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被点名儿的落落有些不明所以,呆呆的抬头看着眼前的人,发生什么事了?怎么突然叫我呢?

  陆振华一看心都软了,这才是他爱娇的姑娘呀,这么的让放不下心,捧在手里的珍宝呀!

  如果最初,他是因为梦萍的神态和萍萍神似,而对她看重几分。后来是因为她的性子,把她当作自己和萍萍的爱情结晶的话。

  现在呀,他真的是仅仅把梦萍,当做自己的女儿,种种因素下让自己宠爱的女儿。因为她最像自己,最合自己的心意。

  他居然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把她和萍萍彻底隔离开了,萍萍是萍萍,她是她,她就是自己前世的小情人,自己的贴心小棉袄呀!

  “小迷糊蛋,爸爸说,下午带你去学骑马!好不好?”

  “学骑马?我觉得我会骑!”

  拜托!本姑娘可是上辈子在武侠世界里待了一辈子的人,骑马?家常便饭好不!还用你教!比你强多了!落落可不想装成初学者,那样有多累呀,很难做好不好!

  “知道了,我的宝贝是一个天才!爸爸就拭目以待喽!”

  陆振华宠溺的看着梦萍,一脸的纵容。大不了自己到时候多看着一点就是了,可不能打击孩子的积极性。

  心萍一看,这可不成,自己怎么成了个陪衬的了!不过她也不想阻止,自己可是娴熟马术的!

  就是不知道,到时候梦萍如果学不会,会不会哭鼻子!那样,爸爸绝对不会喜欢她了!

  心萍虽然没有弄清楚,陆振华到底喜欢什么性子,可是她知道陆振华还是喜欢儿女们有马背上的功夫的。

  “梦萍,你是不敢吧!说什么大话!不想去,你下午就别去了吧!”

  落落一听,这可还行?被挑衅了呢!

  “陆心萍,你等着,我会让你心服口服的!”

  落落懒得理陆振华这个傻爸,集中火力就冲这陆心萍去了,心里还是暗暗吐槽,果然就算是爸爸,也不是完全可以相信的。

  你看,刚刚还说着喜欢我呢,现在,就开始和别的女儿,一起出去玩儿了。

  落落始终没有发现,其实,她已经很在乎陆振华了,并不是单纯地,只是攻略他。除却陆振华私德有亏,其实这样正气凛然的父亲,她还是很喜欢的。

  无可奈何的王雪琴邀请心萍一起用了午饭,父女三人就一起去了草场。

  这里的草场不过是野外的一片空地,被霸道的陆司令圈起来供自家消遣罢了。

  今年水草很肥,这片草地也生长了一些小动物,是有足够的安全的。

  而且还有一条小河流过。这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想怎么弄就怎么弄!

  落落到了马厩里,四处寻摸着合适的马匹。她现在年纪还小,不过五岁。

  那些心水的膘肥马壮的大家伙,可不是她能驾驭的,无奈的她只能从小马驹里面,挑一个合心意的了。

  刚刚看中了一棕红色的小马驹,落落高兴的摸着马背上的鬓毛,叽叽咕咕的不知道对马说着什么,一副培养感情的样子。

  陆振华带着骑着马儿的心萍就过来了,看着女儿这么憨态可掬的一副样子,他笑的不行。

  “陆梦萍,你是傻了吧?居然对马说话,它能听懂吗?”

  骑着神采飞扬的猛儿,心萍一脸不屑,炫耀似得驱着猛儿,在陆梦萍身边走了一圈。

  “陆心萍,你别得意,你都十岁了,好意思跟我一个五岁的小丫头计较,我骑小马也一点儿不比你差!”

  落落可没有其实自己已经年纪一大把的想法,她觉得自己还是一个孩子呢!陆心萍欺负自己,就是臭不要脸。

  一旁的陆振华也这么想着,

  “心萍,你不要欺负梦萍,她第一次骑马,你要多照看着点她!”

  看到陆心萍一脸不服,他有些无奈,

  “算了,你去骑自己的吧,我来看着她就好!”

  落落也不理她,牵着自己的小棕马就出了马厩,熟练的踩蹬,上马,拉着缰绳一点儿都不带减速的往前冲去了。

  落落很庆幸,自己生在对女子束缚不是那么严格的现在,可以纵马高歌,可以自由自在的驰骋一番!

  这个时候的她,忘记了陆府的一大堆事,忘记了旁边,还有一个对自己看不顺眼的心萍,似乎她还是那个一呼百应的峨眉掌门,还是那个被宠爱的肆无忌惮的女子!

  陆振华也是异彩连连,也许他早就该带女儿出来的,他从来没有见过,梦萍笑得如此开心的样子。

  心萍却是气得咬牙切齿,她没想到这丫头居然真的有骑马天赋,才第一次,就可以这么的娴熟,就像骑过无数次一样,自己恐怕还真有点不如她。

  本来对自己很是自信的心萍突然有些挫败,一个人努力坚持到现在,她真的有点累了。

  她也不过才是一个十岁的姑娘。就要维持着整个八房的尊荣,母亲懦弱,妹妹倔强,对手还强大,本来是自己唯一依靠的父亲,居然也有些不向着自己了。

  没有人给她出主意,告诉她到底应该怎样做,她努力了,非常努力了,可是效果好像还是很不好,父亲的眼里似乎还是只能看到那一个人。

  她默默的牵着猛儿,向别处去了。

  “呀!”

  似乎感受到了心萍的怨念,梦萍一个不注意,突然摔下了马,栽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梦萍,你怎么了?”

  陆振华本来还很欣慰,自己的女儿居然有这样的天赋,这时候吓得肝胆欲裂,立刻就冲了过去。

  幸好今年水草还算肥美,她倒没有受多大伤,可是看着昏迷不醒的落落,他突然觉得有些不对,仔细一看,发现果然,那里有伤口!

  是蛇!!!

  陆振华眼神一厉,抽出马鞭,一个扬起,就把伺伏在一旁的大蛇抽了个身首分离。

  只见那蛇抽搐了几下,身子似乎有灵似的,还往陆振华的方向挪了几步,似乎想要继续攻击他。不待陆振华反应过来,就突然翻滚了几下,彻底没了动静。

  这时候,陆振华才有心思仔细打量了一下这条蛇,看到它浑圆的脑袋,不由得松了口气,还好没毒!

  看来,梦萍就是被这条蛇攻击了!

  陆振华也不敢大意,谁说无毒蛇的攻击就可以轻松对待了,尤其被咬伤的人还是梦萍,他更不愿意有一点差池。

  看着小腿已经开始渗血,伤口周边的肌肤也隐隐有些肿胀,看样子有些严重了!

  陆振华一个用力,就从落落身上扯下了一块干净的布条,先是小心的挤压伤口,让坏血挤出来,眼看已经挤不出多少血了,才算做罢!

  然后用布条,把伤口紧紧地包扎起来,以免不小心被感染,也顾不得跑到一边没了影踪的心萍了。

  一把抱起昏迷不醒的女儿,上了自己的马,直接奔向了城中最好的医馆了去了。

  另一头

  心萍本来心里就是抑郁,赌气一个人跑到了另一边,原本还期待父亲会不放心,跟过来找自己的心萍,更是没有回头的意愿。

  可草场虽然够大,可也不是没有尽头的,没过两个时辰,梦萍就走到了尽头。

  可是父亲依然没有来找她,第一次有了倔性的梦萍也不打算妥协。

  她觉得,一旦自己主动回去,就是认输的意思,从此以后,自己见了梦萍就再也抬不起头了,这是她绝对不愿意见到的。

  拿着随身的马鞭,清出一片空地,心萍坐在那里,就不打算离开了!

  一个人无聊的时候,她脑袋空空的,什么也不想。偶尔,脑袋里会浮现起,五岁以前,父亲独宠她的幸福日子。

  那时候她过的多快乐!可是为什么现在有了梦萍?

  她从来不知道,梦萍会给她带来这么大的威胁!

  父亲却是一步一步的不再爱她了,现在梦萍要把父亲从她的生活中,彻底抽离出去吗?她不许!她要赌一把!

  可是一个人的世界,其实时间过的再漫长,终究是会过去的。

  chaptererror();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综系统』之活出自己,『综系统』之活出自己最新章节,『综系统』之活出自己 顶点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