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案战鹰 第252章 蓄意割发

小说:重案战鹰 作者:玄云剑鹤 更新时间:2019-07-02 12:10:25 源网站:顶点中文网
  母亲的啜泣和咳嗽在邱凯平静的心里也刮起了一阵风,对父亲的愧疚、对母亲的内疚和对自己的自责疯狂的长出来,把自己的一颗心缠绕的异常难受。

  牵一发而动全,或许蝴蝶效应在人的生理上也起作用,邱凯心里的这阵风刮到脑海里已经变成了飓风,掀起一阵又一阵的思想巨浪。

  一波又一波的波峰都是“这个可能吗?”“会是那样吗?”的问号,而一个又一个的波底都是“不会!”“不可能!”的感叹号。

  构思着一种又一种的可能,邱凯的体也跟着翻过来又翻过去,像根搅拌池塘的大棍子,把整个夜晚搅拌得烦躁不安。

  突然,天地间电光火石般瞬间闪亮了一下,邱凯打了一个激灵,接着就从远处的天空中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霹雳之声。

  原来是闪电打雷了,邱凯披衣起到窗前,外面的世界正在的下着细雨,有阵阵寒意袭来。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断魂。”不自觉的邱凯轻轻慢慢地脱口而出。

  就在这一瞬间,邱凯的脑海中生出了电光火石的闪亮。

  “对,父亲右额上缺失了的那绺头发明显是被刀割了的,这个应该是被犯罪嫌疑人刻意拿走去祭奠什么人了,根本不是什么在与犯罪嫌疑人接触时无意被割掉的。”

  想到这个,邱凯立马换衣出门直奔公安局,他要再次翻看父亲尸体检验报告上的照片,专门看看那绺头发。

  父亲的尸体检验报告,一开始邱凯还能坚持仔细地看完,可是到后来就不行了,再后来就不看了。

  因为,那些伤口和痕迹已经不再是父亲在向他倾诉案件经过了,而是父亲一声又一声疼痛的呻吟,时隔时间越长声音就越疼痛,疼痛到忍受不了的地步。

  毕竟那可是一把屎一把尿把自己拉扯大的父亲,音容笑貌在自己的脑中一直栩栩如生,亲切的语音一直绕梁,温暖的体温也能一直能真切地触摸得到。

  还有,父亲那一地纯白雪花上的血泊,时常在梦里幽光闪闪地出现,一开始看不清,看清了却是父亲痛得扭曲了的苍白的脸,心碎得令人窒息,往往是从梦中直接惊醒!

  但是,现实无比残酷。那音容笑貌,那亲切的语音,那温暖的体温,现在又bi)着他去仔细翻看尸体检验报告,一个伤口一个伤口地看,让锐器在自己体相同的部位,又重复着一下接一下的捅进去拔出来……

  反复的掂量和估计,缺失的头发不多也不少,刚好就是食指和拇指可以抓捏一把的样子。这更加坚定了邱凯的想法。

  但是谁又会以父亲的死祭奠亡人呢?

  那些被父亲亲手抓获并被法院判处死刑的人的人际关系都已经调查过,有嫌疑的人不是都已经一遍接一遍地排除了吗?

  会是什么人?会是谁?到底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不过不管是谁,反正此人已经呼之出,就要浮出水面了!

  邱凯想着《法医学》杂志上那个案例,作案过程完全出乎常规的案件逻辑,那么父亲这个案子久久未能侦破,肯定也是有超出常规的地方。

  反过来来说,大家一直认为犯罪嫌疑人和父亲有直接的生死恨,事实上也许却是间接的,是有转弯的呢?

  此时邱凯的脑子已不是浪涛掀天的大海,而是一件湿漉漉的正在被用力绞扭着的准备晾晒的衣服。

  眼看天就要亮了,电也不闪了,雷也不鸣了,雨却下大了,不再有躲躲闪闪的羞涩,“哗哗,哗”像是在舞台上夺人眼球的走猫步秀时装的模特。

  邱凯觉得自己的答案也将要走上舞台。

  如果不是父亲打击过的或将要打击的犯罪嫌疑人以及他们的亲戚朋友,那么什么人还会往死里恨他,非要至他于死地?是那些仇恨警察的“正义”愤青吗?不至于!

  对,很有可能是因为父亲经手的案件没有破,而又被媒体宣传成全方位无死角的高大上,以无所不能的形象示人,那么肯定会引起当事人或者他们最亲近的亲朋好友的反感、愤怒。

  如果有的还是令人家破人亡的案子,比如命案,那么就有可能……

  想到这里,邱凯浑竖起鸡皮疙瘩。他想到了一个人陈强。

  陈强比邱凯更悲惨,他的父母在邱凯父亲被杀的头一年在他们自己的五金店铺里被杀。那一年陈强16岁,也就是说他比邱凯大2岁。

  陈强他们家是外地人,当时他在自己的家乡上学,跟爷爷生活在一起。现在爷爷也死了,他独自一人过子。

  夫妻同时被杀,这个案子和父亲的案子一样,到如今依然是一个悬案。

  这也是父亲经手的命案里唯一没有破的案件。那么父亲的案子会不会是陈强父母的亲朋好友迁怒于父亲所为呢?

  或者会不会就是陈强自己所为?

  从来没有人想过这样的事,当然也就没有人去调查过。

  根据排除法,邱凯认为那些调查得已经很透彻的已经可以排除,那么剩下的没有被调查过的又有可能的这些况,是真相的几率就非常非常高了。

  最为关键的是,邱凯对陈强的父母的案件也好奇过,他曾经调阅过他们的案件卷宗,清楚的记得两人各自都是右腹部中了六刀,导致肝脏破裂大失血死亡。

  刚好,两人合起来的刀伤有十二个,和父亲右腹部的刀伤一样多,简直太巧合,巧合得已经不可思议了。

  还有,父亲被杀的子居然是在陈强父母被杀的前两天,这和自己推测的父亲那绺头发是被拿去祭奠亡人的想法,简直不谋而合。

  但是,现在看来,所有的事都没有那么简单,他还在戒备自己。

  第一,如果陈强不是杀害父亲的凶手,那么他加入警队的目的肯定和自己一样,是比较单纯而唯一的:为了追查父母被杀的案子,不破案誓不罢休。

  为了这个目的他定能做到能屈能伸,韩信的胯下之辱自不必说,甚至能像越王勾践为吴王夫差问疾尝粪那样屈辱的活着才对。

  因此就算他心怀芥蒂,不愿和自己成为知交,但他肯定也要主动和自己搞好关系,就算不搞好关系,也不应该和自己主动保持距离。

  毕竟他是个外乡人,而自己是当年刑警队长的儿子,靠着这层关系在警队和社会上的资源要比他多得多,定能帮上他的一些忙。

  相反的是,他却总是在刻意和自己保持距离、拉开距离,这绝对不正常!

  第二,陈强和自己一样意志坚定,十多年来仍在坚持追凶,那么他的心中的怨恨一定也是刻骨铭心的。

  这样的话,在他年少气盛之时思想和绪都很容易会走极端,迁怒于相关人员,并采取一些过激的泄愤行动,可能非常大。

  自己当年也是咬牙切齿地恨父亲那些同事们碌碌无为,心底痛骂他们是白痴,很想暴揍他们。

  “昨天他来找我自首,说十年前你爸爸的案子是他干的。当时他年轻不懂事,很单纯、极端地认为就是因为警察无能,破不了案,才有人敢杀他父母,这间接等于是警察杀人。

  可是你爸爸没有破他父母被杀的案子不算,还在电视上、报纸上到处吹牛说是神探,没有案子破不了。他越想越恨,越想越冲动,就像着了魔一样,结果就在那个寒假,陆续跟踪你父亲的行径,寻找机会。”

  “那个雪夜已经是你父亲连着三晚审人到深夜三点了,而他也恰巧连着跟踪了你父亲三天,抓住了这个机会,半路埋伏。

  你父亲太疲劳,机警不够,反应迟钝,被他从后面捅了一刀,直接倒在了地上。

  陈强当时已经把你爸爸当成了杀人犯,甚至就是杀他父母的杀人犯,根本不解恨,想着他父母每个人的右腹部都被捅了6刀,总共12刀,就往你父亲的右腹部又捅了12刀,这才觉得报了仇,解了恨。

  然后又想到要像武侠电视上一样,总得拿点仇人的什么东西去祭奠父母,他就割了你父亲的一绺头发到他父母坟前烧了祭拜。”说这些话的时候,大队长高翔双手始终抱在前,眼睛始终闭着。

  听完,邱凯心里恨是恨,可是却异常冷静,没有愤怒到有半点的失态,毕竟这和自己的分析几乎一模一样,在心里也算打过草稿。

  但是他千思万想,从来没有想到过陈强会自首,而且会是在这个时候。

  “他为什么来自首?”

  大队长高翔睁开眼,露出锐利地目光,望了望邱凯。

  “这得问你?都是你的功劳!”

  “我?”邱凯云里雾里,自己是有调查陈强,可没有取得任何证据,更没有跟任何人提过啊!

  “他家里安有微型摄像机,你去他家翻东西的事他都知道了。不过他也知道你什么都没有翻到。他说作案工具在他作完案后就丢到了大河里,现在肯定早就锈蚀完了,他如果要把保险柜里的记本烧了,你再有天大的本事怕也不会再有证据找到指证他。”说着,大队长高翔双手又抱到了前,闭上了眼。

  “那他是良心发现?”邱凯嗤之以鼻,有点不屑。不过很快又想到了《罪与罚》,觉得这也非常有可能,对陈强居然生出些许同。

  “是,也不全是!这十多年来,他的确在良心上发现不少,活在罪恶感和提心吊胆之中非常辛苦。他留着当时的记本,也就是为了有一天要来自首,为自己赎罪的。

  但是他也说如果他父母案子没有破之前,无论如何也不会自首。可是这次你找上门去,他知道你已经怀疑他是杀害你父亲的凶杀,在某个程度上来讲这已经把案子破开了。

  因此,他认定你一定也能把他父的母案子破了,你破不开他肯定也不行。苦苦思索了两天,他决定还是自首,让自己早点解脱。”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重案战鹰》,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chaptererror();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案战鹰,重案战鹰最新章节,重案战鹰 顶点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