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案战鹰 第382章 重大突破

小说:重案战鹰 作者:玄云剑鹤 更新时间:2019-07-02 12:10:25 源网站:顶点中文网
  她说:“你把我当成什么?”

  他说:“石头!我是石匠……”

  男人把女人想像成林林总总,想像成石头?

  她倒不认为他蹩脚,而是带着仇恨,他要征服石头。

  “可是石头也会愤怒的!”她想。

  兰淑琼走进黄昏时刻的商业街,到一家餐馆吃晚饭。

  点了一盘清淡木须韭菜,要了碗大米饭,刚动筷,听有人叫她:“淑琼,兰淑琼!”

  她抬头面前站着位穿警服的女孩,打量一下,惊喜道:“韩梦!”

  “你一进来我就端相。嘿,你越来越漂亮了。”韩梦说。她俩是初中同学,高中没在一个学校。

  “一起吃饭。”兰淑琼为巧遇老同学高兴,“快把你的饭菜端过来。”

  “哎!”韩梦端过一盘炒地三鲜,“你在电视广告里出现我真不敢认你,记得你又瘦又小,你妈老给你穿浅黄色长毛绒衣服,像个毛小鸡雏,绒嘟嘟的。叫声悦耳……”

  她摇铃般地笑,说:“小鸡变成老鸡婆喽。”

  兰淑琼叫来服务员,问韩梦:“吃什么,再点两个菜。”

  “你吃什么你点,我做东。”韩梦说。

  “今天你就别争了。改你再请我。”兰淑琼说,她幽默道:“炖个我吧,榛蘑炖我。”

  “炖你,我吃!”韩梦对服务员说,“榛蘑炖我同学。”

  “对不起小姐,本店没有炖同学这个菜,倒有个新菜:大轰炸。”那个服务员很认真地说,“还有,萨达姆……”

  她们两人相视开怀大笑起来。

  韩梦一边揩眼角一边对服务员说:“小鸡炖榛蘑。我们开玩笑呢。”

  “来两瓶啤酒。”很少沾酒的兰淑琼遇老同学高兴,要喝酒。

  “有百威,蓝带……”服务员介绍啤酒品种。

  “来两瓶武山湖。”兰淑琼点了地产啤酒,忽然想到戒酒令,问:“喝一点啤酒可以吧?”

  “晚上行。”韩梦说,“中午喝酒,尤其着警装喝酒,抓住关闭的。”

  兰淑琼头发精心梳成一种发式,肌肤光润、透明,同电视广告有所不同。

  若问喜欢,韩梦更喜欢下镜后的她。

  她说:“后来听说你考了省广。”

  “终归没圆梦!”兰淑琼美丽的杏眼飘过丝丝苦梦的目光。她问:“当几年警察了?”

  “哟,我警校还未正式毕业,在市刑警队实习半年。”韩梦在老同学凝视的目光中下脯,制服下与体不同步成长的凸处,像一幅浅浮雕。

  “你笑什么?”

  兰淑琼并没完全制止笑,说:“我想,一个让老鼠吓尿裤子的女孩,竟当了刑警。”

  “你还帮我记住那件事。”韩梦不否认,接下挖空心思寻找她的缺点、趣事,善意地报复她一下,楞是没找到。

  半瓶啤酒下肚,两位女士的目光有了变化韩梦酒前要说眼里还有点什么的话,此刻目光只剩下温柔;而兰淑琼目光忧伤、幽邃,还有些凄婉。

  “失恋了?”

  她被韩梦的话蜇了似的,表有了急剧的变化,悲郁的目光扫了韩梦一眼。“到现在,我还没遇上我真心所的人,你呢?”

  “形差不多。”

  武山湖啤酒要惹祸,此刻充当尖锐的东西,恶作剧地去捅破它。

  “的门!”她解释说,“大概谁都得到这门前来,进得来进不来呢?进来的人未必不想回头出去……梦,你走到这扇门前了吗?”

  韩梦脸上的表像暮色一样苍茫。

  “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选择北大桥自杀了吧?假若自杀的话。”

  “因为,我在那里放走你,从警方手中脱逃。”

  “完全正确,不然就没有今天的刘红英……”

  “珊珊。”他打断她的话。

  “你可以这样叫。”她的嘴唇灼,说话时有股气扑到他的脸上,“放走我,他们处分你,你才离开警队。”

  “也是,也不完全是。”

  他们静躺些许时候,变换姿势躺着。

  “我走了半年,回来你当起私人侦探。”

  “他们没拿到证据,定不了我的罪,只能算是严重失职,也非被撵出公安队伍……我割舍不掉探案这一行。”

  “我这辈子欠你太多太多。”她动地说,“我去南方整容,只想比原先更漂亮,花多少钱都愿。一切为了你……假若你不满意,我就去警方自首,对他们说,我就是女毒贩珊珊,我贩卖的毒品海洛因够死刑,够枪毙。但不是被肖经天放掉的,是自己逃脱的,这是与他无干……”

  “珊珊啊,我知道你整容不完全是为逃避警方追捕……你这张脸的确美丽。我很感激你为我所做的一切。”他仍然怀念飘逝掉的东西,“可是,我更怀念我的新鲜、活力的珊珊啊!那双细长的黑葡萄般的眼睛哪里去了?”

  “什么都没变,还是那张脸皮,五官稍稍作了点儿改动……”

  “一件精美绝仑的艺术品,可以随便改的吗?”他深陷痛苦之中,“整容医生是刽子手,是杀人犯……”

  她用一种甜蜜式的拥抱,使他慢慢平静下来。

  “你和珍藏在我心深处的珊珊不一样……变了,一切都变了。”他问,“你笑靥里的那朵念梅花痣呢?”

  “去掉了呀!”

  “你知道你那痣有多出色,恰到好处地点缀姣好的面容上,它产生一种惑力……”

  “因此你就不再我?”

  “不会。”

  “那女孩呢?你救出她后,你们没故事?”

  “我和她的姐夫是搭档,他是很出色的警察。”

  “因他是出色的警察,弹簧才下令绑了他的妻妹。”

  “你们犯了致命的错误。”

  “弹簧也承认,才让你救了她。”

  他认为那件事在自己十几年的刑侦警涯中微不足道。他因此成为那个被救出虎口少女的心中偶像,又获得一位处女……而感谢弹簧他们。

  “女孩现在?”

  “当警察,刑警!”

  “选择警察职业,是否……”

  “是否什么?”

  “与你,或你有关。”

  “你根据什么说她我?”

  “任何一个被舍生忘死的男人救下的女孩,她都会……”她说到某些文艺作品的老子英雄救美人。

  在看守所里,警方加紧审讯柯凯。

  高峰、廖雄、高翔在座。主审是高峰,廖雄负责记录,高翔为调查一个人出席的,因此他专心致志地听,审讯进行近两个小时他基本没吭声。

  柯凯东躲西藏数,犹如一只被豹子追杀受伤的小鹿,胆战心惊、惶惶不可终。

  他这一觉睡得是三十几岁生命中最最漫长的,长于百年似的。

  两天两夜的大睡特睡,火炕的温暖,驱走寒冷的同时赶跑困倦,他死掉重生一回,垂死的躯壳涌上生命的气息,他渐渐恢复常态。

  山民同他的友谊开始是他逃下山,见到一辆微型面包车,冷饿疲倦bi)迫他不顾什么危险和结局……、

  山民正修理突然熄火在山道上的车,他开了多年的车,娴熟的技术帮助他同山民结成友谊。

  他在木板房实际是砖瓦房,内壁为保暖兼装饰镶嵌木板,他迷迷糊糊走进,或被山民拖抱进屋的,始终未到户外去。

  他睡了三四天才醒,恢复到云州市中心医院小车司机的常态,他准备回家了。

  “柯凯,你说你没干什么坏事,解释一下你逃跑的原因。”高峰问。

  “不是和你们说了嘛,我出去玩。”柯凯从淋山河镇一上火车,他就想到早晚会坐在刑警面前受审讯,怎样应对也想好了。

  他在前两个小时的审讯中,用四个字概括:百般抵赖。

  “撇下单位工作,不请假,家人不知道,玩得过头了吧?”高峰说,“柯凯,你仔细想一想,我们不掌握你的证据,能下通缉令吗?能请你坐在这儿吗?”

  “既然掌握证据,还问我干什么?”柯凯仍抵赖。

  “你从邹文彪手里买的那把猎枪呢?”高峰单刀直入,问。

  “唔,没买过。”

  “请你的妻子和邹文彪的妻子来证实一下那枝枪吗?”

  “是,是买过一枝猎枪。”刚才高峰的口气,柯凯敏感到这两个知的女人揭发了他,头立即耷拉下去,“用它打了一次兔子,不好使退给他了……”

  “撒谎!我们在你和舒婷姘居的住处,起获了那枝猎枪。可以实话告诉你,你老婆带我们……她证实你在家用钢锯截断的枪管。”高峰见柯凯萎靡下去,发动攻势道:“你用枪不是打兔子,而是对着一颗脑袋扣动扳机……现场找到猎枪弹壳,经鉴定是从你的猎枪出的……邹文彪是不是你杀的?”

  “我要上厕所!”柯凯额头浸出汗珠,他请求。

  “不行,回答完再去。”高峰没准许,这里边是有原因的,韩梦从舒婷那获知,柯凯有个毛病,一紧张就要撒尿,撒完尿紧张随尿排泄出便平静了。

  “我没杀死邹文彪。”柯凯咬牙着,子微微发抖。

  “邹文彪遇害的晚上,你回住处取走枪,邹文彪当时就在你的奥迪车上……”高峰继续揭穿他,“怎么解释?”

  “是我杀的……”柯凯终于抗不住了,他承认道。

  “带他去厕所。”高峰说。

  警察带走柯凯,高峰长出一口气,点燃一支烟,得意地深吸几口,对高翔说:“这个皮赖,真难啃。”

  “过去他有侦探才能,当然难啃。往下,他什么都要说了。”高翔说,“他这样人能赖尽量赖,赖不了就该把罪过往别人上推,轻易不会认罪。”

  果然不出高翔所料,解完手回来的柯凯为自己狡辩说:“是鲁正朗院长命令我杀的……”他交待说,“……有一天,鲁院长对我说,邹文彪对我们已没有用处,处理掉他……”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重案战鹰》,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chaptererror();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案战鹰,重案战鹰最新章节,重案战鹰 顶点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