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案战鹰 第479章贴靠揭发

小说:重案战鹰 作者:玄云剑鹤 更新时间:2019-07-10 12:06:02 源网站:笔趣岛
  “癞瘌头”一听连连摇头,所长,你不要跟我开玩笑,这事我可不干……

  “有什么顾虑吗?”

  “我再好好劳动一会儿就出去了,为啥要找这个程烦……”

  “给你个立功的机会,让你提前出去,有什么不好?”

  “癞瘌头”犹豫着:政府……你让我再好好想一下?

  “当然可以,你有你的选择,不过我希望你珍惜这次机会。”

  两天以后,高翔与“癞瘌头”又进行了一次谈话。

  “癞瘌头”一开始就说:“你可不知道,这厮狡猾得很,他不会轻易相信我的

  高翔笑笑答道:“这个我们自有安排,保证让你顺利靠近他。”

  ……

  “癞瘌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可要保证我的安全。”

  高翔郑重道:“这个你只管放心,我们既然用你,当然要珍惜你,这一点你应该相信我们。”

  接着,掰着指头向他说明三条安全保障措施,“癞瘌头”终于点头表示同意。

  鲁帅和高翔欣慰地笑着走了。

  “癞瘌头”特意被安排在程银祥收押的8号监房。

  不日,云黄市的在押犯都知道新近押了个“癞瘌头”,而且听讲这个“癞瘌头”还颇有来头。

  “癞瘌头”进来后,全监室不少人为他接风洗尘。

  当晚,“癞瘌头”从小卖部买了好几个菜肴,把坐上桌的几个“老大”叫过来一起吃。

  “癞瘌头”夹上一块烤鹅放进嘴里,捏着筷子在空中一划拉,转向众人:不是我吹牛,在云黄,没有什么事不可以摆平,道上混的哪个不是他妈我带出来的呢?

  众人露出佩服的神色,急忙陪笑:那是那是?

  “妈拉个巴子,要不是那个死老警察,好几次我差一点就逃跑了,就差那么一点点,一点点,运气不好!”

  “那是怎么回事呢?”

  “癞瘌头”环顾一番,故意压低声音神秘地说:朋友到处可交,钱吧,人人都喜欢?

  众人会意地笑了起来,举杯祝贺“癞瘌头”来到新的地方。

  “先不说这些,这些年在外边混得怎样?”

  “癞瘌头”叹口气说,“比不得前些年了,条子抓得可紧啦!”

  ……

  高阔谈论间,把个程银祥听得入谜,从开始试探的、戒备心理到有点信仰了。

  此后的一天,“癞瘌头”来到放风场,程银祥一见,连忙迎了上来,愁眉苦脸地说:“我昨天从小买部买的食品叫人给收了,能不能给要回来?”

  “癞瘌头”眼睛一斜道:“我当啥事呢!是谁呀?我这就把你的东西要回来。”

  说着,“癞瘌头”一转身,他果真把程银祥的东西送过来了。

  程银祥千恩万谢,二人又说了一会儿闲话,“癞瘌头”拍着胸脯,大包大揽地宣布这一块儿是他的天下,什么事尽管找他,程银祥自是感激不尽。

  旭日东升,新的一天开始了。天空露出难得一见的灿烂太阳,程银祥正欲去放风场晒晒太阳,不料,一大块头犯人却挡在了程银祥的面前,限制他去放风。

  结果“癞瘌头”斜视一眼,将那大块头骂个狗血喷头。

  几天后的一天晚上,在押犯看完电视准备睡觉,突然一个新来的伙计,象个幽灵一般从黑乎乎的墙角冒出来。

  他死死盯着程银祥,说程银祥看电视时遮着他,上去就是两拳,程银祥被打趴下,被踢两脚后,又踩在的小腹上……

  此情景,正好被“癞瘌头”瞧见,“癞瘌头”不容分说,不仅把那臭小子教训了一顿,而且骂得狗血喷头。

  那打人的小伙,则吓得唯唯诺诺,不断向“癞瘌头”低头认错。

  这以后,程银祥对“癞瘌头”算是心悦诚服,被程银祥看作了是真正的朋友。

  不几天,“癞瘌头”就与程银祥混作了一堆,称兄道弟,不分你我,达到无话不说的亲密地步。

  今年的雨水好像格外多,一连几天小雨,给一直处于干潮、寒冷的冬季带来了一些温暖和湿润。

  “癞瘌头”果然不负众望,准确套得程银祥投毒作案的手法,说明“癞瘌头”的任务业已完成。

  鉴于程银祥个体状况,在医生和民警的双重照顾下,程银祥身体明显好转,为创造审讯有利环境条件。

  专案组决定将其异地关押在L县公安局看守所,同时布置线人贴靠紧密掌握其思想动态。

  “癞瘌头”的揭发和周亚琴的交待,使陷入僵局的侦破工作出现了新的转机。

  人是程银祥投毒杀害的,至少有人指认其妻子是程银祥谋害而死的。

  那么,到底谋杀了多少人,连他自己也记不清楚,只记得村中隔山岔五地经常死人。

  面对谜团,专案组仍然充满信心,知道越是在这种情况下,才越是考验和展示他们本质的时刻,更要有坚强毅力与百折不回的斗志。

  几天后,L市公安局看守所。

  随着一阵脚镣声的响起,两名英姿飒爽的民警再次押着程银祥走进审讯室。

  这是市一级审讯机关的公堂,明亮肃穆自不必说,单是审讯台后面警官威严的脸孔,就足以使罪犯联想到高悬在头顶的法律之剑。

  程银祥坐在被告席上低头不语,一言不发。

  一个小小村民,放火多次,投毒杀死多人,制造了如此大案,实属罕见。

  外国犯罪人类学家认为犯罪和人的相貌有关,但程银祥的长相绝非像个罪犯。

  在侦察员眼里,程银祥既是一个平凡而普通的乡村农民,又是一个神秘而凶残的魔鬼。

  针对程银祥的特殊身份和性格特点,制定了一套慎密的审讯方案。

  高峰局长亲临督审。唐副局长及高翔等业务骨干组成审讯组。

  突审开始了。

  但是程犯矢口抵赖,只承认放火案件,抗拒交待。

  他自以为死活不开口,神仙也气走,看你们能把我怎样?定罪是要证据的,他深信这一点。

  但是,他忽略了,朗朗阳光下,苍天知道,大地知道,他是抵赖不过的。

  “程银祥,你还是交待了吧。这个案子从开始我们就怀疑是你干的。到现在为止,已经有很多证据可以证明你就是杀人真凶。认真交待吧,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高翔开门见山地说。

  “我没有杀人,你们是在冤枉好人!”理屈词穷的程银祥即将走入末路。

  “不要再抱有任何幻想,你以为自己做案天衣无缝,是么?

  程银祥有些动容,他不再吱声,一改从前的耍泼形象。

  “程银祥,关于你的情况,我们已经调查得很清楚。你与谁有什么关系,与谁交往到什么程度,我们都掌握了。

  这些事,不需要我们谈透吧?我们也找对方谈过,对方也都一一予以承认。

  周红的死,起因应该说首先与婚变有关……”

  高翔的话没有说完,程银祥的眼圈开始发红,显然是说到了他的心里头。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案战鹰,重案战鹰最新章节,重案战鹰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