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案战鹰 第178章 报恩

小说:重案战鹰 作者:玄云剑鹤 更新时间:2019-07-10 12:06:02 源网站:笔趣岛
  出了病房,高翔刚想透口气,就见走廊上一阵大乱,有人高喊:“快,抓住他!”

  高翔愣神的功夫,只见一个身影与他擦肩而过,定睛一瞧,竟是李大头。

  还没等他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身后追来的两个民警说:“高主任,快拦住他,别让他跑了。”

  高翔猛醒,撒腿就在李大头后面追,边跑边喊:“李大头,你给我站住。”

  但李大头却充耳不闻,一边飞奔,一边喊:“别杀我,我什么也不说。”

  眼看李大头就要跑出医院,奔向马路,高翔急了,几个箭步冲上去,就在他要抓住李大头的刹那,一辆黑色轿车迎着李大头撞了过去。

  李大头就像似一个被抛向空中的气球,瞬间飘了起来。

  刘大满死了,李大头也死了。这是高翔万万没有想到的。

  最蹊跷的,李大头被车撞死后,高翔想应该通知张莲花一声,但派出去的民警回来说,张莲花失踪了。

  自打李大头被抓,她就没在街上露面,她租住的房子也是大门紧锁。还有王怀民,咋就突然得了脑溢血了呢?

  一切都像做梦一样,显得那么的不真实。

  高翔苦闷了两天,也没理出个头绪。

  这天刚上班,就接到吕春容的电话,说王怀民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县医院条件有限,要转院到省城治疗。

  由于高翔要破那起杀人奸尸案,没送老政委去省城,就让司机小王陪他们前往。

  王怀民刚被送走,高翔就接到市局通知,他被停职检查,工作交与另一名副主任代理。

  通知高翔停职的是市公安局纪检的两位同志,高翔不太熟,但两名纪检的同志很客气,说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但高翔心里清楚,对于李大头和刘大满的死亡,他是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的,看来自己这个副大兼职文检主任是当到头了,自己从此是无官一身轻了。

  这样一想,心情也就放松了许多,只等市局对他的处理结果了。

  高翔心知肚明,也难得有这样的清闲,干脆带了妹妹钟梅和韩露旅游去了。

  一个多月过去了。待回到家里,听说翟寿真已如愿当上了区长。

  这天晚上,高翔正百无聊赖地看着电视,家里突然来了两个陌生人,自称是省纪委的,开门见山向他询问刘大满案件的来龙去脉及李大头的死亡过程。

  高翔很纳闷,这事咋还惊动了省纪委了呢?但他没有隐瞒,如实说了。

  又过了漫长的半个月,云黄区新任区长翟寿真突然被停职了,同时被停职的还有刑警大队长肖志峰、看守所长黄树龙。

  这一切都出乎了高翔的意料,正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突然接到了一个熟悉的电话,电话里依然是那爽朗的笑声:“小高吗,过来喝酒。”

  高翔一下跳了起来,惊叫道:“老政委!您好了?”

  王怀民哈哈笑说:“我根本就没病,何谈好与不好?”

  高翔几乎是飞奔着到王怀民家的,此时王怀民已摆上了酒菜,仿佛专门等着他似的。

  高翔屁股还没落座,就迫不及待地问:“快说说,老政委,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王怀民却不紧不慢地说:“别着急,你先把杯里的酒喝了,再听我说也不迟。”

  高翔没那么沉稳,仰脖把面前的一杯酒干了说:“老政委,您快说呀。”

  王怀民依旧不紧不慢,把高翔面前的酒杯斟满,方说:“翟寿真被停职立案查办了,你可听说了?”

  高翔说:“听说了,不仅是他,还有肖志峰和黄树龙,好几个呢。”

  王怀民说:“他们只所以被停职,这中间就没有什么联系?”

  高翔思讨片刻,恍然顿悟说:“你是说跟刘大满和李大头的死有关?”

  王怀民自饮了一杯说:“对了。你想啊,我们刚把情况反映给了翟寿真,接着肖志峰就开枪打死了刘大满,看守所逼疯了李大头,难道这是巧合?”

  高翔说:“当时我也觉得奇怪,只是事发突然,没容我细想。”

  王怀民说:“这正是翟寿真想要的效果,为了逃避责任,保住头上的乌纱,他想把所有知道内情的人都整垮整倒,永绝后患。”

  高翔说:“他对您也下手了?”

  王怀民笑笑说:“那倒没有,不过他派人跟踪了我,被我发现了。我再联系到刘大满的死和李大头的疯,就知道他接着该对我下手了,于是我就来个提前装病,麻痹一下他的神经,果然奏效了。”

  ”你装病难道春容嫂子不知道?”高翔问。

  ”这都得托你妹妹高梅的福,她演得太像了。”

  ”你装病高梅一直知道?”

  ”知道。”王怀民又倒上一杯酒说,”没有她的帮忙,我哪能装得下去。”

  高翔笑一下说:“这个妮子,连我都隐瞒了,害得我着急上火。”

  王怀民说:“这你可不能怪她,是我不让她告诉你的。”

  高翔说:“咱不说她了。还是说说肖志峰和黄树龙,他们为啥要死心塌地帮翟寿真呢?”

  王怀民掏出一根烟递给高翔,“这个你就没我清楚了,肖志峰是翟寿真的亲外甥,由于父母去世得早,自幼跟着翟寿真长大,感情很深。”

  说着,王怀民被烟呛了一口,忍不住咳嗽起来。

  对于肖志峰和翟寿真的关系,高翔还真不知道。

  肖志峰是半年前从邻县调来的,当时高翔作为主任的候选人,到省城培训去了,回来后才听说这事。

  再加上肖志峰比较内敛,凡事不喜张扬,所以很少有人知道他和翟寿真这层关系,要不是老政委今天提起,高翔还一直蒙在鼓里。

  在警界,肖志峰还算是个不错的警察,高翔有点为他惋惜。

  这时,又听王怀民说:“我想他只所以选择这么做,纯粹是为了报恩。”

  “报恩?”高翔说,”为了报恩,难道连国法与别人的性命都不顾了?”

  王怀民叹息一声说:“我看他是一时糊涂,才做了这桩傻事。”

  高翔说:“难怪事后他吞吞吐吐的,原来是做了亏心事。我差点被他蒙蔽,还以为刘大满真是他误伤的呢。”

  王怀民说:“知人知面不知心,人心难测呀!”

  高翔自顾饮了一杯酒,说:“那黄树龙呢,是不是为了他家的生意?”

  王怀民点头说:“这你说对了。为了抢占县城的房地产开发市场,我听说他两口子没少在翟寿真身上下功夫,自然对翟的话就言听计从了。”

  至于黄树龙,高翔和王怀民都十分的了解。

  此人机警聪明,八面玲珑,当看守所长多年,工作业绩虽不算突出,却也不落人后。

  他老婆是县城有名的富婆,原来做海鲜生意,后来又搞房地产开发。为了生意,黄树龙整天帮着老婆跑东跑西,出入各个部门,活一个公关先生,影响很坏。

  老局长在任时对他这种行为曾多次批评,王怀民也做过他工作,但黄树龙充耳不闻,仍我行我素。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案战鹰,重案战鹰最新章节,重案战鹰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