋决定指派精干刑警对肖经天进行秘密调查,为了保密起见,称为老鼠案。

  “他受雇吴念梅调查已结束,按道理说他不会再与被调查者来往,”高翔的话被高峰打断,他插进一句话,“不是一般来往,亲密接触。是吧,高翔。”

  高翔点点头,接着说:“对,亲密接触,他在受雇吴念梅调查期间就同被调查对象……我们需要查清肖经天的目的。”

  “当然不排除被兰淑琼的美貌所吸引,他追求她。”高峰分析道:“肖经天妻子死后,没再婚,也没听说他有女朋友。”

  他有些迷惑的目光落在高翔脸上,他知道肖经天曾英雄救美从毒贩手中救下少女韩梦。

  后来也多少听说韩梦公开说非肖经天不嫁,再后来没人提及此事了。

  高翔读懂了他的目光,不置可否地微笑一下。他继续分析道:“兰淑琼也可能喜欢上英俊潇洒的肖经天。”

  “能否排除敲诈勒索?”高勋说,“他掌握兰淑琼和韦耀文的……因而勒索她。勒索钱物?勒索美色?”

  “据我对他的了解,勒索钱财大不可能,私人侦探很挣钱的。我认为他的目标还是兰淑琼。”高峰说着自己的判断,“他的那张脸,容易让女孩子一见倾心。”

  “高翔,你怎么不吭声?”高勋发现高翔沉默不语,表沉思状。

  坐在沙发上的高翔子前倾,专注地听他们两人的分析。

  局长点他名,他说:“肖经天不仅仅是迷恋上兰淑琼那么简单……但是在没弄清兰淑琼的况前,很难下结论。我觉得肖经天又有什么猫腻。”

  “对!尽快接近兰淑琼。”高勋局长说。他们研究了一行动方案。

  他最后说:“阮培成的案子已破,主谋鲁正朗病死,杀手邹文彪被杀,柯凯供述了全部犯罪过程,此案侦查终结移交检察院吧。倒卖旧心脏导管的犯罪嫌疑人都已到案。

  姚慧死亡之谜至今未解,郑写意是她的主治医生,对他的审讯要加大力度,争取拿下他的口供,你们认真研究研究。”

  从局长室出来,高峰和高翔一起回支队长办公室,他俩坐下来研究下一步行动方案。

  “我们还是一明一暗两条战线作战,我带人突审郑写意,你还负责跟踪老鼠,考虑到你们工作量太大,廖雄调给你吧,还有韩梦。”高峰说。

  “你还没同她谈,人到底行不行。”

  “没问题,人聪慧、机灵,咱俩商量完事我立即找她。”他发觉高翔隐忧什么,说:“你对她好像不放心。”

  “机灵满机灵的,只是刚刚接触刑案,怕……”

  “哎,你可别小觑这一茬儿人,我观察实习的这几个学生,素质相当好,是干刑警的料,韩梦是他们当中的佼佼者。她长大了,是警校的大学生,即将走上工作岗位的刑警。”

  “是,是长大了。”高翔也认为高峰说得在理,“我担心她完不成任务。”

  “接近兰淑琼,她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了。她们是同学,关系较好。”

  “我是说,单一兰淑琼还好说,肖经天……”他顾虑,他们的

  “曾经”令他放心不下,说,“派她接近兰淑琼,我并非持有疑议,而是有原因的。”

  “肖经天怎么了?”他觉得高翔今天说话有点拙嘴笨腮的。

  “有什么特别的原因?”

  “韩梦过肖经天。”

  “你对我说过。”高峰说,“都是过去的事喽,况且是昙花一现。”

  “他们相处曾几何时,他是彻底忘掉她了,可她对他像似恨不起来,悠悠的……一旦调查深入,涉及到肖经天,我怕她黑白混淆,误事。”

  “好吧,我认真同她谈谈。”高峰说。

  高翔回自己的办公室。胡雄伟躺在沙发上,用本杂志盖着脸,他掀开报纸,坐起来:“高队,我等你半天了。”

  “眼睛这么红,昨夜……”高翔见自己的部下、搭档红眼耗子似,眼睛布满血丝。

  “和舒婷在劳动公园露椅上坐了一夜。”胡雄伟很坦率。

  “同她坐了一夜?”高翔诧异,从上到下打量他,仿佛看他丢没丢什么东西。

  “你如此坦白,我就不批评了。可是,一男一女,处在青躁动期,在公园雕像一般地坐着?”

  “我们公私兼顾。”胡雄伟诙谐地说,玩笑就此打住。

  他说,“舒婷说阮培成有一次告诉他,郑写意很不讲医德的,配制

  减肥药骗人钱财,阮培成怀疑姚慧之死与郑写意的减肥药有关。”

  “哦,这倒是新发现。”高翔说,“我们应该再找舒婷谈谈,了解……”

  “她人都到上海了。”胡雄伟说时目光透过窗户放眼天空,显然,舒婷乘飞机走的,低语道:“她永远离开了云州。”

  “真遗憾。”高翔一语双关了,见搭档流露出懊丧神,想宽慰他几句,一时找不到恰当的词儿。

  韩梦敲下门,未等许便走进来,先和胡雄伟打招呼:“胡哥,你在这。”

  “韩梦!”胡雄伟看出她有事找高翔,起道:“高队,我在隔壁等你。”

  “雄伟,你回家睡一觉,晚上我给你打电话。”高翔说,“手机开着,别关。”

  “高支队让我找你。”韩梦待胡雄伟走出去后说。

  “不是找,是报到。”高翔横眉立目的严肃。

  她总是害怕,她急忙改正,“刑警韩梦向高队报到,请指示。”

  “实习刑警。”他鸡蛋里挑骨头,纠正道,“坐下吧!”

  “装!”她心里暗暗说。

  在姐夫兼副支队长面前,受三座大山压迫般的委屈。

  时不时地也敢拿话讽他,“你别天寒地冻的好不好,谁怕你。”

  “工作的事明天再谈吧!”高翔掏出50元钱,吩咐道:“买只鸡,要农家笨鸡,送到我们家去,你留下吃饭。”

  肖经天赴约来到飞瀑咖啡厅,女服务员笑脸迎上去:“您是回药业韦总的客人吧?”

  “是。”

  “韦总请您等他。”服务员引导他到离水边很近的一张桌子,“韦总订的桌子。”

  肖经天坐下来,心中隐隐充满了得意,韦耀文约见自己早在预料之中。

  轻悄的脚步声移近。

  “肖先生吧?”

  “韦总!”肖经天欠下子,被韦耀文手势按下。

  “对不起,让肖先生久等了。”

  服务员端来咖啡,两个人有共同的嗜好,喝苦咖啡不加糖。

  肖经天说他从小就不喜欢甜的,韦耀文说他原来喜欢甜的,后来就不喜欢了。

  这些话,明显无聊,与今天会面要谈的事风马牛不相及。

  “我们开门见山吧。”韦耀文说。

  “开门见山好!”

  “我妻子曾雇用你……”

  “请韦总谅解,我们私人侦探有行业规则的,也可以叫职业道德,一般要为雇主保密的。”肖经天说,“尤其是不能透露具体细节。”

  “肖先生没听懂我的意思。”韦耀文压低些声音,“我想请肖先生……”

  “调查谁?”

  “我妻子。”

  “调查她什么?”

  “拿到我的证据……她要干什么。”

  他约我到这里来就为此事吗?肖经天想。

  他原以为韦耀文见到照片后,为搞明白谁调查他一定找上门来,到那时他可以卖卖关子。

  假若他不追问调查人,而是

  “消除影响”要底片什么的,他也要把吴念梅调查他透露给他,这是他的计划步骤。

  现在看来,韦耀文自己猜出调查是妻子所为,他为自己的胜利沾沾自喜。

  “不过,您不要把事想得过于简单。”肖经天不遗余力地挑拨、刺激他说,“作为你的妻子她雇用私人侦探,说明她很气愤,想利用一切手段弄到你的证据。

  我想证据到手,她不外乎做两件事:阻止你和人继续来往,再就是诋毁你的荣誉。如果是第一种况,她拿着证据同你理论,让你承认错误,并迫使你作出保证等等。

  但是后一种的目的,就比较复杂,她以证据为武器,致命打击你,如将照片翻印复制,大面积散发到你的工作单位,甚至给你的人,那样满城风雨就不好收场喽。”

  韦耀文神变得懊丧,私人侦探的分析相当透彻,她不会轻易放过自己,女人为捍卫自己的尊严,啥事都干得出来。

  他说,“如此说来,我遇到了麻烦。”

  “是的,很麻烦。”肖经天尖锐地说,“因为你的社会地位、份……她可能把你推向绝境。”

  “我想跳出来,摆脱她。”韦耀文皱眉头,“那些照片发散出去,我就彻底完蛋了。”

  “摆脱她并非像赶走一只垂落在上的蜘蛛那么轻易,她既然下功夫调查你,获得有力证据,您想她会怎样使用证据呢?”肖经天用了“使用”一词,显然强调吴念梅必须利用这些证据。

  韦耀文体发僵,目光呆滞,整个人如一只死蚕僵着。

  “其实,我的选择很错误……”韦耀文没把话说完。

  “您指什么?”

  “事实证明我轻率,遭到惩罚,重重的惩罚应该是必然的。”他喃喃地说,“我没看透她。”

  他转了话题:“我们谈谈合同细节。”

  他们商谈雇用合同,韦耀文提出要弄清吴念梅将照片都给过什么人看,她今后还将怎么做。

  肖经天承诺一定调查出结果。酬金上两人也没争议,口头协议合同签成。

  “如果,拿到她和某男人……另加酬金。”韦耀文补充说。

  “感谢您对我的信任。”肖经天披上搭在椅背的米色风衣,伸出手,“再见!”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重案战鹰》,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chaptererror();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案战鹰,重案战鹰最新章节,重案战鹰 顶点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