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案战鹰 第197章当面对质

小说:重案战鹰 作者:玄云剑鹤 更新时间:2019-07-02 12:10:25 源网站:顶点中文网
  周俊一直说是伙同孔德荣他们把小宝搞走了,可是查来查去毫无进展,眼看着刑拘期限就要到了。

  高峰一咬牙,说如果就这样放了他我们的脸面就会丢光了!连忙带着高翔跑到县检察院协商,希望能先批捕,在逮捕后的两个月羁押期限内再行侦查。

  按照逮捕的条件,主要犯罪事实要查清,从目前况来看是够不上批捕的。但是,这家伙又确实有重大涉案嫌疑。

  解除刑拘不仅对不起儿童的亲属、对不起正在关心这个案件的方方面面的人,对刑侦人员来说只能说明你办案无能,是一种耻辱。

  县检察院的同志听了介绍也很理解,在召开了检察委员会后同意了他们的意见,不过他们补充道,如果两个月内还拿不出重要证据,公安局移送起诉的话那也只有作出不起诉决定了。

  对他宣布逮捕的那天高翔在看守所审讯了他。

  高翔掏出烟,打亮火机,点燃,吸了一口,说:“周俊,你别以为我们还会象矿区派出所、龙海警方那样问问你就放了。你看,检察院对你批捕了,这说明什么,说明你不交代清楚是不能从这里走出去,我们也不会就这么放你的。你现在想得怎么样了,记住,不要再用鬼话来骗我们了。”

  他的眼睛一眨一眨,沉默几分钟后,说:“给我支烟吧。”高翔看他似乎思想有所松动,于是递了一支烟给他。

  他猛吸一口,抖抖烟灰,说:“我现在说实话,人是我和我表兄王志云搞走的。王志云带走了人,小宝的书包也在王志云那里。”

  案终于有了重大突破!事不宜迟。当晚,王志云在老家被我们抓获。经搜查,从他家发现了一个大的旅行包,小宝的书包赫然其中!

  王志云坐在大队审讯室的椅子上,全一抖一抖的,不知是因为从被窝里揪出来的本能反映还是知道这一关不好过而胆战心惊。

  可是,任凭他们迂回包抄,政策教育、直接点,他就是大呼冤枉,一口否定。

  “小宝的书包在你家,这还抵赖得了吗?”高翔把搜到的旅行包扔到他的脚下。

  “小宝的书包?”王志云看着脚下的旅行包,说:“这个旅行包是周俊要我从矿区带回来的,说是先放我这,他以后来取,我从来没有打开过,不知道里面有小宝的书包呀。”

  王志云反映,出事的第二天,也就是派出所把周俊放出来的那天,他和周俊父母来到矿区。当天晚上一起睡觉时,周俊叫上他一起来到矿区一处偏僻的山脚下。

  周俊叫他在山下等着,自己上山去取了一个上了锁的大旅行包,说是刚从建福带回来的,要他帮忙带回老家去。

  因为当时周俊还没有告诉他是自己伙同孔德荣等人把小宝弄走的,所以他认为这个旅行袋很正常,加上上了锁,也就没有在意。

  “那他告诉了你是他和孔德荣等人把小宝弄走之后,你为什么不把这个旅行袋交给派出所,何况他是从山上拿下来的?”高翔觉得他的解释不尽合理。

  “我想既然他愿意去龙海把人赎回来,一个旅行袋又能说明什么呢?再说在龙海他不是已经拿出了试卷等物品,所以高翔一直估计旅行袋里只是他的一些衣服。不信,我可以和他当面对质这件事。”

  按照规定当面对质一般是不许的,但是为了尽快厘清问题我们只好如此。

  周俊坐在审讯室。

  王志云走进去刚准备说话,周俊先开口了:“表哥,把人交出来吧,这样大家都可以减轻罪行!”

  王志云的脸顿时煞白,用手指着他:“你、你、你,你要把我拖下水……”之后就说不出话来。

  回到旁边的审讯室,鲁帅问:“王志云,你现在还有什么要狡辩的?”

  王志云低垂着头,唉声叹气,说“让我想想。”

  为防止他拖延时间考虑对策来迷惑我们,高翔骂道:“想什么想,把你做的交代就是了!”

  王志云抬头看了高翔一眼,说:“我没有做呀。”

  “没做,难道你亲老表会冤枉你?快说!”鲁帅怒道。

  王志云一脸悲怆,喃喃道:“亲老表,还有这样的亲老表,把我害死了,我可是有口难辩呀……”说完又低下头去。

  半个小时后,他突然抬起头,面露欣喜,大声说:“我想起来了,小宝失踪那天我在老宋家做了一天的木工,第二天他父母来老宋家找我,要我陪他们一起去矿区,在这之前我在老宋家做了一星期的木工了,一直没有见过周俊。不信你们可以去调查。”

  按照他的说法,鲁帅带人过去一查,果真如此。幸亏他们工作扎实,否则按照周俊的交代将王志云刑拘起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这样岂不冤枉了一个好人!

  周俊一会儿这样说一会儿那样讲,把他们搞得东奔西跑团团转,甚至象疯狗一样咬出平常交往很好的表兄!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小宝已经被他害死了!”高峰一脸严肃,很自信地说,“下一步的关键就是突破他的防线,瓦解他的侥幸心理,迫使他交代出藏尸地点。”

  鲁帅点头说:“对。他无非是认为我们找不到人找不到尸体,关一段时间就会放他。今后的审讯,不要让他牵着我们的鼻子走,应该明确地对他说,你知道小宝在哪儿,你不要赖到别人上去了。”

  虽然高翔也有小宝不在了的预感,但高翔多么希望这不是真的,当高峰这位屡破大案的老侦查员说出这样坚定的话时高翔还是为之一震。仔细想想也确实如此。

  如果真是他和孔德荣他们搞走的,人在别人手上,他有必要冒着危险主动说是自己和别人搞走的吗?

  安全的方法应该是叫孔德荣他们打电话给小宝的父母要钱,他在旁边观察小宝家的动静。

  他这样主动跳出来,只能说是他没有帮手,是一个人所为!

  另外,如果人还在,交出来肯定要轻些,这个道理他会不懂?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重案战鹰》,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chaptererror();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案战鹰,重案战鹰最新章节,重案战鹰 顶点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